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说牛事

发布日期:2013-04-11访问次数: 字号:[ ]

牛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之一,也是最勤劳的一种家畜,成为人类农业社会最主要的劳动工具。它格外善良,温柔,勤快,与人类患难与共,和谐相处,历史悠久。

   原始社会,人类刀耕火种,饲养牲畜,翻土耕种可能就想到找异类帮忙,发觉牛力大温顺,就教它来代替繁重劳动,耕田,碾谷,戽水,牛就升级为“耕牛”了。耕牛历来受到人类亲近,尊重,保护(甚至立法)。

    牛大致有三类:黄牛、水牛和牦牛。黄牛肤色各异,有白有黑有黑白相间的,大多黄色,总称黄牛。水牛大都是灰色的,杂色稀有,毛色头角基本相同,体重大于黄牛。野生水牛少有。牦牛一般生活在高原野外,驯服的少有。水牛的雌雄性别体形差异少,黄牛雌小雄大显而易见。一般耕牛总选雄性的黄牛,叫大黄牯。无论平原,还是山区,一般农户都养着一头黄牛或水牛,也有养二头三头的。有的人家,再养一头母牛,繁育小牛(犊)的。雄牛成年甚少,养公牛的目的是配种赚钱。牛是很少有机会自由恋爱配合生育的,更不会有黄牛水牛混交的。

牛娘是站着分娩的,大多是一胎生一只犊,两只稀有。牛犊落地娘都不能睡觉困倒,犊心脱脐后就踉跄几下站稳在娘肚子下,毛未干就会吮奶。若是雄牛,几天后,阉手就将它推倒,一只脚踏在它身上,摸出利刀刈掉它两个卵蛋,用碗盛着,主人蒸熟用来下酒。此谓“奶阉”。如果错过奶阉的机会,牛犊成年,蠢蠢欲动,人类不能听之任之,择日在广场道地上用粗树做好牢固的架子,将倒霉者拉进架子里,设好圈套,绑个结实。此时围观者必定熙熙攘攘。办事的不过三四人,牛架子两侧悬挂着平头大木,像和尚庙寺院撞钟的悬木,两个壮汉各操一根,由一个老者试过距离。找中准点,再由一个司令者唱令“一、二、三”。待司令者认为一切就绪,便断然下令。这两侧操棍的人不差分秒丝毫齐动手,两根木头一起撞击在公牛的卵蛋上,顿时卵蛋裂开,爆出腐浆,随着血流如注,顿时牛眼凸出死命挣扎,欲哭无泪,欲叫无声,一时间就将它改了性,公牛成为蹬牛。主人等它静下来时,解开绳索,用抹布抹去它的血渍,喂上一把草料。被阉的公牛才成耕牛。

牛是食草动物,“牛耕田,马吃谷,烂泥菩萨住瓦屋”,早就有人为牛鸣不平。由于耕牛对人类的生产生活关系密切大,因此人类对耕牛十分尊重。“保获耕牛”是历代皇法官制,“不准私宰耕牛”,任何朝代的官府都有专人专司,偷盗猎杀耕牛律法作强盗论处,轻则坐牢,重可杀头,并约定四月初八(农历)为牛的生日,那天耕牛不劳作,主人要给耕牛灌一壶酒,吃一双蛋,象山西乡的习俗是买只猪头烧烂给牛吃。据报道印度人敬牛,让牛在大街上逍遥逛市,行人和汽车都得避让,禁止宰牛.让其老死并礼葬。中华民族以前也是拒食牛肉的,牛肉不上灶,佛门子弟还禁用煮烧过牛肉的器具。民间往往对人以“牛”作比喻,例如“牛脾气”、“牛劲”、“牛力”、“孺子牛”,讲大话喻为“吹牛皮”,誉股市看好为“牛市”,赞美伴侣为“牛郎织女”。有的人能够控制市场和单位的命运,就喻为“执牛耳”。人家听从他了,就说他牵着牛鼻子走。默默无闻为人民服务,称赞为“老黄牛”精神。  

    民间有关于牛出身的神话。牛本是天堂灵霄殿辅佐玉帝至尊的丞相,“牛头马面”。玉皇大帝在地面上塑造出人,人类要吃饭,开始设定三天吃一顿,牛相贪杯,记错了,结果下凡宣旨“日食三餐”,人类是高兴了。可牛相上天交差时,玉帝连问三遍,牛相还是“一日三餐”。玉皇一为维护圣口难改之例,二为解决人类食物缺口,就罚牛相代劳,罚吃青草。牛相退下时,玉帝发飙,将牛相一脚踢出灵霄殿。牛相从南天门滚到地面上,跌撞断损了一排牙齿。饿坏了,大口吞食老草嫩笋,肚皮胀鼓起,只得反刍出来再嚼碎,以便消化,久而久之,儿孙承袭,成为传统,是脚停身定嘴不停的。主人为了补牛类身子,过冬寒天买些棉花子饼捣碎煮化成温汤喂食,使牛力更大,以利春耕。说来也巧,凡遇牛类失足跌倒时,首要赶先的是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抑或是蓑衣箬帽将朝天的那只眼睛包牢,遮住,否则牛就起不来,也会窒息死掉。牛眼不见光,它会四足一蹬起来没事了。有人说是那牛眼见高天茫茫,想起自己是被玉皇踢下来的,就会吓死。有识人士发现牛眼晶体外小内大,见人放大,而白鹅的眼反之,外大内小,把人看的很渺小,所以胆敢伸长脖子人啄人。过去农村生孩子还有一种陋习,将临盆的准母亲带到牛栏间以讨吉祥,牛生得快,养得结实。牛的图腾是丞相,长大时为首辅皇座。

牛鼻子当中穿透一个孔,采用柘树制作成钉形专用栓,大的一头有饼形的平面如银圆大小,小的一头尖形留有龟头似的栓,可以穿过牛鼻隔中的切空,可以系穿绳子,任人牵拉。主人若有意放行,就将长长的牛绳缠绕在牛角上塞牢绳头。农闲季节,牛成天放流在高山旷地上吃嫩草树叶。养惯了,傍晚,牛会自回牛栏。

牛与马不同,马是直力,背上功夫强,牛是横力,肩上功夫好,所以牛做功,无论雌雄离不开轭。牛轭选用有七八十度圆度的角形的既硬又韧的木头。牛轭两头留钩槽,以便系绳索。绳索另一头系在犁耙车碾磨担上。牛上了轭就得为人做功。人使唤牛,鞭子不时落在牛背上,“去、去、去…嘘、嘘、嘘”的催促声,不绝于耳,“死牛”、“瘟牛”、“倒牛”的责骂声,此起彼伏。牛病倒了,主人拜神求佛忙个不停,对农户来说,一条牛也算是家庭成员半条命。俗云:敬重木匠师傅敬重屋,敬重黄牛敬重谷。牛是亏待不得的,老人和孩子是“老当家和看牛顽”,冬天牵着牛出栏晒太阳,夏天拉着牛到竹山或树荫下风口乘凉,驱蝇、灭蚊是看牛、管牛的随手动作。牛蜱钉在牛体上吸血,像一粒粒的红绿赤豆,人们心痛地就用手翻毛捉蜱。牛虻很凶猛,飞来也要及时拍打。牛留根尾巴掸掸苍蚊,习以为常,尾巴终日不息地摇晃。在野外,牛蹄不免踏着蛇类,有毒无毒不见蛇咬伤牛脚。牛被宰后,翻出的肚子上会叮着许多吸饱血的蚂蟥,俗说“牛肚蚂蟥人肚虱”,无关紧要。

牛头的形状,有权杠,畚斗、粑头、横担、老鼠鹿角,当然要算权杠矛口横担有力威武。角有玉质,有石灰质,当然是玉质为佳。皮毛要算赤兔、红、全乌亮丽的为好,灰白、什色次之。腿毛狗似的有病。脚短的低矮的差,高大强壮,尤其是后脚超前脚,走起路来前后全顶脚为好。

    牛有专门买卖市场,旧时鄞县牛市场也了了无几,咸祥、横溪、鄞江、横街、三市等没几处。当有意出卖,旧主人对牛得梳理一番,如新娘出嫁,角缠红布,特别亮丽。“老牛调老牛,三元现找头”,牛场里有经纪人,他们相互间用窈语说,拉牛舌摸牙齿知牛龄,绕几圈看它的步子定价钱,成交后收佣金不菲。如果牛老多病,则劝主人不如报告政府宰杀卖肉剥皮。

    如今耕田用上拖拉机,戽水有抽水机,谷成米不用石碾,耕田里没有了牛。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耕牛无须再服务人类,只好任人宰杀抽筋食肉剥皮制革到脚面上去亮丽。

    因为我幼小时做过放牛娃,亲为,亲闻,亲见,对耕牛有深厚的情感,特此作记,以飨新老朋友。

  

  作者翁绍初,为抗日老革命离休干部、宁波食品冷冻厂离休干部。平时酷爱看书和笔耕,回忆革命生涯和过去的风土人情。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