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伴随电影成长的艺术人生

发布日期:2014-04-03访问次数: 字号:[ ]

陈济开    讲述       崔丹娜      整理

 

    陈济开,1965年参加工作,进入电影公司,1992年,进“沙孟海书学院”,后进入县府办行政科、接待办工作。现在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任《鄞州区志》编辑部责任编辑。
    崔丹娜,区委党史办党史科副科长。

 

     鄞州的电影历史与宁波电影历史是无法分割的,宁波电影事业的发展在全国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无论是在拍摄、放映、电影导演的培养上都有相当的实力,电影界的电影人中也不乏宁波人。自从电影发明后,宁波人很快就引进了这一技术,在江北岸天妃宫放映,当时的称谓为“皮影”而非“电影”。随后,宁波电影的放映从无声到有声,黑白到彩色,设备从胶带到镭射,再到碟片,放映技术在革新,机器也在不断地改进。中国电影史经历了百年,宁波的电影史也经历了百年历史,我本人曾有幸参加了宁波电影百年的纪念活动。在电影公司工作了25年,我亲眼目睹了宁波以及鄞州整个电影事业的发展。
      我从17岁开始在电影公司工作,当时称为鄞县电影公司,经历了从露天放映到室内放映的全过程。当时鄞县电影公司共有8个放映队,每个地区配一个电影队,每队有3个放映员,一个是放映员,一个是发电员,一个是宣传员,我就是一名宣传员。宣传员的工作就是在每次的放映前宣传一下当时的政治形势,配合着幻灯片进行宣传,内容如群众路线、农村工作等。我放映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南征北战》,是在樟溪山放映的。当时放映电影是要送电影下村的,翻山越岭,挑担自行,路途艰苦。我印象最深的是从樟溪山到张家山(原属于赤水,现在已经因修建水库沉没在周公宅水库中)那段。去龙观,翻山越岭要25里路,而张家山就是必经之路,那里只有7户人家,因为没什么钱,又是深山,所以不同于其他村庄放映电影的收费,为张家山7户人家的电影放映是没有收钱的。当时的放映设备是汽油发电机、电影放映机、幕布、汽油、胶片等,光器材、行李搬设就需要8个劳动力,放映员的生活很艰苦,要自己挑行李、自己烧饭,不在农民家吃饭,甚至有时在野外住宿。当时的感触是,放电影也是个苦差事!我在自己的回忆文中曾经写过《风雪石岭村》一文。那年在横街爱中乡,在高山破庙里放映电影,住宿在破庙里,因为太冷,半夜里辗转,很难入睡,同往的同事因为爱惜幕布,冷的睡不着也不舍得拿幕布来挡风。一清早醒来,身上的盖被全是白雪,都是从破庙的破屋檐上飘落下来的。从山上下来,覆盖着深雪看不见来路,我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翻山头下山。
      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我被调动到电影公司当宣传科长,开始接触电影理论,负责整个电影公司的电影宣传和策划,策划如何宣传。一是影片宣传,在影片放映之前先到省、市电影公司试看影片,了解电影的中心思想是什么,要从中学些什么。二是实事宣传,主要是针对实事环境的宣传,比如眼下春耕开始了,农民要注意什么,宣传生产队的好人好事,或者让村长、支书、生产队长来讲几句,生产任务是什么,相当于开个社员大会。
     把党的中心思想宣传下去,要会使用现成的幻灯片,甚至制作幻灯片,还要会说唱宣传,会打快板。比如,我们当时制作了《保护青蛙》这个专题宣传幻灯。一边配合着快板说唱,效果很好。又比如制作的拖拉机的驾驶、计划生育的宣传等,都很受农民欢迎。因此我们鄞县电影公司的幻灯经常到省电影公司参加调研,去汇报展演,常常在省里获得一等奖。当时鄞县电影公司有两个有名,一个是放映科教电影,比如培养毛竹、科学用电等,配合农时宣传,使农村农民及时应用,效果很好。比如鄞江的百年栲树被毛毛虫蛀死,村里到处传言不好的迷信说法,大队队长看了科教片后,用消防龙头在树上灌洒农药,打死了害虫,让濒死的大树又焕然生机。我们的赤诚放映队在放映科教电影上连续十年优秀。另一个有名是在科教电影的拍摄上。我们邀请了国家科教电影公司到鄞县来拍摄科教电影,题材很丰富。当时,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农业科教电影制片厂是国家三大科教电影制片厂,我们与他们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来鄞县拍摄了许多科教电影。如蔺草的培育这一题材,当时我们副县长俞舜民,作为高级农业师,担任了影片的科技顾问。
    鄞县电影的放映经历了几个阶段。最早放映的时候,山区的农民看电影的条件实在有限,因为要走山路夜路,所以看电影的人还没有村里的野狗多。看电影在露天,天气冷热难耐不说,技术能力也有限,电影常常只见图片听不见声音。路途遥远,山区农民要背猎枪到电影放映场地看。虽然条件有限,看电影的热情却也高涨,大家呼朋引伴地相互召集,看电影跟过节一样热闹。尤其是后期我到了平原放映队,看到的是,电影在平原地区明显更受欢迎。而且由于平原的经济条件较好,我们收费的条件也改善了很多,收费从2分5分,到后来收费1毛5分。记得在鄞江桥放映《三打白骨精》的时候,在沙滩里放映,地面稍微做些处理,就是放映场,看电影的观众有上千人,没有人逃票白看,场面非常壮观。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各乡镇都成立了电影院,最多时达到百个。从镇里到村里都有放映队,而瞻岐更是村村有电影队,村民从站着看到坐着看,条件大大改善。后来又出现了个人电影放映队,最早的个人放映队就是姜山走马塘村陈自浩建立的。
    国有电影放映队经历了从小电影到大电影的转变,放映的技术手段也发生了极大发展,放映的设备也在逐渐改进。最初平原农村地区是没有电的,只有山区大雷有火力发电站,大皎有水力发电机,但是功率很低,电力不足,导致电影放映的声音很弱变形。到了70年代后期,农村有了三相电,尤其是经济比较好的地区,有了电,放映电影的效果就好多了。而放映的条件也在逐渐改善,设备从全由人挑,到后来给配了放映船,8个队有了6条船,后来发展到10个国办放映队。电影船开到哪里,电影就放到哪里。随着需求的不一样,我们从自己划船自放,到农民抢着帮我们划船,邀请我们放映队放映,村里的小姑娘们送我们席草编制的扇子,村里给准备好吃食,招待我们,走到哪都受到热情的接待。
     80年代后期曾是电影最辉煌的时期。放映设备的改进也很明显,电影胶卷有16毫米、35毫米。放映机有两种,一种移动的,一种是固定的。鄞州区有一个专门的35毫米电影队,专门在大镇上集中放映,用的是35毫米皮包机,也经历了从流动放映到固定放映的过程。经营的形式也在发生变化,从原来包场放映、全票放映,到后来固定电影院的全票放映,现在还有些单位在进行包场放映,专门放映科教性质的电影。
    电影的放映之所以在鄞县发展的如此之好,与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有大量鄞县人参与是密不可分的。中国第一部彩色故事片是鄞县人拍摄的——张石川导演的《难夫难妻》。中国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祝福》,第一部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一部宽荧幕立体彩色故事片《魔术师的奇遇》的导演——桑弧也是鄞县人,其中《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中国在世界首部获奖的影片。还有许多的艺术家,例如王丹凤等也都是鄞县人。当年桑弧来鄞县拍摄电影,在鄞江、天童寺、阿育皇寺都取过景,我曾陪同过,也接触了不少电影演员,如刘晓庆等。这些年,随着看电影的人欣赏水平也在逐渐提高。电影的内容也在变化,从原来纯粹的教育宣传媒介发展到后来寓教于乐,形式多样。
    我在电影公司工作的25年,其中放映员就做了十余年,把青春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电影事业。在电影中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开阔了眼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我对电影的内涵也进行着思考,并开始写一些影评。这段流光溢彩的岁月已经成为人生的宝贵财富,伴随着我的生活,时刻充实回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