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鄞州精神史话

发布日期:2013-04-11访问次数: 字号:[ ]

社会各界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历时四个月,20001230,鄞州精神(时为鄞县精神)正式确立,概括为六个字“敢为,求实,争先”。

敢为,就是敢说常人不敢说的话,敢做常人不敢做的事,而最终历史证明又是富有价值的,即有利于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

鄞州人敢为,鲜活的事例莫过于创作梁祝故事。梁山伯是东晋鄮(鄞州前身)令,史书上有明确记载。北宋李茂诚撰有《义忠王庙记》,义忠王庙即梁山伯庙。梁山伯庙在高桥镇,祀梁山伯,庙侧有梁山伯墓葬。祝英台是此后时代上虞的侠女,劫富济贫,后来被权贵杀害。把两个人合葬在一起,结了“冥亲”。“冥亲”是传统风俗,不足为怪。令人拍案的是,鄞州人竟让时空都相隔甚远的这对男女,生活在一起,演绎出极其傻气、婉约、凄美的爱情故事来。最令人叫绝的是,鄞州人竟使这对男女身后变成美丽的蝴蝶满天飞舞。

自古以来,梁祝爱情故事慰藉了多少与孤灯相伴的读书人的心,坚定了多少与世俗抗争的相爱者的情。鄞州一带有这样的风俗,青年男女自愿结为夫妻,在有人从中作梗、搞得心烦意乱走投无路的紧要关头,只要悄悄地双双到梁山伯庙里走一遭,祈求保佑,梁山伯和祝英台就一定会帮助他们,使他们称心如意、姻缘美满。俗话说“若要夫妻同到老,梁山伯庙到一到”。梁祝故事为所有的人提供了饭后茶余消磨时光的谈资,中国人好多说不清自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名字,然而没一个不晓得梁山伯祝英台的。1995年,以梁山伯庙和墓为核心,建造起梁祝公园,游客数以万计。把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做成偌大的产业,既是鄞州人敢为精神的生动写照,又着实体现其物质价值之所在。

古代,在外地的鄞州人,敢为的当数史弥远、袁珙和金忠,这三个人大笔头左右了当时的社会,同时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历史。

史弥远(1164~1233年)为官47年,终身做了两件大事,谋杀韩侂胄和拥立赵昀(理宗)即位,体现鄞州人敢为精神。韩侂胄父娶宋高宗皇后之妹,韩侂胄以恩荫入仕。光宗绍熙五年(1194年),他拥立宋宁宗赵扩即皇帝位。开禧元年(1205年)为平章军国事,立班丞相之上,为立盖世功名,在准备极不充分的情况下,发动开禧北伐,导致惨败,引起公愤。宋廷被迫遣使议和,金方提出以韩侂胄首级作为议和的前提。时史弥远为男爵、礼部侍郎兼刑部侍郎,“乃建去凶之策”,宋宁宗不从。为安定国家,史弥远发扬鄞州人敢为精神,挺身而出,和杨皇后联手,乘韩侂胄上朝将其诛杀。宋宁宗立赵竑为皇子。赵竑喜怒哀乐形于色,史弥远深虑其难以堪当大任。“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为天下安定,史弥远再次挺身而出,“废竑为济王,立昀为皇子,即帝位”。出居湖州,不久史弥远逼迫他自杀,以免后患。这两件大事都根本性地决定了南宋王朝的命运。

史弥远为相26年,其中独相24年。对外他审时度势,对金并非一味妥协,战略上“存金制蒙”,战术上对金的侵扰坚决予以反击,要求边关将领“便宜行事”。对内他缓和社会矛盾,改善民生,任用理学人士。这些举措为南宋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袁珙(13351410)字廷玉,鄞州人,受普陀山一位和尚传授相术传说“靖难”称兵前,姚广孝推荐袁珙为朱棣看相。仔细看朱棣后,袁珙说:“龙行虎步,日角插天,太平天子也。年四十,须过脐,即登大宝矣。”从而坚定朱棣反叛的心。

金忠(?1415)从小爱读书,擅长占卜。兄长卫戍通州过世,忠替补。东钱湖民间传说,忠临行前夜,金忠妻子啼哭,恰好袁珙路过,闻之若凤凰之声,是贵夫人之声,便来见金忠,赠给银两,还为金忠看了相。金忠至通州,第一职业是军人,第二职业即“卖卜北平市”,多中,市人传以为神。又是姚广孝将他推荐给朱棣占卜,得铸印乘轩之卦,说“此象贵不可言”。从而更加坚定朱棣起兵的心。

看相、占卜、测字、排八字之类,去掉其迷信外衣,其实是身体、心理、社会机遇的预测学,从事这类职业的人,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心理咨询师、顾问之类。在朱棣那里,袁珙和金忠其实是重要的谋士,重在分析“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对策”。姚广孝借助袁珙和金忠,使朱棣更清醒地认清了这样一个事实,不称兵即坐以待毙,称兵则胜算颇多。史书记载、民间传说不过冰山一角,并且是涂脂抹粉得面目全非的。

“靖难”称兵,在朱棣来说,是垂死挣扎,侥幸柳暗花明。在袁珙、金忠来说,是以自身平民的性命为赌本,去博出将入相、名垂青史的结果,淋漓尽致地体现了鄞州人敢为的精神。更可赞的是,金忠不但会说,而且会做,“靖难”称兵后,金忠守通州,南兵屡次攻城不克,此次胜利,对“靖难”称兵胜利是至关重要的。后来金忠官至兵部尚书,可见其军事才能。金忠死后归葬东钱湖畔,而今墓仍在。朱棣即位后,召袁珙拜太常寺丞。袁珙晚年自号柳庄居士,著有《柳庄相法》,其住地今为宁波西门外柳庄巷。

靖难”称兵改写了建文帝和朱棣的命运,从此,明代皇帝改建文帝一支为朱棣永乐帝一支,从而改写了中国一段长长的历史。

古代,在鄞州的外地人,敢为的当数王元暐和王安石。

原先,章溪与鄞江和南塘河相通,鄞江感潮,每当枯水时节,鄞江咸潮上溯,经过南塘河倒灌,以致鄞西广大地区“田不可稼,人渴于饮”。唐大和七年(833)王元暐任鄮县令,决计在鄞江镇西创建它山堰。它山堰建成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上游的章溪水被堰阻拦、抬高,潦则七分归江,三分入河,旱则七分入河,三分归江,使鄞西七乡二十余万亩农田得以灌溉,不再有咸潮倒灌之虞,至今仍发挥作用。 它山堰“垒石为堰于两山间,相传阔四十二丈,级三十又六”。现代测量,它山堰全长113.73,面宽4.8,堰顶高程3.05,堰体用长2.3、宽l米、厚0.3的条石砌筑而成。为了使堰体坚固,冶铁灌之。这样的工程,对一个县来说,即使在现在,也是上规模的,在当时其艰难是可想而知了,非有十分的敢为精神,绝不会有这样的壮举。它山堰巍然屹立,然而整整有十位壮士为之倒下,他们最大的31岁,最小的19岁,平均不过25岁。是年王元暐33岁。王元暐在鄞县敢为且取得成功,基于他的个性和能力,更基于他置身于具有敢为的精神人群中,如虎添翼,似龙腾云。

北宋庆历七年(1047)王安石任鄞县令,到任后,把鄞县当作改革试验田。是年带领县吏考察队,历时13天,行程数百里,摸清全县基本情况,撰写《鄞县经游记》。动员百姓浚治东钱湖。将县府常平仓储粮以低息贷给渔民和农民,秋收后还粮付息。北宋庆历八年(1047),创办第一所县学,鄞县教育事业为之改观。调整原有15里制,10家组成1小保,10小保为1大保,10大保为1都保,各级均设保长。王安石任鄞县令3年,人民生产、生活、教育水平有所改善。鄞县人敢为的精神是王安石小试牛刀卓有成效的沃土。王安石的业绩和精神今天依然深刻地影响着鄞州。

鄞州人在鄞州敢为的事例,屈指还得先数当代。文革喧嚣甚上时候,外地乃至周边地区资本主义尾巴割得正紧的时候,鄞州(时称鄞县)几乎所有的生产队都办有“奔资本主义”的“五小”企业,默许社员农闲时候亦工亦商,这为改革开放后的腾飞作了充分铺垫。1980年,工业经济总量超过农业。1990年,第三产业经济总量超过农业。1984年钟公庙乡铜盆闸村在省内率先实行“双田制”,土地按口粮和劳动力分为两块,一块叫口粮田,一块叫责任田(时称“商品粮田”),口粮田人均一份,130亩责任田由十个农户专业承包。当时乡镇企业兴起,农民进厂务工甚多,“双田制”较好地解决土地和劳动力之间矛盾,土地向种田能手集中,确保完成国家粮油征购任务,有利于集约化经营。此举省内率先。

我们应当注意到,鄞州人敢为,绝不是盲目冲动,而是基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战略思想,是深思熟虑后的果敢,是富有远见、胸有成竹的捷足先登。同时,历史上也不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慷慨之士。袁珙高祖袁镛,宋末进士,元兵至,不屈,举家十七人投水而死。明末清初,钱肃乐、张煌言抗清,明知大势已去,但从者如云,不惜肝脑涂地。为了“大义”,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从另一层面铨释鄞州人敢为精神。

鄞州人求实精神形成,起先与其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和居民结构有关。鄞州地处东南沿海,与中原相距甚远,中央政权的束缚力和正统思想的影响力均有所减弱。秦立县时,今鄞州腹地宁波平原还是一片浅海涂滩,百姓分居在淡水充沛的山口河谷,守望中部逐渐显露的涂滩,围垦开拓,向三江(奉化江、姚江、甬江)口蚕食推进,使之成为良田连畴的平原。北宋天禧年间(1017-1021),鄞县人口18269户。南北宋之际,北方难民大量涌入,乾道四年(1168),鄞县人口骤增至38933户,以致“缘水膏腴之地开拓几尽”。除了土地,鄞县又没有什么其他大宗的自然资源,生存逼迫他们另谋出路。古代正统思想重农桑轻工商,然而鄞县人不以经营工商为耻。战国时期,宝幢一带就出现了原始集市。南宋难民,基本聚族南迁,定居鄞县,迫于生计,只要是不触犯王法的办法,就会受到家族成员的欢迎。城厢宁波地处我国海岸线中间,长江口南翼,便于与国内外贸易。子孙长大,会读书的科举为官,这只能是凤毛麟角。有田地的在家务农,这有一定数量。其余则出门学生意(做学徒),或工或商,往往亲戚成帮连带,南宋人口膨胀,这数量一定是可观的。“南宋嘉定六年(1213),中央政府尚书省专门颁布了一个文件,它通知全国所有税务关卡:“宁波这地方人多地狭,居民长期以来靠做买卖和长途贩运以补农产之不足,希望各税关蠲免宁波商人的课税。”

难能可贵的是,鄞州人求实精神和实践经验,在读书人那里,上升为理论,终于形成了个性独特的浙东学派。广义的浙东学派,上溯到北宋“明州庆历五先生”和南宋“甬上淳熙四先生”开创的“四明学派”,上溯到明代王阳明开创的“阳明学派”。狭义的浙东学派是以黄宗羲、万斯同、全祖望为代表的“浙东史学派”。除王阳明,这些人主要活动在鄞州地界。浙东学派理论核心是“经世致用”,即“要学习对现实社会有用的东西,不要空谈”。鄞州聚族成村,宗族意识特别强烈。发展至清代,几乎村村有公田(大家田)、祠堂。为教化子孙,光宗耀祖,几乎处处祠堂办家塾,子孙免费教育。土改时统计,约五分之一土地为公田,其收入主要用于教育。“理论是行动的指南”,她使行动更自觉,更富有成效。在浙东学派“工商皆本”的理论感召下,清以来,大量鄞州读书人从事工商业,是“宁波帮”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宁波帮”以鄞州和镇海两地人为主,鄞籍巨商大贾枚不胜举。而今,鄞州是浙江省重点侨乡,鄞籍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达7万余人。鄞州红帮裁缝四海扬名,宁式家具叹为观止。宁式家具主要工艺为朱金漆木雕、骨木镶嵌,现均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传承人和传承基地均在鄞州。

鄞州人求实目的,一方面保护自己的生命与健康,努力使财产增值,另一方面尽力避免身心和物质损失。家庭成员也有争吵的,摔家什现象几乎没有,而这在北方则是司空见惯的。彼此之间也有争执的,但是偶尔而短暂,肢体冲撞极为少见,即使冲撞大多也是象征性的。宁波老话:“走遍天下,不及宁波江厦。”旧时,县城宁波江厦街多钱庄,天下人喜欢到这来存钱,正因为这里自古少战事。解放后,鄞州受左的影响就不甚严重,就因为鄞州人求实,不喜欢玩玄虚的。“这又没好当饭吃”,淡淡的一句,就把不实的东西否定了。“不来睬你顶凶”,小小的一个念头,就把强悍的、难缠的对手打发了。俗话说“鄞州人绞箍(关节,比喻思维)活络,一看不对,老早差(溜)了”,在强大的对手面前,绝不做无谓的牺牲。因此,鄞州人大多温文尔雅、沉默寡言,崇尚“闷声发大财”。

鄞州人争先,在众多的领域里都有拔尖人才,却人数众多。

自宋以来,文武进士1205人,其中状元7人(1人武状元)、榜眼5人、探花1人。有人统计,历代府一级进士与状元人数,宁波府位居第九,2443人。《二十五史》中,从《宋史》至《清史稿》,收录鄞县人物一百二十余人。

著名政治家,南宋有丞相史浩、史弥远、郑清之、魏杞和史嵩之;明代有大学士余有丁、沈一贯(首辅);民国有行政院长翁文灏等。

著名军事家,明代有兵部尚书金忠,南明有兵部尚书张煌言。

著名企业家有颜料大王周宗良、现代银行家胡孟嘉、国货业巨子李康年、橡胶大王余芝卿、钟表大王孙梅堂、建筑巨头张继光、药业巨子鲍国昌、实业家王宽诚和商人胡嘉烈等。

洞桥人许跃进种粮夺得高产,2011年,,创造了小麦攻关田、连作晚稻攻关田、单季晚稻攻关田和麦稻轮作百亩坊等6项省农业吉尼斯纪录。

著名科学家有地质学家翁文灏、有机化学家纪育沣、实验胚胎学家童第周、神经解剖学家卢于道和昆虫学家周尧。至2011年,鄞州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共计36人,25人在世,其中2人为两院院士。

著名中医有唐代陈藏器,明代吕复、高武和赵献可,现代范文虎。

著名文化艺术人士更是枚不胜举。著名文学家有南宋词人张孝祥、吴文英,元曲大家张可久,明代诗人、戏曲家屠隆,清代周容、全祖望,现代海派女作家代表苏青等。著名史学家有南宋王应麟、元代袁桷、清代万斯同和全祖望。著名书法家有南宋张孝祥、张即之,明代金湜,近现代赵叔儒、朱复戡和沙孟海等。著名画家有明代花鸟画大家吕纪、竹石画大家金湜,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陈撰,当代油画家沙耆。著名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有马衡。著名电影编剧有胡万春,导演有袁牧之、桑弧,演员有韩非、乔奇、王丹凤、周星驰等。有台湾文献之祖沈光文。

著名乒乓球教练傅传芳。

这些人不是生长在鄞州的,就是祖籍鄞州的。

鄞州人争先,历来在众多的领域里都勇于手执红旗在潮头立。别的且不说,但说撤县设区以来的。2005年全国百强县评比,发展活力,鄞州区居第1位,综合实力居第11位。2010年居“中国产业十强县(市、区)第2位”。2011年,经济总量居全省各县(市、区)第2位、居全市各县(市、区)第1位。2006年春季全面实施全免费义务教育,2007年、2008年秋又先后实施职业教育、普通高中教育免费,率先于全国。200711,在宁波市内,鄞州区率先实施老年人员养老保障制度,至此,鄞州区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实现全覆盖。区内户籍人员,2006年起进生态墓园免入葬费,2009年起低收入群体免火化费,这两项民生政策走在全国前列。2008年,11日起,鄞州区依据《宁波市市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暂行办法》,将原来没有医疗保险的老年居民、非从业人员、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4类人群全部纳入医保范围,至此鄞州区实现人人享有医保的目标。远古人类梦想的大同世界,“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在今日鄞州大地上已经实现!

这三种精神又不能截然分开。敢为而不莽撞,基于求实,敢为目的是为了争先,这三种精神主旨明确,就是更好地生存与发展。历史证明是极其成功的。把植根于鄞州人灵魂深处的“鄞州精神”提炼出来,使更多鄞州人更自觉地发扬光大这些精神。参照党的十八大精神,欣喜鄞州区各项事业的确有捷足先登之势,继续发扬光大鄞州精神,积极学习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鄞州前途将更灿烂!

  

  作者李燕津,男,1953年生。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鄞州区首届语文学科带头人,现在鄞州区方志办任编辑。专著《高考作文50妙招》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工作之余,喜好跋近涉远,发表散文数十篇,着重描述鄞州秀山丽水、风土人情、典故轶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