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金峨乡名的来历

发布日期:2013-10-31访问次数: 字号:[ ]

    前些日子,曾长期担任过中共鄞县县委副书记、鄞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的杨永友对我说起了发生在50多年前的一段难以忘怀的轶事。
   “阿开啊,你知道金峨乡的来历吗?”今年82岁高龄的老县长拍着我的肩膀问。我说:“不清楚呀?《鄞县地名志》中不是记载得一清二楚么?不是由道成乡和大岙乡合并的呀!”“是的,但后来为什么取名叫金峨乡,这里有一个故事。”那是发生在1956年6月的事了。那时,我原所在的石桥乡被兼并后正等待分配工作,组织上找我谈话,决定叫我去完成将道成乡和大岙乡合并为一个乡的任务,组织的决定就是命令,我们基层干部就会不折不扣地执行。但组织上事先没有向我交待新组建的乡乡名叫什么、乡政府办公地设在何处,叫我到时再商定。组织上对我说,“你是横溪人,又在横溪工作了那么多年,虽然对两个乡的情况是相当熟悉的,但要做好撤消两个乡,并为一个乡的工作,那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要考虑到到原乡干部中间有的人地方观念、宗族主义会严重影响撤并工作,叫我要想得复杂点。我听后感到压力重重。由于组织上的提醒,我事先考虑就谨慎了,比如叫这两个乡的干部到哪里去开会呢?我想了一想,既不能去道成乡也不能去大岙乡,否则很难做工作,我就决定把撤并会议地点放在金峨寺召开。当年金峨寺没现在那么辉煌,空荡荡的,空屋很多,静静的,开这样的会议很是适合。
    会议开到一半,问题来了,大家果然对合并后取什么乡名的事争议最大,而且是争得相当激烈。大岙乡的干部认为大岙比道成岙地方要大,人口要多,道成岙近奉化县界,如果乡政府设在道成岙那么大岙乡的人就不方便了,干部们千方百计找理由,一定要争取新建成的乡政府设在大岙村,乡名也可取为大岙乡。道成乡的干部则认为道成岙的历史要比大岙历史悠久,村庄也没比大岙小多少,人口也差不多,为啥要非取名大岙乡不可?他们不同意!也一定要取道成乡。争论了好长时间,取什么好?我考虑了好久,也请示了区里主要领导,他叫我多听听群众意见。会议开到下午四点左右,取什么乡名还没最后定下来,我忽然想到,天童区不是借天童寺的名气命名的嘛?眼前的金峨禅寺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千年古寺,蒋介石当年去台湾前就专程到过金峨寺求过签呢!我们这次并乡的会议不是在金峨寺里召开吗?何不将合并以后的乡名取金峨乡?取名金峨也是比较好听,大家也不会有多大意见,一定会接受的,但是乡政府驻地放在那里好呢?总不能做在金嵊寺里面吧?这时,我对上任村那个破庙发生了兴趣,这地方好啊!正好是处在大岙村与道成岙村之间的中心地带,我再次请示了区里的主要领导,他在电话中对我说,就这样定吧!我立即在会上向大家宣布:经区委批准,撤消原大岙乡和道成岙乡的工作现在胜利结束!原大岙乡与道成乡合并后新的乡名取名为“金峨乡”好不好啊?我把“金峨”两字说得特别重。顿时,会场一片寂静,我心里有些紧张了。可是只过了一会儿,就掌声雷动了,我也鼓起了掌,心里象一块巨石落了地那样蹐实。“好啊!”“杨书记,乡政府设在那个村呀?”有几个干部问话了。我说:“包你们大家都满意!”我故意不马上说出来。会后,我带着新组成的金峨乡领导班子走进了上任村那座破庙。大家都违心地笑了:“哈哈!这地方怎么好做乡政府呀?”我就对大家说:“艰苦奋斗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你们看,这地方多好,叫木匠分隔一下,再简单装修一下,地坪用水泥浇一下,你们将原来两个乡政府中的那些可用的办公设施搬过来,再添买些新的不就可以了嘛?”于是,大家分头行动,一个新的乡政府机构就这样诞生了,上任村的破庙就成了金峨乡政府的所在地。不久,组织上决定叫我担任金峨乡第一任党委书记。
   1958年,横溪区建成红旗公社,金峨乡改成金峨大队(管理区),1961年6月改为金峨公社,1983年政社分设,恢复金峨乡。1992年5月,鄞县撤区扩镇并乡,金峨乡与梅岭乡并入横溪镇后,“金峨乡”就此完成了历史使命。

   

   杨永友,男,曾任中共鄞县县委副书记、鄞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
   陈济开,男,现为《鄞州区志》编辑部责任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