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楼氏家风(下)

发布日期:2015-10-20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楼广宇字号:[ ]

  三、族人故事

  楼璹绘《耕织图》。楼璹(1090-1162),楼异子、楼郁曾孙。南宋绍兴初年荫补入仕,先在金华一地从政,后到於潜任职。绍兴八年至十二年(11381142)他在於潜担任县令,非常亲民,他下乡了解民情,关注农桑发展生产,并且注重积累经验,提高单位产量。他还把於潜一带水稻与蚕桑的生产过程绘成《耕织图》2卷,其中耕图有浸种、耕、耙耨、耖、碌碡、布秧、淤荫、拔秧、插秧、一耘、二耘、三耘、灌溉、收刈、登场、持穗、簸扬、砻、舂碓、筛和入仓21幅,这些图中出现了龙骨水车、桔槔、戽斗、镰刀等30余种农具,其中耖是用来平整耕地的,它的首次出现是在宋代,而《耕织图》是首次记载。织图则有浴蚕、下蚕、喂蚕、一眠、二眠、三眠、分箔、采桑、大起、捉绩、上簇、择茧、缫丝、经、纬、织、剪帛等24幅。《耕织图》图文并茂,每图都配一诗,且也写得十分好,诗的基调是悲悯耕织辛劳、赞美劳动者中的光荣、呼吁统治者的重视和关心。如《入仓》诗:“天寒牛在牢,岁莫粟入庾。田父有余乐,炙背卧檐庑。却愁催赋租,胥吏来旁午。输官王事了,索饭儿叫怒。”天寒冷了,牛在圈里休息,丰收的粟也入仓了,农夫们在檐下,晒晒太阳,既很开心,又担心胥吏来催赋租。只怕赋租交完,孩子就没饭吃了。在《织图》里写道:青灯映帏幙,络纬鸣井栏,轧轧挥素手,风露凄已寒。辛苦度几梭,始复成一端。寄言罗绮伴,当念麻单。一灯如豆,一个女子在机杼上辛苦地织布,井栏边是秋虫的声音。这么辛苦织成的罗绮,却不是为自己织。这倒令人想起“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诗句来。透过这些诗,可以窥见楼璹除了说要重视农业外,还有一颗金子般的悯农心。

  这一本画册被进呈给了高宗皇帝赵构,他在御书房里,仔细地翻阅了这本画册,并发了这样的感慨:知稼穑之艰难,念民生之不易。于是他让翰林院摹出这本画册,请吴皇后题字,因为这位皇后的小楷书法不错,然后刊行天下,同时记下了这位县令的名字——楼璹。

  《耕织图》倍受推崇,摹本无数,南宋嘉定三年(1210年),楼璹之孙楼洪、楼深等以石刻之传于后世,南宋理熙元年(1237年)有汪纲木刻复制本。宋以后关于本书的记载已不多见,较著名的有南宋刘松年编绘的《耕织图》,元代程棨的《耕织图》45幅。明代初年编辑的《永乐大典》曾收《耕织图》,已失传。明天顺六年(1462年)有仿刻宋刻之摹本,虽失传,但日本延宝四年(1676年)京都狩野永纳曾据此版翻刻,今均以狩野永纳本《耕织图》作楼璹本《耕织图》之代表。

  500多年后,康熙皇帝看了《耕织图》,御笔作了“批示”:“朕早夜勤毖,研求治理。念生民之本,以衣食为天。尝读《豳风》、《无逸》诸篇,其言稼穑蚕桑,纤悉具备。昔人以此被之管弦,列于典诰,有天下家国者,洵不可不留连三复于其际也。……古人有言:衣帛当思织女之寒,食粟当念农夫之苦。朕惓惓于此,至深且切也。爰绘耕、织图各二十三幅,朕于每幅制诗一章,以吟咏其勤苦,而书之于图。自始事迄终事,农人胼手胝足之劳,蚕女茧丝机杼之瘁,咸备其情状。复命镂板流传,用以示子孙臣庶,俾知粒食维艰,授衣非易。…… 康熙三十五年(1696)春二月社日题并书” 有感于此,康熙帝身体力行,在皇宫大内丰泽园之侧,专门辟出一畈田地,田的四周溪水环绕,田埂交叉,用水车来车水灌溉农田的吱呀声不绝于耳,每年能收获各种粮食作物,品种达几十种;田沟边的陇地上都种着桑树,地边排列着一间间养蚕的蚕室,蚕宝宝结成茧,茧采收下来之后,繅丝浣纱,用来制作各类丝织品。这种耕种纺织的情状,同乡下农村生活生产一模一样,完全是“都市里的村庄”。康熙帝有时还亲自参加劳动,他在这片茅檐村舍边建了一处“知稼轩”、一处“秋云亭”,隔三差五到这里来“调研”生产情况,体验农家生活。每逢出京到各地巡视,都要专门抽出时间去参观农事,了解农业、农村和农民的生产和生活情况,各地播种和收获的季节早晚之不同,咨询捕蝗治蝻之法。因此,康熙帝对于农事十分清晰,在朝堂上也常常与诸大臣谈论农业生产的事情。

  这套《耕织图》是公认的世界上最早的农业科技古文献之一,至今有一套南宋彩帛摹本仍被保存在故宫博物馆里。

  《耕织图》是楼璹“向智”一个范例,他因此名利双收,连连升迁,官至朝仪大夫,后来被钦赐养老。楼璹“向智”另一个范例,他在四明设立了楼氏义庄,“置腴田五百亩,立名义庄”,义庄用族产公田的收入来赈济贫困、孤寡及遭遇灾荒与不测事件的族人,赈济的方法是计口授给。“自同曾祖下至缌麻,而贫于无服,而行业有闻者,人廪给有差”(王元恭:《至正四明续志》卷8)。这种宗族家族内部的互助是宗族内聚力的体现。无论《耕织图》,还是义庄,其“向智”的行为建立在“向善”的心态之上。

  传承之近现代楼氏的智慧开出形态各异灿烂花朵。

  楼适夷(1905~2001)原名楼锡春,余姚人。《余姚楼氏宗谱》八卷八册,民国八年(1919)书锦堂木活字本(楼观阳、楼占彪等纂修)中有康熙五十八年楼天锦作的序,序中称:“楼氏世籍浙东……承皓,宋奉邑录事,遂居奉化一世祖也,八传而至澧府君为吾姚分宗之近祖,孙俪,行仲八二,字道六,孝廉,任河梁提举司,朝议大夫,入赘陈主事家,而卜居余姚东门,是为迁姚一世祖。俪生二子,长员益,行宗一;次员义,行宗二,派分楼氏二大房。其后衍为候青门、祝家渡、胜归山、雁塘畈、冶山、黄家桥各支,楼适夷先生即出员义房雁塘畈支下,是为迁姚第十九世孙。楼适夷的曾祖父鸿南,行诗,名江,字启明,号昌怀,“国学生,例赠奉直大夫”;祖父佩璵,行书,名勋,字廷枢,号少楠,“国学生,例封奉直大夫”;父亲宗鉴,行传,字儒珍,号心斋,连这样的功名也没有了,倒是他的外祖父孙启浩,还有一个从九品的小职。可以看出,这一个家族不过是一个江南典型的耕读之家,清贫而不富裕,所以楼适夷1919年随父亲到上海做了钱庄学徒,当时一同做学徒的还有应修人等人。

  楼适夷自幼喜爱文学,五四文化运动的影响下,他开始写作,1931年参与编辑“左联”机关刊物《前哨》、《文学导报》和《文艺新闻》。1933年被捕,在狱中翻译了高尔基的《在人间》等作品。以后成为著名的俄国文学翻译家。“孤岛”时期,与王元化、许广平等共同主办《奔流新集》月刊。1949年参加第一次文代会,并当选为作协理事。1952年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和《译文》、《世界文学》编委,2001420日因病逝世,享年97岁,被称“世纪老人”。

  上世纪50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每年收到的长篇小说稿件堆积如山。有一天,年轻编辑龙世辉从稿件登记处领走厚厚一大摞原稿,打算尽早处理这份无人过问的积压稿。他打开名为《林海雪原荡匪记》,耐心地一页页地翻下去,完全沉浸在小说故事之中。读罢全部原稿,龙世辉马上向出版社副社长楼适夷作了汇报,也同作者曲波取得了最初的联系。

  1954年,在齐齐哈尔车辆厂任职的曲波,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创作《林海雪原荡匪记》。妻子刘波担当起了曲波的专职抄写员,也成了这部小说的第一个读 者。每誊写完一章,刘波就随手揪一段正给孩子织毛衣的毛线把文稿装订起来,所以装订文稿的线都是五颜六色的。在东北,曲波完成了《林海雪原》前面的大半部 分,1955年调回北京后,完成了小说的结尾。直到完成,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小说写成之后,曲波和妻子找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交上了稿子,曲波暂时用的名字是《林海雪原荡匪记》。

  龙世辉在向楼适夷的汇报中,既为发现一部优秀的长篇新稿而兴奋,同时也谈到这部稿子在艺术上和文字上还需进一步提炼。在楼适夷的肯定和鼓励下,《林海雪原》的编辑发稿任务就落在了龙世辉的肩膀上。龙世辉亲自动笔修改,其中,小白鸽白茹这个人物就是他加上的,“少剑波雪夜萌情心”等情节大大丰富了原著的内容。经过三个多月废寝忘食的修改,《林海雪原》终于定稿。19579月《林海雪原》正式出版后,立即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作者曲波一举成名。

  楼适夷是楼氏开在文学界的智慧之花,楼大鹏则是楼氏开在体育界的智慧之花。

  楼大鹏(1936——)宁波人。国际田径联合会副主席。他从小旅居海外。1948年,第14届奥运会在英国伦敦举行。当时只有12岁的楼大鹏正在放暑假,在距离自家不远的大体育场上,他第一次亲历了奥运会。当时参加比赛的中国田径选手陈英郎在国内是100米、200米、400米的冠军,他也是少年楼大鹏的偶像。很多华侨都邀请中国选手到家里做客,楼大鹏也得以与心目中的英雄陈英郎亲密接触,并留下了珍贵的照片。

  1952年从英国回到祖国,并在两年后考入北京钢铁学院机械系。大学毕业后,楼大鹏在北京钢铁学院体育教研室任教,后因出色的英语水平调国家体委国际司工作。楼大鹏参与了中国乒乓外交的破冰之旅,经历了中国在各个国际体育组织中合法席位恢复的全过程。运动员出身的楼大鹏精通多项体育赛事;十多年的海外生活经历使他能与西方人进行无障碍沟通;理工科的学科背景又让他对场馆建设颇有心得。这三大优势使得楼大鹏在两次申奥时都成为奥申委体育主任的当然人选,负责北京申奥体育规划和场馆建设规划。

  楼大鹏先讲述了一段儿时的故事:“53年前的一个炎热的夏天,我还是一个12岁的小男孩;我有幸看到了索恩斯和其他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身影。这个记忆塑造了我的一生,激励我无怨无悔地献身奥林匹克运动。为了给运动员以最大的方便,北京53%的奥运场馆到奥运村的行车时间在10分钟以内,所有的场馆均可在30分钟内到达。”不可思议!一个全球性的盛会居然安排得这么紧凑。”萨马兰奇说。

  在两次申奥中,楼大鹏均出任北京奥申委体育主任,并两度成为申奥的主要陈述人。对第一次申奥失利,楼大鹏总结说:“那时我们太实在,把所有场馆要改进的地方都写在报告里,最后被有些西方媒体扩大成‘中国没有合格的奥运会场馆’。”有了这些经验,2001年申奥前,中国的多数现有场馆都按照国家奥委会的标准进行了先期整改。楼大鹏的陈述词都是自己写:“先用英文写,再翻译成中文给领导审,再交给外国专家润色,有时候润色过头了,会改变原意,我们还得再改回来。”第29届奥运会越来越近了,楼大鹏认为我们有事要做:“对北京来讲,最重要的还是人文奥运,就是通过这个奥运会让各国人民更了解中国,也让中国更了解世界。让北京的人文奥运促进世界和平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

  楼老是穿着T恤衫参加节目录制的,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朴实、诚恳、温文尔雅,是一个默默耕耘者的形象。说到中国的奥林匹克事业,饱含激情、滔滔不绝。说到自己当年为了提高成绩,认真总结出一套自己的跑步训练方法时,他还在现场为大家秀了一把。姿态、动作之标准,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已经70岁的老人在为大家做示范。他的一举一动,能让所有观众清晰体会到,他对于体育的爱好和对事业的热诚。前国际奥委会委员吕圣荣评价楼老说:“这人做事特别认真细致,他已经做了国际田联的副主席,而他这个副主席是没人可以取代的。现在,他老向国际田联提出来要辞职,要找接班人,可现在没有人(能)跟他竞争。”由此可见,在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道路上,楼大鹏身上的这种执著、热诚和注重细节的优秀品质所产生的巨大推动力以及他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不言而喻的。楼大鹏楼氏开在体育界的智慧之花。楼乾贵是楼氏开在音乐界的智慧之花。

  楼乾贵(1923——)宁波人,男高音歌唱家1936年,16岁的楼乾贵考入天津南开中学初中部,时值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全国上下的抗日情绪高涨,刚刚入学的楼乾贵即被卷入抗日战争的洪流之中。学生们聚集在学校正门的范孙楼前高唱《义勇军进行曲》,歌曲巨大的震撼力量在楼乾贵稚嫩的心灵中留下极深刻的印象。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天津沦陷了,在沦陷区压抑的气氛中,楼乾贵除了经常去学唱教会歌曲外,还曾向高班同学学习拉小提琴,欣赏大量唱片,丰富音乐知识。尽管被父亲打消了就读音乐学院的想法,但他始终坚守着心中的音乐梦想

  1942年,楼乾贵考入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在北京协和医院公共卫生学系任医师及助教。但别人眼中足以成为炫耀资本的工作并没有压抑住楼乾贵心中对音乐的热爱,这是他传奇人生的动力源泉。

  学习期间,有一次有人半开玩笑的说了句,“老楼你嗓子不错啊,怎么不去唱歌啊。”一句话点燃了楼乾贵心中的火焰,于是他参加了青年会,有时间就到唱诗班唱歌。在唱歌的过程中,楼乾贵结识了陈良同志。一九五三年身为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的陈良负责组建参加罗马尼亚青年联欢节代表团,苦于无人可用,突然想到曾经一起在唱诗班唱过歌的楼乾贵,于是向中央领导建议准备把楼乾贵借过来。协和医院当时已经归于军委卫生部管理,大量接受抗美援朝伤病员,朱老总有一条命令:一个都不准外调!后来陈良百般努力,通过请示周总理,楼乾贵才成为了唯一一个从协和出来的人。到了团里,楼乾贵都弄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把自己调过来,还一直以为是参加合唱来的。谁知道都出了国门,火车开出了满洲里,领导对他说:“你参加独唱比赛吧!”,楼乾贵一下子就懵了,谱子没有,歌词没有,还要唱一首民族歌曲,一直跟外国老师唱歌剧的他根本就不会唱民族歌曲。后来大家建议唱《在哪遥远的地方》。“怎么唱啊,你们给我学学,词是什么。”楼乾贵只能现学现卖了。外国歌曲倒是会唱《偷撒一滴泪》,只会唱这一首,但是没谱子,可把楼乾贵急坏了。幸好当时李德伦正在苏联留学,代表团路过莫斯科时,楼乾贵去找李德伦找到了谱子,当时没有复印设备,都是他拿手抄下来的。

  楼乾贵在比赛中得了二等奖,赛后评委会主席对他说“你要能在初赛和决赛中不唱同一首歌曲,我就给你一等奖。”他哪里知道,临时参赛的楼乾贵只会这一首歌!这是新中国在世界上第一次获得音乐方面的奖项,楼乾贵没想到,大家也都不敢相信。人们一直怀疑获奖的是刘正奎(京剧演员),等到拿到证书,才知道真的是临时拉过来的楼乾贵获奖了。

  楼乾贵曾考上过上海音乐学院,当时叫上海音专,考试时得了一百分,外国老师站起来为他鼓掌,因为从来没有学生得过一百分。不过上了一年他就被开除了,因为国民党怀疑他搞“学运”,是“匪酋”。四九年四月,本来楼乾贵得到了消息国民党要抓学生,他已经不住在学校到外面躲风声。二十六日,一个他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日子,朋友托他到学校取东西,正赶上下雨,楼乾贵觉得就一晚上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就是这一时的放松警惕,楼乾贵被捕了。他和十来个学生被关押在一所学校里,随时都有可能被杀害。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们被关押的教室没有灯,来了个工人修理电灯,楼乾贵觉得这是个逃生的机会,他找到警卫要求上厕所,警卫给了他一摞纸,楼乾贵来到厕所发现都是信封,他写了一封信通过工人带了出去。事后他才知道,原来看守他们的国民党军队是亲共产党的,所以他才能得到信封,写了信才能传递出去。楼乾贵终于逃出来了,他跑到一个朋友家,当时人家正在砌墙防御进攻,墙刚砌了一半,他跳了进去,终于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楼乾贵躲在朋友家楼上看了两天巷战,第三天才敢出来,到理发店理了个发找到自己的爱人。然后找法国神父要了五块美元,带着自己的爱人买了火车票一路逃回了天津。

  五八年,楼乾贵在没有任何言论的情况下被划成了右派。他被下放到农村,待遇也从部级被降成了局级。儿子楼静戈回忆,自己加入青年团时要求和父亲划清界限,到父亲的团里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楼乾贵骄傲自大、脱离群众。这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形容词竟成了打击楼乾贵的罪名。后来虽然“脱帽”了,但楼乾贵一直没有演出机会。文革期间,“四人帮”想搞一场纪念冼星海、聂耳的音乐会,由于演员都去唱革命歌曲了,实在找不到人了又把楼乾贵请出来。楼乾贵带乐队采排了多次,可临到演出前又告诉他由于政治问题不让他演了。楼乾贵说自己当时气坏了,可又不敢发泄,只能默默的忍在心里。以后每次唱那首歌,他都会心跳加速,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唱歌,总能感染台下的观众赢得热烈的掌声。还有一次,楼乾贵好不容易获得了演一个美国大兵的配角机会,结果不小心被撞断了肋骨倒在台上,儿子楼静戈刚好通过电视直播看到了这一幕。

  文革结束后楼乾贵已经六十多岁了,他的音乐录音带在文革期间全部被毁了。文革结束后他又唱了好多歌,录了好多歌。1980年、1990年两次在美国举行独唱音乐会。他的演唱活动一直延续到2002年春。除了从事独唱事业外,他在歌剧声乐指导方面于1982年与法国艺术家合作将歌剧《卡门》推上舞台,又于1988年在芬兰“萨沃林那歌剧艺术节”上演出了歌剧《蝴蝶夫人》、《卡门》及音乐会。他还曾被聘为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兼课教授,并多次担任文化部重大歌唱比赛评委。在《人民音乐》及京沪报纸上发表专题评论文章。为培养青年演员,他和歌剧院著名指挥、艺术家创办“首都歌剧培训中心”。

  楼乾贵言称:音乐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不可缺。我悲伤的时候,我困难的时候,在监狱的时候,也是歌声的支持。我在一生当中所努力追求的,甚至于不顾一些人的反对和阻挠的情况下,我就这么勇敢地,毅然地抛弃了其它一切。

  无论是楼乾贵,还是楼适夷、楼大鹏他们智慧之花都是向着祖国而开的,由爱国之心可以追溯他们的向善之心。

  善发自于内心,又闪烁着智的光辉,楼氏之善,在女性中越发表现得淋漓尽致。

  就楼璹一生的成就而论,一半功劳应归于他的共患难的妻子冯氏。冯氏,名觉真,是楼璹舅之女,秦国夫人、魏国夫人之侄女。四明楼氏与冯氏世为婚姻,楼异先娶冯氏封秦国夫人,续娶秦国夫人的同母妹为继室,封魏国夫人。

  楼璹二十五岁成婚。当时家里的经济相当困难,楼璹自己这样说:“余始经兵烬之余,宦畀贫窭,与宜人攻苦食淡,以立其家。”楼钥则说:伯夫宦未达,产薄累重,或至乏食。上不以病二亲,下不以语妻孥,经营弥缝,以尽其欢,间辍口腹,以与儿辈,犹叹曰,人多不能报上,但知报下尔。”楼璹为官后,“生计少裕,而宜人(冯觉真)勤俭如终如一,未有骄盈意。及余用以济亲之急,则欣然喜之。宜人性静而和,仁而恕,平居显愠,不见于色,自为女,至为妇,为妻,为母之道,内外媚族称之,及其殁,无亲疏大小,哭之尽哀。始抱疾即厌药饵。临终索贯珠,口念佛音,无一语及其私。余晚景杜门,方且葺先人之故庐,治五柳之废圃,一觞一咏,与弟兄亲属尽日情话,有足乐者。独宜人终天之诀,遽隔泉壤,重念初年忧患,甘苦与余共之,暮年不获偕享其乐。追念及此,不知涕泗之交集。”

  冯氏具有妇女中种种良好品质,她帮助楼璹支撑起一个大家庭,所以令楼璹念念不忘。而楼璹的四媳妇,继承了冯氏的美德,成为家族中值得记住的女子。

  楼璹去世前,为避免争执,让四个儿子以拈阄的方式各自分得一份家产,结果大宅被二子楼镗一房抽中。当时楼镗已死,其寡妻“将析居,默祷于先曰:未亡人愿守故庐也。果得之。厅宇不改,余皆一新”。当时与楼家缔婚的高闶曾这样慨叹:“律复有妇承夫分、女承父分之条,万一妇人探筹而得之,则家庙复遂无主祀也!而可乎!”然而分家之后,这位有四子一女的寡媳经营有术,牟利称贷。但她没有使“庙复遂无主祀”,而是捐四十万钱给延庆寺买地作为寺产,替公公楼璹立祠其中,还亲自主持公姑的祭祀,“于讳日及家庙香火,四时祭享,必躬亲之”。这位寡妇虽然掌握家中的经济大权,“处事善断,几烈丈夫之所不能”,但“计所入而啬所出,凡诸子干母之蛊,无敢欺者。子若孙今已九房,终孺人之世,百口无间言”。所谓诸子无敢欺者,就是指帐目分明,分配公平,不中饱私囊,不重嫡轻庶。她对妯娌奉之如姑,未始少失礼于上下,至夫家和母家祖墓一并拜祭。她死时八十六岁,四代同堂,维持同居共财,没有生分。能干是她的智,做到很难,公平是她的善,做好更难。

  就楼璩一家的成功而论,多应归功于他的妻子汪慧通的慧美通达。

  汪慧通(1110-1204),字正柔,这个名字充满着智慧,聪慧,汪慧通之美,名副其实。她笃于教子,几个儿子,尤其是楼钥学业有成、事业有成,声名远扬。有人问她当初是拿什么来教育子女的?她平和地答道:“平生不曾对儿辈出一不义语。故熏染至此耳”。就是这样一句平凡的话,让她光芒四射,这一辈子那怕她别的什么都没有做,就做了这件事,她也是一位圣女了。这事做起来是那么的不容易,这话听起了让人觉得震撼。汪慧通本是个才女,自幼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她“观书不问多寡,必自首至尾,过目如素,所习诸史,举大端兴亡之际,贤否之著者,类能道之。稗官小说,所见尤众。及见宣和盛时,暨靖康间事,言之皆有端绪。如痛定泣血等书,间能指其不然者。”可见汪慧通读书很广博,尤其懂得历史;不但能陈述,而且还能评论,毅然有学者的风度。尤其是“观书不问多寡,必自首至尾,过目如素”这样一句态度,让人感觉这不仅仅是在读书,而是在进行一种自我修练,让人感觉有力量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那座着看书的人身上所折射出来种种元素。史称楼钥之母汪氏,“诸史举大端,兴亡之际,贤否之著者,类能道之”,因此汪慧通堪称女子中的贤士。

  汪慧通急人所急,曾经极力帮助她的小姑及其夫婿王正己,用家藏的夺命丹秘方作成药剂,施于乡里,救人无数。汪慧通多行善举,“诸如幼孤无依,取而育之,亡妣为毕,资以婚嫁。其他解衣为助者,不能悉书也。”汪慧通的慈善涉及面极广,包括筑路铺桥,掘井架亭,出资赈灾,放粮发衣,给药济疾,乃至宗教性质活动如葺建庙宇,造塔造像等等,到处都活跃着她的身影。由于宋代社会忽视妇女,因而汪慧通的慈举没有被宣扬,她的慈善往往被视为其夫家风之延续,而不视为她独立的慈善之举。汪慧通“澹于荣利,素不蓄财,有则缘手而尽”。她的慈善行为,对于宗族姻亲,属于孝悌之举,是理所当然的;而对于乡曲,则是孝悌之扩展;这种对外部开放性的慈善活动,彰显着妇女的仁惠,因此汪慧通终因其仁惠而被列入《宋史.烈女传》。

  汪慧通高寿,九十六岁过世,楼钥在给母亲写的墓志铭中说她“一视九子,无嫡庶之间。方授室时,视家之有无以为丰杀,平心处之,自无间言;其遣嫁女孙亦然”。楼钥的兄弟姐妹有些是妾侍所生的庶子;按当时的陋规,其结婚时的聘财和嫁妆都是不相等的,但汪慧通打破了这一陋规,她对诸子一并对待,均视为楼氏的希望。如果没有高出一般的见识,实在是做到的。“女孙有嫁及远适者,每诵北方安夫人之诗,有曰:女长终为妇,亲边不如家,睦渊存古训,勤苦是生涯。之句以勉之。”汪慧通用诵诗送女儿、孙女出嫁或远行,展现了一个才女的浪漫和风致。以“勤苦”来勉励女儿、孙女则展现了一位慈母的见识和心田。这即便今天来看,也是令人激动和赞叹的!当时著名学者、楼钥的友人孙应时作了《挽楼文昌母安康太夫人汪氏》诗二首。诗中“荣于列女传,美矣二南诗”。“娠贤社稷光、斯文今北斗”,以具象赞美其德其才。在宋代女性能在家谱中留下自己名字的就已经很少见了,何况青史留名呢?汪慧通是汪家之女、楼家之媳。她所生活的汪氏、楼氏都是四明地区大家族。这两个大家族所以能发展壮大,其背后不乏就有数多贤惠而默默无闻的女性,他们或为人母、或为人妻、或为人媳、或为人女,在家庭不同位置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为一族之兴、一家之兴,作出了牺牲,奉献了力量和生命,但这两家贤惠女性最终能青史留名的唯汪慧通一人。

  说近代楼氏,一定绕不开楼茂记。楼茂记是楼家的“子孙店”(子孙代代相传),沿袭已有多代。相传康熙年间,奉化楼岙(楼隘)的一对楼氏小夫妻来宁波,在江东百丈街、灰街拐角处,摆豆芽摊谋生。由于楼氏夫妻待人和善,又善经营,豆芽生意不久就红火起来。为了扩大业务范围,夫妻俩又开设了豆腐水作工场,在原址自产自销豆腐、豆芽、素鸡、香干、鲜麸等。几年后,收益化作积累,积累又作投资,作坊的规模越来越大。乾隆八年(1743),通过一个在京城做官的亲戚,夫妇俩领了准卖官盐的烙牌,开始卖盐造酱,“楼恒盛茂记酱园”隆重开张了。清道光年间还在祖籍奉化开设楼恒昌酱园。

  宁波有句老话说:“勿吃楼茂记香干,生活做煞唔相干。”意思是最苦最累的活要做,但楼茂记香干必须要吃,否则就失去生活的意义。足见楼茂记影响最大的是香干。

  相传楼茂记刚刚开门营业时,小伙计拿着抹布正在抹柜台,柜台上来了一个顾客,说要买香干,顾客吃了以后说不买了,质量没有方怡香干好。小伙计把这件事告诉楼氏夫妇,他 们 买 了方怡香干自己 品 尝 ,觉 得 确 实 口 味 不如人家。于是下定决心要提高香干质量,经多方打听特地聘请了一位技师来精工细作,很快就和方诒和一样了。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香干采用的是低档酱油制,而楼茂记则坚持自家的香干用高档酱油烤,这样在口味上一下子就超过了对方。某年一个寒冬腊月的夜里,夫妇俩升起炉子,头抵着头在在屋子里吃汁水汤年糕,忽听店门 “吱”地一声开了一道缝,只看倒着的一个在打瞌睡可怜的老头。楼氏夫妇二话没说就收了他,并把他当自家的老人那样善待,到最后老人快死的时候,他为了报答楼氏夫妇的善心,老人把祖传的精制香干秘方交给了他们。楼氏夫妇根据这张秘方果然做出了色香味俱佳的香干,顾客非常喜爱,再加上楼家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兴隆,楼茂记香干从此就闻名遐迩。

  因此楼茂记香干,不单是一个商业的品牌,更是善良的品牌。楼茂记还是具有光荣历史的老字号。早在旧社会,楼茂记就有为宁波的修桥铺路贡献力量,支助共产党活动,创办中小学等光辉的篇章。

  (楼广宇,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宁波分会会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