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一个老区村的“红色记忆”

发布日期:2014-10-13访问次数: 字号:[ ]

   樟村是扬名全国的革命老区,镇区的街上散落着众多革命遗迹、遗址和遗存。村西的鄞州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是著名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镇中心小学门口,“浙东刘胡兰”李敏烈士的汉白玉塑像高高屹立……昨天是我国首个烈士纪念日,记者走进樟村,追忆先辈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缅怀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
   文昌阁:一场伏击战打得鬼子心惊胆战
   樟村的村口,有个公交站点叫文昌阁。文昌阁作为古建筑群,如今仍清晰地留在许多上年纪人的记忆中。据79岁的村民王永年介绍,文昌阁建于清光绪年间,占地10余亩,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进门处有高10余米、宽六七米的凉亭一座,其弧形门楼上刻有“四明锁钥”“二韭咽喉”八个大字,表明樟村是出入四明山的门户。文昌阁内有造型各异、古朴典雅、气势宏伟、富有民族特色的古建筑多处。在很长一段岁月里,它是樟村最高的建筑,八面临风,俯视三里长街,尽占地理优势。1975年被拆除后,遗址上相继办起了鄞县丝厂和兴华灯具厂。
   文昌阁名气很大,不仅因为它曾是鄞西一个著名的古迹,还源于70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著名的战斗。对这场战斗,王永年老人记忆犹新,“当年日本鬼子就是在这里被我浙东游击纵队赶出樟村的。”
   那是1943年5月17日,8岁的他一大早就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文昌阁附近的乌龟山上采野果子吃,看到有群人背着枪和弹药上了山,那年月见多了扛枪的兵,一开始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直到枪声哒哒哒地响起来,子弹嗖嗖地从他们头上飞过,小伙伴们一个个都被惊呆了,赶紧躲到了旁边的一条水沟里。当时他们哪里知道,自己会和史上闻名的 “文昌阁战斗”不期而遇。
   据党史资料记载,1943年5月上旬,日伪军在龙观小灵峰遭到以“林大队”为主的我党抗日武装伏击后,宁波日军宪兵司令部准备对四明山抗日武装进行军事报复,对鄞江、樟蜜地区进行大“扫荡”。国民党郭青白部得此情报后惊恐万状,写信向三北游击司令部三支队林达支队长求援。为了团结郭青白抗日,林达根据上级指示,与郭青白达成了联合反 “扫荡”的作战协议。
   5月16日深夜,林达率部冒雨急行军,翻山越岭,于17日凌晨到达蜜岩,与林一新、李明率领的“林大队”会合。郭青白则带着司令部人员跑到了杖锡燕子窠一带。日伪军侦知郭部向西南山区逃跑,遂出动百余人向樟村进发,到达文昌阁附近乌龟山下与桂家交界处时,遭到了三支队和“林大队”的伏击。战斗中,由于我军占据山顶有利地形,指战员英勇奋战,日伪军被围在毛岙岭南麓的山林中进退不得,只好放军鸽向宁波日军司令部求援,直到黄昏援军赶来才得以逃回据点。这次战斗持续6个小时,打死日伪军十余人,使敌人心惊胆战。从此,驻鄞西的日伪军再也不敢贸然进犯四明山区。
   永丰弄:流传着崔初发智毙鬼子兵的故事
   文昌阁旁的樟村街,曾是一条很热闹的街,两边店铺林立,最热闹的要数每年农历十二月廿六,俗称廿六市。如今商贸兴旺,老街自然归于平静。樟村街分上街、中街和下街。下街有条永丰弄,在老年人当中,至今还绘声绘色地流传着一位义士智毙鬼子兵的故事。当年,侵华日军占领樟村后,见村妇起色、见鸡鸭就杀、见米缸就倒,无恶不作,他们的据点设在老街上的一栋“洋房”里,路过行人都必须向鬼子哨兵弯腰行礼,稍有疏忽或者不从,即拳脚相向,打得你鼻青脸肿。一次,有位村民路过时忘了行礼,被鬼子兵用枪托敲倒,逼他头顶一块石板跪在地上,受尽了侮辱和折磨。
   村里有位叫崔初发的义士,将这一件又一件悲愤的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发誓“不杀鬼子就不是好汉”。他发现有个长着一对“三角眼”的鬼子常跑到弄口的一个理发店里 “叽咕叽咕”地拉胡琴,就故意上前套近乎,又是递烟又是倒茶,还说“皇军大大的好”,日子一长,鬼子也夸崔初发是个“大大的良民”。一天晚上,喝得醉醺醺的鬼子又来店里拉胡琴,崔初发感到机会来了,就上去对鬼子说:你的琴太坏,我家里有把好的,送给你。”鬼子不知有诈,就跟着崔初发进了长长的永丰弄,走了200多米,崔初发突然扭过头来,对着鬼子的脸就是猛烈一拳。鬼子正要反抗,说时迟那时快,来了两个农民模样的人,撩起扁担狠狠地劈在鬼子头上,又迅速将打晕过去的鬼子拖出永丰路,过了石板桥,来到蛇弄口,一枪毙命。原来,崔初发早已联系上了活动在附近的江南挺进队战士,定下了击毙该鬼子兵的方案。
   事后,为防鬼子报复老百姓,机智大胆的崔初发独自跑到敌寇队部 “报案”,他故作慌张,急急巴巴地说:“皇军被山上下来的一大批游击队员打死了!”疯了似的鬼子在蒙蒙细雨中出动,跟着他来到鬼子尸体旁。崔初发指着毛夹岙山上阴森森的丛林,大声说:“游击队往上面逃了!”此时天黑,鬼子也不敢往山上追,就胡乱地放了一通枪,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但英雄杀敌的故事,很快在章溪河两岸传开,老百姓扬眉吐气,拍手称快。崔初发随后去了上海谋生,解放后入了党。
   樟村街:见证李敏等革命烈士的铮铮铁骨
   中街的十字路口有爿药店,原先是书店。药店原有建筑已于上世纪80年代初被拆,在旧址上建起一幢砖混结构三层新式楼房。原木结构建筑中的一根木柱子,已被作为历史文物,保存在庄严肃穆的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纪念馆中。药店的橱窗陈列着一块牌匾,上书“李敏、袁春研等五烈士就义处”,这是1998年鄞县县政府所题,旁附五位烈士生平及照片。照片里的李敏青春刚毅,注视着樟村街的悠远。
   王永年老人,曾亲眼目睹李敏等烈士在这里就义的情景,他一生都在收集、讲述这位 “浙东刘胡兰”的故事。1996年退休后,他更是三天两头到烈士陵园,看到有人来,就会迎上前去讲解。他说,这几十年来,每当他闭上眼睛,烈士们牺牲的情景就会浮现在他的眼前。
   1944年2月21日下午,9岁的他被国民党顽军赶着去看“杀人”。那天,天色阴沉,寒风呼啸,他穿了一件厚厚的棉衣还感到寒气刺骨。国民党顽军先是将李敏的衣服给扒得只剩一件衬衣和短裤,鞋袜脱光,要她说出当地有多少共产党员和武装力量,李敏一直没有说。后来顽军士兵就把李敏绑在店堂的一根柱子上,用刺刀从李敏的小腿处开始一刀刀往上刺,共刺了27刀,刺刀捅在她的身上发出很大的声音,她很快成了一个血人,李敏当时没说一句话,紧咬嘴唇,疼痛难忍,头不住地撞柱。当意识到生命将要完结的时刻,她努力喊出了“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音很低,却永远回荡在樟村街的山谷。
   当天,一同被害的还有袁春研和胡公民两位烈士。次日,在同一刑场,又有金萧支队两名十五六岁的 “红小鬼”被敌人刺死。这两个小孩,直到现在,仍然是无名英雄。
   李敏等被害后,国民党顽军出了告示,规定5天内不准任何人收尸。可第二天晚上,群众就把几位烈士遗体偷运出来。王永年说,听他父亲回忆,在史家山砍柴的乡亲们都看见,李敏等烈士的遗体被运到史家山,一路赶来送行的乡亲们默默地流眼泪。五六天后,李敏生前战友赶走了 “浙保”二团,回到樟村,把李敏等烈士的遗体重新梳整,安葬在樟村东面的义眆地。
   过了一个多月,相同的情景再次在樟村下街出现。这次被害的是徐婴烈士。徐婴原名徐会庆,笔名山鹰,云龙镇徐东埭村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6月,党指派他任林中队(林大队前身)政治指导员和支部书记。11月,由党组织推荐,被郭青白委任为罂湖乡(在今集士港镇)乡长。国民党顽军掀起新一轮反共高潮后,徐婴于1943年9月出任章水区区长。1944年3月底,徐婴在大雷毛桂馨家养病,后由于形势紧张转移到十八柱村,因坏人告密,被国民党顽军郭青白部逮捕,经受酷刑仍坚贞不屈。同年4月5日,顽军先是在樟村街开枪将他打死,接着将他的胸腔打开,挖出心肝后用火钳夹走,又在他的胸腔里填满石头。徐婴牺牲时年仅23岁。
烈士陵园:青山有幸埋忠骨
   为悼念李敏、陈晓云、徐婴、袁春研、胡公民等12位死难烈士,1944年12月11日,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在樟村许家操场举行万人追悼大会,将烈士灵柩安葬在现樟村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南首,墓前竖起一块刻有“抗日阵亡将士、反顽殉难烈士纪念塔奠基石”字样的大石碑。新四军浙东纵队北撤后,石碑被毁。
   1951年7月,党和政府在樟村兴建革命烈士纪念塔,12位烈士中,除陈晓云烈士的灵柩迁到鄞江镇沿山村边家,与她的丈夫、战友边元仁合穴安葬,其余11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葬到樟村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正中的烈士墓穴内。
   今天,经重新整修扩建的鄞州四明山烈士陵园占地4万余平方米,凌空耸立的革命烈士纪念塔高44.12米,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1944年12月那个悲痛的日子。
   在革命烈士纪念馆内,有一个按照李敏当年住所布置的房间,李敏睡过的木床、用过的煤油灯,还有已经泛黄的笔记本……这是她在崔岙启明小学教书时用的备课本,上面记录了教学内容,其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鸡,一啼天色就变亮,叫做‘光明’”。
   王永年老人背诵了一首在当地百姓中传唱的歌谣:“烈士陵园造得好,李敏同志志气高;共产党万岁呼口号,刺刀刺死(百姓)好悲伤。”纪念馆里的一幅巨幅油画,再现了当年李敏就义时的情景,油画前方陈列着当年她被绑的那根木柱,见证着当年革命烈士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铮铮铁骨。
   每年清明节前夕,宁波很多单位都会组织干部、职工来这里祭拜先烈。王永年说:“都说青山有幸埋忠骨,我们为樟村能给这么多革命烈士‘安家’深感骄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