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鄞州概览>鄞州人物
中国早期电影的重要人物任矜苹

发布日期:2013-04-11访问次数: 字号:[ ]

在中国电影发展史上,宁波人创造了无数个第一。其中有创办中国第一个制片公司——明星影片公司的张石川、任矜苹,有拍摄中国第一部故事片《难夫难妻》的张石川、有导演我国第一部彩色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一部宽银幕立体电影《魔术师奇遇》、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祝福》的桑弧,有新中国第一任中央电影局长袁牧之……他们中间有好多位都是鄞州藉人,其中“明星公司”及“新人影片公司”的创始人任矜苹可堪称上世纪20年代上海电影界最为突出的一位。

任矜苹(生卒年月不详)宁波市鄞州区人。他曾是中国早期电影界的一位重要人物。是一位集电影事业家、电影导演、报刊编辑等多重身份于一身的杰出电影人。堪称影界多面手的人物,他的银海生涯多姿多彩,涉猎甚广,在众多领域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影坛上留下了多彩的探索足迹。

 

创办中国第一个制片公司——明星影片公司

上世纪初,象诸多依靠亲朋好友荐带先到上海谋生后靠自已勤奋努力而发迹的鄞州人那样,任矜苹很早便离开鄞县到上海发展。他天资聪慧,头脑机智灵活,拥有不凡的交际能力,很快便在上海站稳了脚跟。他曾任上海民生女学教务长,在五四运动期间,还积极赞助上海学生会的进步活动。任教务长期间,他对电影很重视,认为电影教育可补家庭教育暨学校之不及19223月,当他的宁波同乡张石川筹划创办明星影片公司并邀其加入时,任矜苹便欣然同意。于是,任矜苹同张石川、郑正秋、周剑云、郑鹧鸪一道成为明星公司的创始人,合称明星五虎将。按照明星公司当时的内部分工,张石川任经理兼导演(主要是导演),郑正秋任协理兼编剧(主要是编剧),周剑云任发行,郑鹧鸪任剧务主任,任矜苹任宣传兼交际。这种分工充分考虑了明星五虎各自之所长,也给了任矜苹较大的施展才华空间。在明星公司的几年中,任矜苹兢兢业业,在对外宣传、交际及影片发行等方面做出了不小贡献。任矜苹任职明星公司期间,有几件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例是他慧眼识珠,发现了日后的著名影星王汉伦。

王汉伦(19031978)原名彭剑青,中国第一代电影明星。她原籍苏州,出生于一个封建大家庭,早年曾在上海教会女校圣玛利亚书院读书。父亲死后,由兄嫂作主许配给一个姓张的官僚,不久因丈夫和一个日本女人乱搞而离开了他,在上海虹口一所小学以任教维生。1923年由任矜苹介绍加入明星影片公司,在《孤儿救祖记》、《玉梨魂》、《苦儿弱女》、《一个小工人》等片中担任主角,以擅演悲剧而出名,在当时曾产生过较大影响。以后曾先后加盟天一长城新人等影片公司,主演了《电影女明星》、《弃妇》、《空门贤媳》等片。1929年,她自组成立汉伦影片公司,拍了一部《女伶复仇记》后就宣告结束。1930年,王汉伦激流勇退,告别影坛,以开办美容院维生。建国后,她是上海电影演员剧团成员之一,1978年病逝于上海。1923年出演处女作《孤儿救祖记》。代表作有《孤儿救祖记》、《玉梨魂》、《弃妇》等。

关于任矜苹发现王汉伦的经过,王汉伦曾著文写道:我当时与一姓孙的住隔壁,明星影片公司的任矜苹常常去找孙家小姐玩。一天任矜苹与我偶然在孙家相遇,说我很像一位大家的少奶奶,并说导演张石川正要寻觅一位这样的演员呢!任矜苹知道彭剑青对电影有兴趣,就对她说:密斯彭,你的模样很好,中文和英文的基础也不错,为什么不去拍戏呀?剑青说:我既不懂得电影表演,又没人介绍,哪里能盲目行事呢!任矜苹我可以替你介绍,明天就陪你去试镜头。翌日,任矜苹就陪彭剑青去明星公司找张石川。张石川让彭剑青在摄影机前做一些喜怒哀乐的表情,发现她很上镜头,于是当场拍板,和彭剑青签订了演员合同。合同上写明,片酬五百元,每月再拿二十元津贴。

事实证明任矜苹的眼光的确独到。王汉伦不仅气质与《孤儿救祖记》中的人物极为吻合,而且她也出色地饰演了影片中忍辱负重的儿媳一角,初上银幕便一举成名,成为早期中国影坛的著名影星之一。说起《孤儿救祖记》,还有一件事可让我们看到任矜苹对工作的热诚。张石川在《自我导演以来》一文中曾回忆这样一件事:担任那时明星公司发行的任矜苹兄认为这个片子《孤儿救祖记》是国产片中的成功作品,一时高兴得他东奔西走着去接洽公映的地点。在当时的大上海各大戏院中,就数上海大戏院的硬件设施及服务声誉最好……矜苹自负《孤儿救祖记》可以媲美外片,就和上海大戏院的经理曾焕堂接洽发行。他很性急,《孤儿救祖记》片子还没有剪接清楚,连字幕都未加上就慌忙地拿到了上海大戏院试映。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粥,试映那天,大戏院老板曾焕堂先生没看到一半,便不高兴起来了。“扫兴!”他怫然发怒地叫道:“笑话!这种片子也可以拿到我们这里来放映吗?”试完片回来,大家都怒形于色,觉得十分不平。虽然任矜苹的做法的确有些欠妥与性急,但通过这则轶闻,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他对推广国产影片的热切期待与满腔挚诚。也给任矜苹在以后的制片成功之路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后来,《孤儿救祖记》虽退迟了映期,但通过进一步修剪后,影片各方面都比以前有了较大的提高。正式放映后,一举轰动上海滩。

在《孤儿救祖记》获得巨大成功后,为以图更大发展,任矜苹力主向社会筹措资金。张石川请任矜苹担任明星公司扩股的负责人。在这段时间内,任矜苹以实干家的本色,四处奔走,充分施展了他能说会道的才华,为明星公司扩大招股作出了不懈努力。最终,由于依靠任矜苹善交际的特长,不仅为明星公司成功实现了扩股,也为明星公司乃至国产电影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张石川导演之《孤儿救祖记》大受舆论之赞誉,经报纸宣扬,轰动大上海,放映营业收入,竟然超过预算数倍,明星公司即乘此机会,由任矜苹邀请商界闻人袁履登、劳敬修等加入赞助,扩充招股。于是,公司地位始由危险状态渐跻于稳固之境,而国人对于影戏事业之观念,由此遂达于狂热时代。继明星公司后就有大中华、大陆百合、神州长城、联合、新人诸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地兴建起来。任矜苹在招股活动中显示的出色才华与敬业精神,也获得了一致认可:他具有新脑筋,喜欢开发新事业,所以他对开办国产电影的计划是极表同情,他抱极大的勇气,担任着对外宣传的招股重任。那时公司里并没有汽车来供给他乘坐,有时竟安步当车的向着四面奔波,非特说得也舌敝唇焦,或许还走得他两腿发酸,可是回来报告的时候,总能在他脸上找出胜利的微笑,在明星第一次扩充新股的记录上,他是立下了莫大的功绩。就是在公司内部的整个行政上,他也贡献了不少的计划。论功行赏席上,经郑正秋推荐让他升上了明星公司协理的第二把交椅。

创办中国第一本电影宣传杂志——《晨星》

在明星公司期间,任矜苹还在报刊出版领域展示了自己的创造力。1922年底,他担任了新创办的《晨星》杂志主编。这本杂志虽然标明由晨社编辑出版,实际上却和明星影片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晨星》杂志大量刊载了明星影片公司的内容,并创造了每期宣传一部影片,标明“XX影片号的先例为宣传明星影片公司的作品做出了积极贡献。此外,19245月,任矜苹还在晨社创办了《电影杂志》。杂志中刊出的电影明星简介、拍摄新闻轶事等内容较有特色,出版后大受观众的欢迎。如程步高所言:中国电影刊物,最早有中国影戏研究社的《中国影戏杂志》,有晨社的《电影杂志》月刊,介绍中外电影情况、影片故事、明星小史,及一般电影常识、趣闻,引起读者兴趣,确尽启蒙作用。继《电影杂志》后,任矜苹还创办了《电影周报》,这份《电影周报》也较有特色,正如任矜苹所指出的:凡中国自制影片之公司,吾人皆乐为赞助,而促成其进步…… 对于有关电影之学术历史消息等,皆乐与他人。《电影杂志》、《电影周报》在当时起了一座电影工作者与观众沟通的桥梁。在创办《电影杂志》的过程中,任矜苹极为忙碌,为杂志招揽广告,扩大影响。他的朋友程步高曾如是形象地描述他:任君为广告事,终日奔波,马不停蹄。爱穿中装,挟大公事包,出入交际场中。善辞令,笑口常开。朋友多,人头熟,兜得转,有办法……真乃上海滩一名人也。

成功导演喜剧片——《新人的家庭》

作为影坛多面手,任矜苹在广泛参与电影宣传、电影发行的各项业务后,也不甘人后地开始了导演工作的尝试。1925年他选择了鸳鸯蝴蝶派著名作家包天笑的作品《新人的家庭》作为初试牛刀之作。在制作这部影片时,任矜苹再显探索本色。他大胆创新,开创性地采用了人才合作法,试图打破公司门第之限,集中当时中国各家电影公司的精英合作拍片。国产影片公司一家家地创办了出来,戴上电影明星荣冠的也产生了不少,于是,又想到了联合十大明星来合摄的计划。果然,凭着他交际的手腕,游说的本领,居然得以拉拢了当时的十大明星,而拍摄着一部《新人的家庭》。《新人的家庭》中除明星公司的张织云、王汉伦、宣景琳、郑小秋、王献斋等明星外,还邀请了汪福庆、王元龙、张慧冲、杨耐梅等其他公司的明星担任主角。影片由任矜苹任导演,陈寿荫任助理导演,卜万苍任摄影师,阵容十分强大。由于该片集中了当时上海滩涂所有的众多明星,这些明星们也未免时有不能准时到场拍摄的毛病,每使搭着的布景占据了摄影场而致妨碍到其余明星新片的赶制,造成了拍摄过程并不顺利,因此就使张石川老板的不满,故而引起了张与任两巨头之间的摩擦。张石川事后曾回忆道:这片子所花的资本,是超过了以前的纪录,尤其是摄制的时间特别长。对于影片的电影明星,张石川也颇有微词:这几位在当时电影界是颇有地位的明星,但是开始摄影的时候,却使我大大地产发生了一种盛名之下,其实不副的感觉,他们做戏都极随便,因此往往没有好的效果。我当时想:在工作态度的认真这一点上面来说,我们实在是差堪自慰的。《新人的家庭》拍摄过程波折颇多,但明星云集的这部影片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为了最大程度地吸引观众,影片在发行、放映过程中,运用了众多颇具创新色彩的手法。任矜苹本人不仅参与了该片的发行及策划工作,也亲自参加影片的宣传、放映活动。《新人的家庭》192614日在卡尔登戏院首演,影片公映时采用了极为吸引人的放映手法,11本影片不是一次放完,而是分两部分放映,中间穿插真人表演。放映的大致流程是,先放映前7本,接着由卡尔登音乐班表演,表演内容包括模特儿班表演希腊裸体神像、柯罗宝君滑稽舞、施莱德女士与柯罗宝君柔体舞、杨耐梅女士粤曲等,表演结束后,再放映影片后4本。影片的这一放映手法吸引了众多好奇的电影观众,放映场面也颇为热烈。当时的《申报》曾刊载消息称:任矜苹导演之《新人的家庭》影片,系联合上海各大影片公司二十余明星所合演,喧传已久,昨始开映于卡尔登戏院,任君以此剧极为名贵,故开演时佐以各种游艺,更觉生色。其卖座之盛,为从未所少有。第一次尚未及二时,观者已接踵而至,戏未散,第二次之观客又如潮拥而入,铁门座椅几为挤破,购票未得而退出者五百余人,总计收入二千余元,可谓盛矣。其戏情及游艺极为动人,希腊裸体神像表演姿势七八种,各存艺术的价值,杨耐梅与吕文成二君之粤乐粤曲,亦深得观众之赞美。奏毕,任君赠花篮二只与耐梅,银质一座与吕君,掌声雷动……王献斋、王吉亭、张慧冲、任潮军。各明星及摄影师卜万苍君于观众介绍毕,由卡尔登戏院各赠花篮一座,次映《新人的家庭》后四本,开三日卖《新人的家庭》在放座所获共得六千余元。影片映时,充分利用了该片的全明星阵容,以新颖的电影放映手法获得了商业成功,也开创了国产影片争取电影观众的新思路。新人时期的求索:面向市场的电影制作与发行放映在1920年代的中国影坛,任矜苹无疑是一位有着相当口才与交际能力的人物。时人评价他:是个有名的交际博士,他具有一种短小精悍的躯材,还有六个指头的特征。当他驱动两片薄薄的嘴唇而开着话匣的时候,真可以称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在他谈话的技巧中,有字诀,也有字诀,更有字诀,因人而施,决不失败。

自办制片公司——新人影片公司

离开明星公司后,任矜苹开始了自己的另一段影坛人生——斥资成立了“新人影片公司。在新公司的命名上,任矜苹巧妙地借用了其处女作《新人的家庭》新人之二字,试图将观众对《新人的家庭》的好感延伸至新成立的公司之中。1926年的41,”新人影片公司“成立,公司地点最初在安南路,后来又移到曹家渡。公司有灯光摄影场一所,玻璃摄影场一所,露天摄影场两所。其规模和组织,在上海影业中也有相当的地位。至于公司人才,也超出各公司之上。因任既退出明星,另组新人’当时有名的导演程步高、陈寿荫,以及不少的明星,凡是因任之提携而成名的,无不闻风协助。新人影片公司的基本导演包括任矜苹、陈寿荫、程步高等,基本演员则有王汉伦、杨耐梅、韩云珍、毛剑佩、蒋耐芳、魏秀宝、袁益君、王元龙、赵琛、邵庄林等。在电影制片中,新人影片公司非常重视明星的作用,它的创业作——顾肯夫编剧、任矜苹导演的《上海三女子》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范。

《上海三女子》讲述了一个乡村女性到大上海终至堕落的故事,在这部影片中,任矜苹延续了他自《新人的家庭》开始的对都市生活的关注,片中增加了相当多的都市时尚元素,《新人的家庭》的舞场人人都说好,而后《上海三女子》的舞场更比《新人的家庭》要好得多,而且舞场里所用的器具都向卡尔登借来,拍摄效果尤其好而且影像逼真。《上海三 女子》拍摄完成后,任矜苹为影片精心安排,巧妙造势:先是于1926613日在卡尔登屋顶舞场举行隆重的新人公司开幕礼,次日即在卡尔登首映该片。在《上海三女子》其后于上海大戏院放映时,新人公司还向观众赠送男女主演明星的照片,并分赠观众由黎锦晖先生所作的《上海三女子歌》这首与影片同名的歌极力强调了新人公司开幕的事实及片中明星的魅力。歌曲琅琅上口,颇有趣味:新人会,新人会,有趣味,有趣味,开幕万万岁,明星放光辉,她是哪一位,杨耐梅、杨耐梅、杨耐梅。喝!上海第一美。看电影,看电影,真开心,真开心,来到卡尔登,看见一明星,她是什么人,韩云珍、韩云珍、韩云珍!上海顶有名。喝!好风凉,好风凉,屋顶上,屋顶上,开了跳舞场。明星明亮亮,这位好姑娘,蒋耐芳,蒋耐芳,蒋耐芳,喝!上海美名扬。”该歌在影片放映时,还由戏院全班音乐师合奏演出。通过这一系列造势之举,不仅许多观众知道了新人公司的存在,强化了新人公司明星云集的光辉形象,也有力地推动了影片的放映。而这些精心策划的噱头,也更让我们看到任矜苹对影片宣传的重视,及对普通电影观众心理的把握。《上海三女子》公映后,任矜苹又完成了影片《风流少奶奶》。影片由创作了《新人的家庭》的包天笑编剧,风骚派明星韩云珍主演,讲述了一个富有且妖艳的城市寡妇诱惑有妇之夫的故事。这部同由包天笑编剧的影片与《新人的家庭》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指涉都市道德伦理的主题,且都有香艳性感女明星的加盟。这部影片在当时的宣传很有诱惑性:“凡谈中国影片者未有不知有导演《新人的家庭》之任矜苹,亦未有不知风骚派明星韩云珍,更未有不知编剧名家包天笑。今任君以导演《新人的家庭》之手段导演包君所编香艳影片《风流少奶奶》而令韩女士主演之,则剧情之曲折,表演之香艳,导演之细腻,必可各展所长。成绩之佳自可远胜《新人的家庭》。演员中除韩云珍女士外又加入李曼丽、魏一飞、费柏清、王天声、余汉民诸明星锦上添花足为全片增生色也。”

1927年12月,任矜苹为拍摄侠义冒险片《鸳鸯剑侠》,赴宁波天童、育王、东钱湖等地拍摄外景,该片由任矜苹编剧,其兄任锡藩担任导演,为拍摄外景,任锡藩率领公司演职人员五十余人,历时一月有余,在宁波拍摄了大量外景,“摄成九千余尺……极为满意”。1930年,任锡藩自己创办的锡藩公司拍摄古装剑侠片《金鸡岭》,也选择前来宁波拍摄外景。《金鸡岭》讲述兄妹二人四海行侠,专与匪徒、恶霸作对,为社会谋福的故事。片中有一场火烧刁家庄的外景戏,为制造逼真而壮观的银幕效果,任锡藩选择来到宁波鄞县金峨寺拍摄外景。该年8月,锡藩公司工程部的全体工匠赶赴宁波,搭建房屋十余幢作为片中“刁家庄”外景。该年9月底,公司摄影队百余人乘轮船来宁波,拍摄火烧刁家庄的高潮戏,并拍摄了宁波的部分实景。在完成约半个多月的拍摄工作后,摄影队于10月11日返回上海。影片于次年(1931年)1月11日在上海首映,定名为《火烧刁家庄》,放映后,影片中崎丽的山水风光博得观众的一致好评。任矜苹、任锡藩兄弟俩虽然身处上海,却始终不忘自己的家乡,对自己的故乡怀有深厚的感情,对故乡的风物、人情与历史典故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在电影制作中会想起自己的家乡,并将故乡呈现于银幕之上。也正是这种对故乡的深厚情感,促使民国时期的宁波能够一再与中国电影制作结缘,

新人公司成立后,前几部影片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上海三女子》收入三千一百元,《风流少奶奶》收入近七千元,但作为一个小小的制片公司,这些收入还不足以保证公司的顺利运营,“新人”公司仍面临需要解决的资金问题,任矜苹为此四处奔走,筹措资金。19268月底,任矜苹携《上海三女子》主演杨耐梅来到北京,并招股十五万元。任矜苹工作也是非常劳累的。当时的报纸这样描述他:一二年前的任矜苹差不多天天在跳舞场寻欢作乐,自从办了新人公司之后,也还不时到跳舞场里去,这是他已往的生活史,现在不对了,任么卡尔登大华派利,都没有他的足迹,成日成夜地赶拍片子,闲空的时候,还要顾闻“新人”的内务和外交,真是烦而且忙,不比从前的乐而且空了。20世纪20年代末,古装片、武侠片风起云涌,任矜苹的“新人”公司也投身其中。与许多公司稍有不同的是,“新人”公司投拍古装片与武侠片是他们与南洋片商合作的结果。自天一公司《白蛇传》摄成以后,中国制片现象为之一变,渐有注意古装剧之趋向……此时,南洋华侨且有集资来沪,组成“合群公司”专制古装片。“合群公司”的股东大半是久居南洋的华侨,他们初到上海后颇以物色人才为难,后来,他们依靠“新人”公司的人才取得了在上海影业界的发展。由于这一原因,任矜苹君导演的作品得到了南洋观众热烈欢迎,“合群公司”千方百计要求任矜苹加入并由其主持制片方面之事务,任矜苹以困于经济无力加入为由,与“合群”各发起合赠发起股一千元,而任矜苹以永远担任“合群”制片总监,及借用“新人”人才、器具为条件,将影片发行权归之“新人”所有,使“新人”亦得了相当之利益,于是“新人”与“合群”遂订之合作条约。其后,南洋片商请求新人摄制武侠电影《方世玉打擂台》,并指定由《新人的家庭》等片成名的任潮军主演方世玉。任潮军是任矜苹之子,曾出演过《孤儿救祖记》、《玉梨魂》等片,“新人”公司成立后,任潮军也成为新人公司的基本演员。为了拍摄该片,原本不会武功的任潮军经过严格训练后成功扮演了方世玉一角:开拍前二月,请著名拳师刘高开,传授潮军以跳跃舞刀等拳艺,到影片拍摄时,小明星任潮军遂能跃登高达几尺之擂台,于是此英勇神武之表演,大受各地观众之欢迎,而南洋荷属及暹罗之片商复纷纷致函任矜苹,请潮军继续主演武侠剧,任矜苹也欣喜地看到儿子的拳艺亦较前猛进,演技也大有提高,武打演员地位已无人可替代。于是,新人公司为任潮军打造了方世玉救父故事的《勇孝子》,以及描写方世玉救胡惠乾的《小侠客》两部影片。由此,任潮军成为著名的武侠童星。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任矜苹也导演了《小侦探》《小侠客》、《甘氏两小侠》、《续甘氏两小侠》等侦探武侠片。由于公司当时主要存在公司资本之能力不能充裕支配其人才粗制滥造之出品失却观者之信仰两个主要问题。前者主要因资本不足致使拍摄影片有限,造成公司人才使用效率低下而致浪费。后者则因制片质量不佳而致观众不支持国片。尽管如此,任矜苹并未灰心丧气,而是积极为国产影片发展摇旗呐喊,他满怀希望地认为:去年摄片公司经济之困难,非表明中国影戏业本身之失败,乃主持影戏业者措施计划之失败耳……余甚希望十七年今日此后,凡吾支持影戏业务各同业,或增加其经济上之能力,或缩小其办事上之范围,使各公司经济之能力,俱立于适合支配范围之经济基础上,则十年以后,中国影戏事业必能步美国之后尘而成为中国未来之一大实业也。任矜苹关注国产影片发展的拳拳之心,还集中体现在他对影片《美人计》的评论实践上。19276月,大中华百合影片公司斥巨资拍摄的影片《美人计》在上海夏令配克公映,任矜苹第一时间观看了该片,并对该片票房不佳的问题进行了细致剖析。19276912日、21日、24日、27日等日的上海《罗宾汉》报上,他接连发表了《评〈美人计〉》、《续评〈美人计〉兼论其发行》等文。文中对《美人计》的分幕、导演、表演、字幕、化妆、服装等环节进行了细致分析,并对《美人计》的发行问题予以分析。任矜苹认为:《美人计》摄制时宣传很得力,让喜爱中国影片的观众知晓大中华百合公司拍摄《美人计》的消息,但在影片即将公映时,宣传却顿形冷淡,其发行手段,仅采取普通影片之方法,大中华百合将影片分为上下两集放映,公司为《美人计》制作的颜色鲜艳的招贴与绘图之小册子未能充分发挥效果,《美人计》在报纸上所作的广告,只有《美人计》的剧名,却没有宣传《美人计》中明星主演等都为失策之举。纵观任矜苹对《美人计》的系列评论,他特别关注到当时较少有人注意的电影发行放映问题,从若干细节入手,指出了值得中国电影人注意的重要问题。他言辞恳切,分析鞭辟入里,富有启发性。该文发表后,即引起了制片方的强烈关注,特别是获得了业界的一致认同。购买英荷属《美人计》发行权的片商王雨亭、天津明星电影院经理许佛罗、广东南亚画片公司总理袁松年等都曾就此问题会晤过任矜苹。而大中华百合公司在放映《美人计》惨败后,采纳了任矜苹的这一切中要害的建议。

在整个1920年代,任矜苹始终是一个敢于不断创新,善于宣传的电影人。他在电影发行、电影放映、电影制片等方面都进行过积极尝试,为国产影片制片与占领电影市场做出过认真探索。任矜苹除了致力电影制作外,还积极为国产电影事业发展摇旗呐喊。他曾多次撰文关注中国电影事业,如他在1925年《电影周报》第1期《本报改册之发刊词》中便满怀信心地说:近者电影事业,又复新兴,中国工商业之发展,乃呈一新现象,此现象之成功,就记者个人之推察,必为中国未来极伟大之事业,特在尚未大成以前,须善为协助,善为培育也,吾社《电影杂志》之刊,意即在此。1925516日,他又在《申报》上发表《谈影片剧写作名》一文,专门就中国影片的取名问题提出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今之谈中国影片者,对于剧情导演摄影布景表演各项,皆有相当之注意,独于剧名,则有视为不甚重要者……电影观众之心理,吾人以猜想之手段,而加以详密之分析,即可知剧名之于影片,地位确极重要,以剧名为影片对外之号召物,换言之,即广告之一种也,苟此用以对外号召之名称,绝无引动观众之能力,则必有若干观众,因不注意而失观赏之机会。192815日,任矜苹在《申报》发表《论中国影戏事业》一文,一针见血地、较为详尽地指出中国影戏事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由此也就书写了一段影坛佳话。20世纪20年代后半段,任矜苹在创办、经营新人公司的过程中,始终以一个充满智慧的智多星与勤奋的探索者的形象辛勤耕耘。但是,仅靠智慧却并不能挽救一个公司的命运。新人公司成立以后,与其他小公司一样,尽管拍片不少,但作为小公司,经济压力也很大。任矜苹就曾坦诚说过:余在中国影戏界中,亦为主持影戏业务之一人,余所主持之公司,所受经济之痛苦,未尝稍异于他公司,论其情状,或且较其他公司为严重。1928年,任矜苹与礼和洋行发生诉讼。诉讼起因是任矜苹积欠礼和洋行白片价银四千六百一十二两四钱八分。与此同时,公司内部也因吃饭问题而发生包饭风潮,1929年杭州举办的西湖博览会上,任矜苹虽然负责承办其电影会,并送去影片《勇孝子》等,但因天气等问题,收效也不佳。在经历了种种不顺利后,新人公司不得不在1930年代初宣告停业。(新人)所出的片子,先有《上海三女子》、《歌女恨》等十余种。但在这个时候,国产电影运动得太热烈了,已侵入粗制滥造,减价求脱的地步,加之该公司本来短于财力,虽由其兄锡藩维持,已经煞费苦心了。因此不久也归诸停顿之列。在投身电影业10年之后,任矜苹告别了电影事业。除了在30年代曾短暂重返过电影界一段时间以后,他此后将主要精力放在报业之上。当我们回首1920年代的任矜苹时,无疑他是一个影坛能人、交际高手,同时也是一位勇敢的探索者。他的电影生涯虽然只有短短的10年,但这短暂的10年却激情燃烧,充满了开创性的尝试。他在电影明星发掘、电影放映宣传、电影报刊出版、电影合作制片等多方面的可贵探索与努力,都给中国电影人以有益的启示。尽管任矜苹的电影生涯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他不断的探索足迹仍长久地留在中国电影发展史册之中。

兄长与儿子也是我国早期电影的杰出人物

在中国电影发展史中,任矜苹还有一个哥哥和他的一个儿子,也是对中国早期电影的发展作出过积极的贡献。任矜苹有个儿子叫任潮军中国20世纪20年代,任矜苹与上海影戏公司创办人但杜宇的曾侄孙但二春和原籍浙江绍兴、顾无为之女四岁在其父创办的大中国影片公司摄制的《谁是母亲》中饰演儿童角色、六岁主演《哪吒闹海》、《小英雄劈山救母》、《红孩儿》等影片的顾宝莲被誉为当时电影界的三位童星。任潮军,1924年曾在明星电影公司的《玉梨魂》、《空谷兰》等影片中饰孩童角色。1926年在其父创办的新人影片公司主演《小侠客》、《甘氏两小侠》多部武侠片。后又为其大伯任锡藩创办的锡藩影片公司主演《大破金蟒山》等。

任矜苹还有个哥哥叫任锡藩,也为中国早期电影的发展作出过贡献。上世纪20年代在上海也办过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的“锡藩电影公司”,先后拍摄了《漂流》、《大破白蟒山》、《理想中的英雄》、《火烧剑峰寨》、《火烧刁家庄》等故事片。后也因资金不足倒闭。

有史料记载:宁波籍的影人任氏兄弟(任锡藩、任矜苹)曾多次选择在宁波拍摄不少影片。 1927年12月,任矜苹创办的新人公司为拍摄侠义冒险片《鸳鸯剑侠》,赴宁波天童拍摄外景,该片由任矜苹编剧,其兄任锡藩担任导演,为拍摄外景,公司组织了规模庞大的摄制组。12月,任锡藩率领公司演职人员五十余人,来到宁波拍摄了大量外景,“摄成九千余尺……极为满意”。1930年,任锡藩自己创办的锡藩公司拍摄古装剑侠片《金鸡岭》,也选择前来宁波拍摄外景。《金鸡岭》讲述兄妹二人四海行侠,专与匪徒、恶霸作对,为社会谋福的故事。片中有一场火烧刁家庄的外景戏,为制造逼真而壮观的银幕效果,任锡藩选择来到宁波鄞州区横溪有金峨寺、天童寺拍摄外景。该年8月,锡藩公司工程部的全体工匠赶赴宁波,搭建房屋十余幢作为片中“刁家庄”外景。该年9月底,公司摄影队百余人乘轮船来宁波,拍摄火烧刁家庄的高潮戏,并拍摄了宁波的部分实景。在完成约半个多月的拍摄工作后,摄影队于10月11日返回上海。影片于次年(1931年)1月11日在上海首映,定名为《火烧刁家庄》,获得观众的欢迎。

早期中国电影之所以对宁波青睐有加,首先要得益于宁波富有特色的历史文化资源。天童古寺、高山大川、海洋等文化资源,对电影制作者有较大的吸引力,源自地域的自然、历史与人文传统风貌,吸引了早期电影工作者前来宁波拍摄影片。其次,早期中国电影能够选择宁波,也离不开宁波籍影人的努力。以邵氏兄弟、任氏兄弟等为代表的早期宁波籍影人,虽然身处上海,却始终不忘自己的家乡,对自己的故乡怀有深厚的感情,对故乡的风物、人情与历史典故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在电影制作中会想起自己的家乡,并将故乡呈现于银幕之上。也正是这种对故乡的深厚情感,促使民国时期的宁波能够一再与中国电影制作结缘,并在中国银幕上留下自己的历史影像。

 

  作者陈济开,男,现为《鄞州区志》编辑部责任编辑。曾任农村电影放映员、区政府接待办主任等职。退休后,喜好文字工作,屡有文章发表于报刊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9295190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