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从中笑

发布日期:2013-04-11访问次数: 字号:[ ]

    李敏在四明山工作时间很短,从工作到牺牲只有短短2年时间。1942年夏天,鄞奉县委在鄞西举办办鄞县小教初期训练班,让宁波西乡的小学教员参加培训,人员主要是梅园到石碶、黄古林、集士港,西到章水崔家岙,几乎所有西乡的学员都有覆盖。当时的县委就在梅园乡。
    我们党组织想培养一批干部,吸收有进步倾向的小学教员,一批是宁波西乡本地的,一批则是从镇海来的,李敏就是从镇海来的那一批。当时镇海的小学里也有我们党的组织关系,他们都是镇海地下党介绍到我们这里来的。我们在四明山区工作是以梅园为中心的,在那里,我们有小股部队,零星共产党员,我一开始就在西乡工作。
    1942年7月,小教培训班开始。而当时县委也想通过训练班培训一批党员。训练班是流动的,在建岙、崔家岙、梅园来回转来转去,李敏就是在训练班里入的党。那一年的夏天,我作为李敏同志的入党介绍人,介绍她入党,与周思义(县委副书记)、朱洪山、徐婴等一起工作。1942年8、9月份,小学要开学,李敏就被分派到崔家岙的启明小学。
    李敏比较活跃,爱唱歌,经常指挥合唱。在那个年代,我们唱的主要是抗战歌曲,有《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救亡歌》、《敌人后方》等,而《敌人后方》又是她指挥合唱最多的歌。“敌后方,敌后方,前面有虎后有狼……我们在战斗中更坚强。”那时候的我们都年青,十八九岁的年龄,热情有朝气。在接触中,我们一起谈论革命理想,我们都是从爱国爱家、不做亡国奴的抗日热情开始萌发革命热情的,后来逐渐进步到反压迫压迫、反剥削的革命思想。李敏的少年时期是从上海当童工开始的,所以更容易进行革命沟通。刚开始参加革命工作的我们,革命热情都集中在要先打败鬼子、争取民族独立上,对未来的展望比较懵懂,还没有关于解放、民主觉悟之类的革命理想,很纯洁、很热情,也有激情。
    1943年秋天,反顽战争开始后,地委召开了一次反顽战争动员会。当时,李敏被调到鄞江任区委书记,在那里,他们有一个区中队,是一支小的武装力量。李敏在鄞西工作的时间很短,大概是从1942年7月到1944年春天,1942年在王兴宕集中,先后到樟村、鄞江工作,1944年在后隆牺牲。20岁,还没实现自己的革命理想,就在最青春的年华里逝去了。她牺牲时,我在高桥任凤岙区区委书记,活动在后屠桥、高桥一带。到1945年反顽战争后,我本人调到了地委。
    李敏是被郭青白部队抓捕,被“浙保”杀害的。“浙保”全称“浙江省保安团”,是俞济民的部队,也是一支有正式编制的国民党部队,与郭青白部队勾结,两只部队一前一后在活动。李敏牺牲后,由当地的百姓在樟村收尸,用薄皮棺材入殓,葬在义冢,就在鄞江与章水交界的山边上。这些我们也都是后来才得知。
    这么多年过去了,常常回忆起李敏同志。她是个热情的爱国青年,很朴素,单纯、纯洁,有着坚定的革命理想,要反压迫、反剥削,要打败日本鬼子,争取民族独立。她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很青春,很活跃,当时我们都是十八、九岁青年,还没有多高的觉悟,当时的斗争又太残酷,也太复杂,但我们的爱国英雄主义很坚定,忠诚于党,宁死不屈。李敏,一个桃李年华的女孩子,在民族大义的选择里这样坚强和不屈,她无愧于革命,无愧于国家。在党史的记载里,不需要也不用对她人为“拔高”,还原她的本真就好。

    (崔丹娜整理。王甸,抗日战争时期在鄞西参加革命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共云南省委副秘书长 、新华社云南分社社长、云南日报总编辑、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务。)

题后:
      我们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赴昆明拜访王甸老人的。在一室洒满阳光的大书房里,落地窗外春花摇曳,屋内春茶暖意融融。年逾90的王老,满头银丝却精神矍铄,谈吐潇洒,思路清晰,逻辑谨慎,甚至让我们很难想象那是位89岁高龄的老人。他的夫人告诉我们,李敏曾是他年轻时代的初恋女友,让我们在采访时稍有些踯躅。王老很开朗,他回忆了年轻时代的革命生活,勾勒了与李敏相识的青春岁月,也提出了党史记载中对李敏应持客观态度。这样一个从参加革命工作就背井离乡、远离故土的老人,带着对故乡浓浓的眷恋,积极乐观地生活着,闲时养兰种草,每日读书不辍。我们在此祝愿这位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一生的老人生活幸福、健康长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