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州乡镇企业发展之路

发布日期:2014-09-19访问次数: 字号:[ ]

     在我国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营企业的崛起和发展,是令世人瞩目的伟大创举。上世纪60年代后期,敢吃螃蟹的鄞州农民面对有限的土地和日益膨胀的人口带来经济上不去、生活难富裕的矛盾,在与旧观念的斗争中不断寻求着如何战胜“左”的思想影响、冲破“以粮为纲”传统的旧观念、改变单一的农家经济而探索着如何发展民营企业迅速带来致富的出路。于是,鄞县的社队企业(现称乡镇企业)在这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悄然兴起,随后又经历了从衰退再逐渐到兴旺发达,遂成为鄞州地方经济发展的最强大支柱,且带动了整个鄞州区域经济的腾飞,为鄞州的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回顾半个多世纪以来鄞州乡镇企业的发展历程,鄞州的乡镇企业经历了一条从“私营手工业者”到组织起来办“五小工业”再到“外引内联”、搞“横向联营”,然后经过“二次创业”,最后发展成“高新技术企业”的不平凡之路。
          一、从个体手工业者向集体化转变
解放前,鄞县农村手工业向称发达。据《鄞县志》记载:建国初,鄞县有竹、木、泥、石、砖瓦、纺织、鞋帽、草编、裁逢及生活服务等61个行业。从业者达36265户、44032人。分别占全县总户数和总人口的29.35%和10.29%。家庭作坊式的手工业生产,形式分散,设备简陋,技术落后,产销上带有明显的地方性和季节性,随时受到商业资本家的控制和剥削。
 新中国建立后,鄞县政府为了加快手工业生产发展,帮助个体手工业者解决各种困难。1952年9月,鄞江镇建立全县第一个手工业合作社——“簟匠手工业合作社”。1953年6月,筹建“鄞县手工业劳动者协会”,统一管理全县手工业者的生产和经营。1956年手工业在社会主义改造中,全县12127户专业手工业者逐渐加入手工业生产合作社进而演化为县属大集体。这便是乡镇企业的起源。
     1958年上半年,鄞县掀起“大办地方工业”高潮。各乡及农业合作社大多建立手工业社、农机厂、土化肥厂、土农药厂等乡村(社)企业。是年9月,人民公社成立后,根据“就地取材、就地加工、就地销售”和“为农业生产、为工业、为城乡人民生活和外贸出口服务”(简称“三就四为”)的生产经营方针,社队企业顺势发展壮大。1958年,全县有社办企业121家,职工13621人,年产值511万元。次年发展到163家,职工14823人,产值1683万元,占全县总产值的31.5%。
      1962年,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继续停办一批社队企业,全县社队企业仅22家。1964年,为加强人民公社集体经济,以支持实现农业机械化。时值华东大电网向县内延伸,县委、县人委决定恢复社队企业。是年下半年,栎社、古林、下应等公社建立手工业、副业、草制品生产组织。钟公庙公社与庙堰等大队联办砖瓦厂,成为全县社队联办企业之始。“文化大革命”打乱了人们的常规准则和生产秩序,使社队企业在动乱中意外地获得了生机。特别是动乱对城市工业企业带不定期严重影响,出现不能正常生产甚至停产。于是,部分工业产品自然向农村转移,商品市场为农村大开“绿灯”,而这些恰恰给社队企业带来了莫大的发展机遇。再加上通过在农村插队的大批“知青”托亲挽友,牵线搭桥,城市中工业产品和大中企业的旧设备开始向鄞县的社队企业转移和扩散。1966年,各区、社、队相继建立农杨具修配厂、机电排灌站。全县社队企业发展到480家。1969年邱隘公社建立了工业手工业管理办公室,1970年10月古林公社成立工交办公室,负责管理日益增多的社队企业。不久,全县各公社都先后建立类似的办公室管理社队企业,1975年12月,鄞县率先在全省建立首个县级社队企业局,具体职责是负责审批管理全县的社队企业。使长期个体经营鄞县的手工业者在党委、政府领导组织下走上了合作化、集体化之路。
        二、提高社队企业工人文化素质
     社队企业初创时期的劳动力都来自本地的农民。文化水平低、技术落后。据原鄞县乡镇企业局科技科老科长吴金禹同志回忆:过去鄞县农村的个体手工业者大多家庭出身贫困,从小没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能识字的不多,基本上是文盲类。后来进入社队企业当工人了,这些人,特别是一些世代搞农业生产的农民,他们一没文化、二没技术,由于长期从事笨重的体力劳动,有的根本没见过机械设备,不懂操作原理。这给社队企业发展带来了很大困难。1983年,全县乡镇企业职工文化素质调查查时,职工队伍中没有一个是大学或大专文化的,高中生也仅占6%,且有不少是文盲。技术人员与职工比例为1:10000。就连所谓企业的厂长、经理,他们的文化基础也很差,根本没有企业管理经验,故多数高薪聘用城市中退休工人作为把关师傅。为此。县社队企业局成立经济技术开发中心,兼管技术培训和人才引进。是年,县社队企业局在全县选拔14名有高中学历的青年工人赴上海交通大学进修;姜山区选送30名青工去上海机械学院培训,樟村华光实业公司选派14名青年到浙江大学光仪系学习培训……那年,全县社队企业中就有187名青年职工到20所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和大中企业进修实习。此后,选送人员不断增加,学成后均成为企业职工中的技术骨干。
      据原鄞县乡镇企业局老局长虞启琅和鄞县乡镇企业局退休老科长朱尔林回忆:县社队企业局技术开发中心成立后,从1983年起就地进行职工文化技术培训。谢旭人同志是1984年7月来我县担任县长的,他担任县长虽时间不长,但对乡镇企业的确相当重视,为提高我县企业厂长们的管理水平,他几乎每个月要我局组织重点企业厂长们听他亲自讲授企业管理理论课。他讲课水平很高,通俗易懂、理论联系实际,厂长们都听得津津有味。1984年9月,县社队企业局还在县电大开办机械专科班,选送35名有高中学历的职工脱产学习3年,获得大专文凭。1985年,开办各类文化技术学习班78期,有3418人参加了学习。1986年改开发中心为乡镇企业局科技教育科后,负责对职工进行文化补习。是年,有7545名通过文化合格考试。1987年3月,建立县乡镇企业培训学校,成立“岗位培训考核领导小组”。区、乡(镇)工办确定专人负责管理职工教育,建立文化技术学校。至1988年,全县建立职工文化技术培训学校32所。形成县、区、乡(镇)、企业4级培训网,职工文化素质有较大提高。1991年,培训人次达28632人,培训人员中有96人获大专学历、中专250人、技校603人。是年底止,全县乡镇企业共有专业技术人员3165人,其中工程技术人员1403人、中级职称以上577人;经济管理专业技术人员1762人,其中中级职称以上技术人员达598人。在这支技术力量带动下,鄞县的社队企业如虎添翼插翅腾飞。
        三、横向联营促进社队企业大发展
      据鄞县老长张群洁同志回忆:鄞县社队企业发展之路也经历了一段求生存、求发展的过程。社队企业一度被作为“资本主义尾巴,人们都以怀疑的目光看待这一新生事物”。上世纪70年代初,在“以粮为纲”方针指引下,鄞县发展社队企业的步子还是迈不大。邱隘前殷村是全省著名的“学大寨”标兵,田里稻谷产量年年超纲要,但村民袋子就是没钱,时任县委副书记的张群洁亲自找殷阿芳书记谈,要他立即办一家村办企业,还帮他找了一位技术人员前去指导,带去生产业务。不到一个月,村里就办起了一个五金厂,使村中的富裕劳力进厂当了工人,第二个月就出了效益。可是,这一好事被有些人当作“以钱为纲”、“走资本主义道路”受到批判。县里的主要领导经不起压力也认为前殷村是全省闻名的“学大寨”标兵,这面旗帜无论如何不能倒,于是村办的小五金厂只好关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全党工作的中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重要决策,使经过长期艰苦摸索的鄞县队企业如沐浴春风、如尝甘露。1978年,全县有全民企业51家、县属集体企业113家、乡镇企业333家、村办企业832家,从业人员105170人;工业生产总值1.85亿元,占全县生产总值比重39.6%。1979年,鄞县政府提出“粮钱人一起抓,农工富齐发展”的方针。出台了一系列减免税收的政策,有力地促进了社队企业的发展。县委、县革委会又指示县级机关各部门和区、社兴办各类企业。顿时,县、区、乡(镇)机关都先后办起了小工业。这给下乡知识青年和社会待业青年带来了就业的好机会。这支来自各城市的“知青”大军为鄞县的社队企业发展史上作出过不可低估的贡献。“知青”们利用各自的亲朋好友,帮助鄞县社队企业带来生产业务、解决产品的原材料和加工技术、扩展产品的销售渠道、搞活企业的资金周转等等。另外,由于这些“知青”文化基础较好,在当时社队企业中有的成了企业的骨干、有的成了技术能手、有的后来成了著名企业家。当年歧阳电信厂的章寅珊、雅戈尔的李如成就是“知青”队伍中的佼佼者。   
      这中间,一些旅外鄞州人的乡情地缘无疑成为鄞州社队企业初创时期与外部世界联系的桥梁。凭藉他们强大的关系网,使鄞县社队企业的经营模式从原来的“三就四为”开始走上“横向联营”之路。
      据《鄞州民营工业企业发展大略》记载:1984年,鄞县政府明确提出社队企业积极外引内联方针。企业开始联合生产,开展资金、技术、销售协作,引进大专院校、科研单位技术资源。如鄞县化工三厂与中国科学院上海治金研究所签订氯化氢技术转让合同,与上海轻工研究所协作生产高科技产品“高纯氯化氢”。章水机电厂与浙江大学挂钩研制“红雁牌”新型照相机。是年3月,在市场经济形势下,县委审时度势在上海召开鄞县籍在沪科技工作者座谈会,与会的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和工厂企业科技工作者达322人。是年8月,大嵩区机电站与上海704研究所实行联营,改名为“鄞县高压泵厂”,成为全县首家横向联营企业。到1984年底,在坚持自愿互利、利益同享、风险共担的原则下,全县有90家乡镇企业和大专院校或科研单位挂钩;100多家乡镇企业与有关单位和企业进行经济、技术、资金上的联营,打破了原来存在的城乡分割、条块分割的局面。一些联营企业纷纷挂牌,如邱隘西服厂与上海西服厂联营后打出上海西服厂宁波分厂牌子后,创出了名牌产品。章水镇与上海大隆机械厂联营后,打出上海大隆宁波分厂牌子、梅墟的轧钢厂与上钢一厂联营后打出上钢一厂鄞县联营厂、梅墟村办企业与上海沪东船厂联营办起上海沪东船厂宁波分厂。还有不少企业都挂上了“宁波”、“上海”牌子,使企业提高了声誉和档次。同时促进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张群洁老县长说,五乡的煤气用具厂转产液化气钢瓶后,产品供不应求,但由于性质是社办个私企业。社会地位低,甚至被一些单位歧视,为争取成为国家定点生产企业时遇到了困难。县委县府就想方设法给企业戴上县属“红帽子”,使该厂终于成为当时浙江省两家生产液化气钢瓶定点厂之一。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期,联营范围向更大范围扩展,不再受地区、所有制、经营形式等方面的限制,有的企业还参加上海市、浙江省组建的企业集团。1987年,新增联营企业220家,共计376家,引进资金11200万元。是年10月,由姜山区工业公司和上海外贸进出口公司、上海章华毛纺织厂三方投资兴办的当时全县最大的合资联营项目——宁波章华毛纺织联营厂建成投产,当年就完成产值2111万元,创利税474万元,实现外贸出口值146万元,受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重视和赞许。1988年4月,县政府发出《关于进一步推动横向经济联营的补充意见》;为联营企业提供了优惠条件。并在上海、深圳召开大规模同乡会和联谊会,充分利用在全国各地的“鄞县帮”为鄞县经济发展献计献策。使联营范围进一步扩大,产品门类进一步增多。鄞县家用电器仪表厂与宁波定时器总厂联营后,改名为宁波定时器总厂五分厂,开发各类机械定时器、同步电动机等,产品获省、部优质称号,企业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姜山鸿运电器有限公司与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联营,引进资金300万元,成为浙江省明星企业。到1992年,全县乡镇企业中共有联营企业387家,总产值16.95 亿元。
      外引内联、横向联营政策,有力地促进了鄞县社队企业的发展。一些曾当过乡镇企业老领导、老厂长至今还记得一首“书记指方向、厂长搞横向、业务找老乡、生产靠阿乡”的顺口溜。     
         四、造就了一批上等级上规模企业
       1986年7月,县委、县政府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强工业企业管理若干问题的决定》精神,全面部署社队企业上等级工作。同年,县政府颁发《关于进一步发展乡镇企业的若干政策性意见》,规定年创利100万元以上的为县一级乡镇企业,年创利在100万元以下50万元以上的为二级乡镇企业。翌年,宁波华东绣品厂、鄞县玻璃纤维厂、宁波化工二厂、宁波东海蓄电池厂等13家企业成为市级先进企业;评定为全县首批一级企业11家,二级企业29家。1987年,县委颁发《关于建设县级重点骨干企业若干问题的决定》,制订评审实施细则和具体条件,确定给重点骨干企业优先安排新建扩建项目和技术改造,优先分配、引进和培训技术人员,优先更新改造和引进设备,优先安排资金、电力、物资和土地征用等优惠政策,以发挥这批企业的辐射影响力,在全县工业系统中起示范带头作用。1988年12月,县乡镇企业局企管办召开企业上等级研讨会,研讨质量管理、物耗、经济效益三个保证体系及综合管理。当年,乡镇企业鄞县燃气用具厂、宁波东海蓄电池厂等5家企业上省级,另有12家企业上市级。   
      1990年,全县工业总产值53.7亿元,占全县生产总值比重57.2%;其中乡镇村企业所创造的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75%,全县形成以机械、电子、纺织、食品、化工、建材、服装、印刷业为主的轻工业体系,拥有金属冶炼、机械制造、电力、造船、水泥等重工业项目。是年,宁波青春服装厂、宁波第二车辆厂、宁波东海蓄电池厂3家乡镇企业跨入国家二级先进企业行列。1991年,县政府制定6条政策措施支持骨干企业加快技术进步,内容有提高固定资产折旧水平,鼓励企业开发新产品,租赁设备贴息等。当年,鄞县玻璃纤维厂和宁波新蕾电机电器厂成为国家二级企业。1992年,召开全县加快改革开放动员大会,提出要建设一批上规模、高起点、竞争力强的培育“朝阳”“苗子”企业 ,开发一批高档次、高水平的新产品;县委、县政府决定在继续扶持骨干企业的基础上,实施以培育十大明星企业、十大名牌产品为主要内容的“双十工程”,集中财力给予重点倾斜,每年评审一次。此后,“杉杉”和“雅戈尔”成为突出的代表。是年,鄞县的乡镇工业总产值达74.8亿元比1989年增长103%,实现利税8.81亿元,增长70.2%。居全国乡镇工业百强县第18位。外贸出口列全省第二、全市第一位。1994年4月,杉杉西服被评为全国十大名牌西服,作为西服界唯一代表,被《中国名牌》杂志选为中国名牌最佳品牌。同年,雅戈尔衬衫在全国衬衫行业评选中独占鳌头,成为中国第一名牌衬衫。1992年至1994年通过三年治理整顿,全县共实施技改项目1353项,总投资23.6亿元,还开发市级以上新产品613只。
     1995年起,鄞县开始实施“强厂工程”。杉杉集团、雅戈尔集团率先向多元化民营跨国集团迈进。华茂集团立足文教用品生产和市场拓展,其“七色花”系列教育用具在全国市场占有率达到76%,集团公司总资产6亿元,名列全国1000家“中国最大经营规模乡镇企业”第42位、经济效益第16位。1996年以来,杉杉集团、雅戈尔集团、华茂集团三家强势企业先后成为宁波市级实力工程企业。是年起,县委县府对有特色潜力的明达针织厂、天工工具公司等出口重点企业,培罗成集团、利时塑胶公司等重点私营企业,分别在各方面予以支持,使其成为工业经济的第二梯队;再一是使主导产品科技含量高、市场前景大但规模较小的康强电子、树脂砂轮、益民酒业等“苗子”企业发展壮大,成为工业经济的第三梯队。对筛选出来的27家企业,由县政府专门发文,采用缺什么给什么的“一厂一策”。经过一年的运作,27家企业共完成工业总产值63.5亿元,销售收入80.2亿元,利润6.54亿元,同比增长28.9%、36.8%和29.1%,均高出全县平均增长速度,占全县产销利总量的17.3%、32%和42%。此外,广博文具、日月铸造、粉末涂料、南方电器等一批新兴企业开始涌现,县域经济的发展基础日趋稳固。
      2000年,全县乡镇企业“二次创业” 取得好成绩,工业经济实力明显增强,经济效益进一步提高。“九五”末与“八五”末相比,全县工业增长94.4%,年增14.3%。。2002年4月,鄞县撤县设区后,大力实施“新鄞州工程”、“双高工程”、“双优战略”,企业技术创新和研发能力显著增强,全区民营企业规模不断扩大,生产快速发展。2004年,销售上亿元企业增加到111家。其中7家企业销售收入超10亿元,雅戈尔集团、奥克斯集团双双突破百亿元。是年1月,奥克斯集团被评为中国最具成长性企业。到2008年底,鄞州区年销售收入超百亿元、超十亿元、超亿元工业企业分别达到3家、10家和294家。
       五、产权转制使企业再上新台阶
      1992年,开展以明晰产权为核心的经营机制改革,实施以培育明星企业、名牌产品为主要内容的“双十工程”,发出《关于鼓励乡镇企业兼并的若干意见》。是年11月,县政府印发《鄞县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规范管理暂行规定》,进一步规范企业的组织和行为,建立企业法人治理、股份管理、会计财务、收益分配制度等,实现制度创新。1995年5月,县委出台《关于做好乡镇企业转制完善规范工作意见》,以加强集体资产管理为目标,重点解决土地使用手续、股本金到位、劳动补偿股设置、企业内部机制完善等环节的规范、完善工作。是年8月,县委发文确定在邱隘镇邱二村实施综合改革试点;11月,县委发出《鄞县乡镇集体企业股份合作制试行办法》,要求各级各部门选择有条件的企业,尤其是有影响的骨干企业先搞试点,在取得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推开。1993年4月,召开乡镇企业改革工作会议,听取绍兴、余姚两地股份合作制经验介绍;同月27日,出台《鄞县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实施办法》,规范化股份制试点有了突破;8月16日,宁波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立,成为宁波市乡镇企业第一家实行规范化股份有限公司的试点企业。1994年,县乡镇企业转制办公室成立,县委县政府确定当年为改革之年,标志着产权制度改革在全县全面推广;8月,成立鄞县股份制工作联络小组,共64人,分成24个小组,对全县200家乡镇企业经营机制转换工作进行具体指导。是年底,全县4885家镇乡、村的集体企业转制了4654家,占全部乡镇、村企业的95.3%;同时,全县各乡镇相继组建集体资产管理机构和审计事务所,负责转制过程中集体资产的管理和审计工作。1995年,县委县政府出台《关于强化和规范乡镇集体资产管理的若干意见》,明确转制后乡镇集体资产管理组织职能,政府对企业的管理行为以及转制过程中产生的失业、待岗、辞退等问题解决办法。1996年9月,县委发文提出,继续做好股份制企业股权设置的完善工作,进一步提高镇(乡)村集体在优势骨干企业中的参股比例,全租赁企业要转为动产拍卖、不动产租赁;规范转制企业的土地使用方式等10项工作。同年12月,围绕企业产权是否明晰,镇(乡)、村办企业是否全部转制,在五个方面进行自查,总结和验收。 1996年,开展乡镇企业转制的第二次规范完善工作。是年9月,县委、县政府组织6个调研组全面了解乡镇企业转制工作情况,召开乡镇企业转制完善、规范工作大会,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乡镇企业转制的规范、完善、提高工作的意见》文件;县乡镇局从10个方面对乡镇企业转制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并组织四个督查组,进行以“五查”为中心内容的检查验收工作。截止该年底,镇村在转制时设立的企业股、补偿股产权调整为集体所有的15家,计1465.58万元;全县镇级股份合作制企业达到194家,总股本49579.55万元,集体增扩股金12919.86万元;全县18个乡镇资产经营公司的担保额度比完善前压缩7500万元,减少了集体资产风险;全县明确减免税归属和土地有偿使用制度,回收资金18852.6万元,占应收回资金的82.4%;县政府在抓好转制企业的各项手续协议完善工作的同时,及时调整乡镇企业在转制完善中有关费用收取标准。1997年11月,县体改委、工商局、乡镇局等单位组成调查组,分赴全县24个镇乡对转制情况专题调研并提出具体意见。至1997年底,全县乡镇、村办企业完成经营机制转换任务的企业占98.5%。
      1997年下半年,县府再次对乡镇企业转制工作全面调查,全县原有和新办集体性质乡镇企业7532家(其中镇办2332、村办5200家),完成规范化转制的5927家,占总数的78.7%;合同转制而工商未变的392家,占5.2%;可转未转的720家,占9.6%;已转制企业中,组建股份制有限公司8家,有限责任公司145家,股份合作制企业332家,私营企业3199家,工商注销2243家。至此,乡镇企业转制工作经过5年多的努力,基本完成。企业转制后,使企业充满了活力和发展空间。极大地调动了企业继续发展的积极性。
        六、党和政府始终是社队企业发展
强大后盾
      据原乡镇企业老局长周书鳌回忆:鄞县乡镇企业的发展历史充分体现了既是勤劳智慧的鄞州人民群众和精明强干的企业家艰苦创业、奋发图强的结果,更是鄞州人民和广大干部认真贯彻党的方针政策、路线、政策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实践证明党的正确领导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保证。体现着鄞县各届政府领导人对社队企业的爱护与支持。到现在,我可以这样说:没有党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就不可能有鄞县社队企业的发展,那就根本不会有鄞州的今天!
      鄞县的社队企业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真正发展壮大起来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社队企业的社会地位始终受到怀疑,人们顾虑于这种能使农民迅速带来致富的产业会不会同时带来“资本主义”。党中央改革开放政策让鄞县的领导班子,进一步解放了思想、扫清了发展社队企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障碍。从而使社队企业经历了劫后又逢春风重生。
      1975年12月,鄞县在全省率先成立社队企业管理局,使这一新生产业有了管理部门。1978年,为扶持社队企业,县革委会决定对新办的社队企业免征工商税、所得税2年;接着又出台《社队企业职工劳动计酬实行“三定一奖”制度》;1979年县委、县革委会对创办以“知青”为主体的企业给予资金支持、凡安排“知青”和残疾人的企业给予免税5年优惠;同时,县革委会发文《社队企业职工工资可参照县属大集体企业有关规定执行》;,是年还放宽政策。允许区、公社成立供销经理部或农工商公司,允许企业直接参与流通领域活动;1980年,对全县社队企业实行“五定一奖”经济责任制;1982年全县社队企业推行“利润包干、超产有奖”的承包责任制,同时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
      1984年7月,县社队企业局更名为县乡镇企业局。12月,县委县府确定乡镇企业为全县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产业定规位“农工富”改为“工富农”,经营方针由“三就四为”转为“着眼农村致富、发挥各自优势、立足市场调节、积极外引内资”和“按照市场变化及时调整企业产品方向”。鼓励与外地企业横向联营,并辅之以“一包五改”措施。当年,在全县2765家乡镇企业中,实行经济承包责任制的2152家,占总数的77.8%。同时出台相应的税收、工商、信贷、人才引进、科技开发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是年,乡镇企业总产值达9亿元,比上年增加加53%,涌现了5个年产值超过1000万元的骨干企业。1986年5月,县委发出《关于经济活动中若干政策性意见》,鼓励企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创造性地开展工作。7月,县政府发出《关于进一步推动横向经济联系若干政策问题的实施意见》,鼓励和引导企业开展多渠道、多层次、多形式的经济联营。各区、乡(镇)和企业赴上海、北京、广州等大中城市召开“同乡会”、“茶话会”、“振兴鄞县经济座谈会”、“经济协作恳谈会”、“产品交易会”等;县委县府主要领导曾多次带领县内有影响的社队企业厂长、经理上苏南下广东,多次到无锡、常熟(因时任常熟乡镇企业局局长是鄞县人)、江阴县华西,向华西村书记吴仁宝同志当面取经。接着又下广东番禺、中山、顺德、深圳取经。另外,还通过县府在京、津、沪、深圳建立的办事处为桥梁,为全县乡镇企业发展服务。1987年起,县委县府先后发展外向型经济制定了《关于扩大出口创汇发展外向型经济的若干意见》、《关于鼓励发展外向型经济的若干意见》、《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有关规定》等文件。至1988年,鄞县乡镇企业已成为全县经济的主体。乡镇工业总产值占全县工农业总产值81.7%.经济企业上缴的税金占全县财政改入的60%。1987年7月,县委作出《关于建设县级重点骨干企业若干问题的决定》,1991年,县委发出《关于完善鼓励发展外向型经济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配套政策,鼓励外向型经济发展。1988 年,鄞县进行外贸体制改革,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1990年,县委、县政府提出以外向型经济为导向,以科技进步为动力,以外资引进为突破口,再造鄞县工业企业行业、产品优势的发展战略 。
      进入21世纪,特别是撤县建区后,根据工业(含乡镇企业)发展的实际情况,区委区政府将往年实行的评选“朝阳”、“苗子”企业的政策调整为实施“双五十工程”,选择鄞州工业50强和成长型企业50佳进行重点培育,并一年一度在新闻媒体上公布。入围50强企业的销售收入如首次超过一定额度,可获得政府奖励;上缴的所得税如超过一定增幅,其超过部分可以政府奖励形式返回企业。对于成长型50佳企业,也有一定的奖励措施。同时,进一步优化企业梯队结构,大力发展成长型中小企业,引导它们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引导600家以上企业达到规模以上;在规模以上企业中再选择有产业优势、科技优势、产品有竞争力的作为“50佳”企业的后备梯队。通过扶植强势,推动骨干,培育苗子,把工业结构调整的切入点放在企业和产品上,把结构调整与依靠科技进步、增加技改投入结合起来,使全区工业经济梯队群体逐步形成,增强了区域经济实力和发展的后劲。2005年,全区有规模以上企业2089家,其中民营工业企业2048家,占96.87%。规模以上企业实现销售产值830.49亿元,其中民营企业销售产值达803.35亿元,占总额的96.73%。
      2013年,鄞州实现工业总产值3046.81亿元,比上年增长6.5%;全区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714家,其中年主营业务收入10亿及以上企业29家、5—10亿企业36家、1—5亿企业395家;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销售利润率为9.16%。
      半个多世纪来,鄞州民营企业从带有浓厚乡土气息的“草根工业”开始,由小到大,从弱到强,逐步发展成为具有高新技术的现代工业。其兴衰起伏的历史,充分体现了鄞州人民“敢为、求实、争先”的时代精神。也见证了鄞州民营工业在各个时期的新特点、新变化。鄞州的乡镇企业发展历史是一幅充满创业精神的时代画卷。

(徐祖良,鄞州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鄞州区志》编辑部顾问;陈济开,《鄞州区志》编辑部责任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