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方志编修
《宁波市江东区志》初审稿阅读札记

发布日期:2015-03-19访问次数: 字号:[ ]

《宁波市江东区志》初审稿阅读札记

浙江工商大学  王志邦

 

 

《江东区志》(以下简称初审稿)是江东区首创志书,与市县修志相比,因为没有前志资料的积累,收集资料不易,形成如此两本初审稿,甚为不易,本人甚为钦佩。以本人所感,首创之难,在于如何为今后江东修志起垂范作用。对此,遵守当下的基本志体不难,难的是如何实事求是地记载江东的社会发展脉络,如何为今人和后人提供详实的资料。

一、总体看法

    (一)、如何认识江东在宁波城市上的地位

    自唐朝迁州治至三江口以来,今江东与海曙、江北三个区沿三江口地域,处于什么地位,与其他两区相比有何特殊性?这是《江东区志》初审稿阅读过程中,需要思考的第一个问题。

目前志稿的记述,总的一个感觉,对江东地域在宁波港口发展的历史地位,似乎拔高了。对照《宁波市志》、《江北区志》等相关记述,目前初审稿中的概述等相关内容似乎与真实的历史图像差距较大。

    1.江东是不是中国海商文化发祥地?

初审稿综述“海商文化发祥地”,这个“发祥地”表述不够准确,究竟是中国的海商文化发祥地,还是浙江的海商文化发祥地,还是宁波的海商文化发祥地?需要写清楚。

江东提出打造“海商文化品牌”是值得肯定的。但中国海商文化的发祥地,宁波并非唯一。本人认为即便将宁波认为是中国海商文化的发祥地,那么地域也应当包括海曙、江东、江北——三江口沿岸的全部,而不仅仅是江东。此外,根据《中外专家“论剑”海商文化》(载于2014年11月19日的宁波·江东网)一文发现,一位博士说“海商文化是江东特有的文化资源”,这更是把江东的“海商文化”地位过分拔高了,变成了江东特有甚至是独有的文化资源,对此,广州人、泉州人等要作何感想?

    2.江东区是否是国内唯一汇集大运河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城区?

这种说话准确与否?依据是什么?如若是,那么江北和海曙都处于三江口,这三个地区是否都可以算作是“唯一汇集大运河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城区”?

(二)、如何处理与其他志书出现交叉的内容

与第一点相关的,对于都涉及到的一些事情,《江东区志》应当与市、鄞县、海曙区、江北区的志书相互校核相关资料。比如初审稿中记载灵桥、庆安会馆等内容,与1995年版的《宁波市志》说法就存在明显不一致的地方。

以灵桥为例,《江东区志》大事记中(第11页)这样记载:“长庆三年(823年),明州刺史应彪派民工在奉化江上建浮桥,以十六木舟铁链相结,取名灵现桥,又称灵建桥。南宋重修后改称东津浮桥(今灵桥前身)”。而《宁波市志》大事记(第26页)则这样记载:“刺史应彪于州治东奉化江(约在今江厦桥址)筑东津浮桥,连舟16艘,此为最早的跨江浮桥。工峻,适天现彩虹,因名灵见桥,后称灵桥。两年后南移至今址。”

对比之后可发现两大问题:

第一是初审稿说唐朝长庆三年建浮桥,名灵现桥,南宋重修后改称东津浮桥。《宁波市志》说唐朝长庆三年筑东津浮桥,时间上存在很大差距,究竟哪个为是?

第二是初审稿说建浮桥,“取名灵现桥,又称灵建桥”,《宁波市志》说“工峻,适天现彩虹,因名灵见桥,后称灵桥。”究竟是“建”还是“见”?从“适天现彩虹”分析,似乎应是“见”,因为“见”、“现”为通假字,那么初审稿为何要写“灵建桥”呢?出处是何处?

为此,本人检索了乾道《四明图经》、宝庆《四明志》、延祐《四明志》等旧志相关记载,发现关于东津浮桥的修建历史记载实际上是很清晰的。唐长庆三年,因“经始桥基,云中微有形,弯环如虹,众以为异,因建桥于其下”,故名“灵现桥”,又名“灵建桥”。乾道《四明图经》设“跨江浮桥”条记载,“乾道四年,太守、直阁张公津重修,今名东津桥”。可见,东津浮桥之名始于乾道四年,而非唐代长庆三年。另一方面,按以上旧志等记载,《宁波市志》作“灵见桥”似乎有误,应为“灵建桥”。

唐长庆元年,州治迁到三江口。长庆三年,刺史创建跨江浮桥——灵现桥。这对江东地域的发展有划时代意义。对《江东区志》而言,灵桥在历史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记述时一定要准确。但是初审稿对灵桥前身的东津浮桥相关记录,仅在《城市建设》第三节“桥梁”中记载,内容过于简略。建议:历代的兴修过程需要注意记载;宋以来的有关东津浮桥的记载,可以收到志末附录中的碑文选,专设一篇《东津浮桥》兴修碑记。

以庆安会馆为例,初审稿总述中记述为“建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的庆安会馆”,但是大事记中(第16页)却写作:“建于清咸丰三年(1853年)的庆安会馆”,对比发现,修建时间自相矛盾。

检索《宁波市志》大事记(第60页)1853年(咸丰三年):“是年,北洋舶商在江东建庆安会馆”,实际上,咸丰三年是建成时间,而道光三十年是始修时间。一般而言,应该写落成时间,也即咸丰三年为宜。

    (三)、全志各统计数字如何做到统一

全书各表格、前后出现的交叉内容,数据应尽可能保持统一,如不统一,也应该加以说明,如大事记第24页1951年条,“第一次人口普查,江东总人口42106人,其中男20945人,女21160人”,但在第四编《人口》第一章“人口规模”的第一节“人口数量”(第72页)却记载:“1952年江东区人口数为33759人”而上面的大事记是“42106”为何会有这么大差距?

二、修改建议

(一)、卷首彩照

    1.吴邦国、路甬祥、贾庆林三个国家领导人考察的都是同一家公司,能否找找同时他们在江东还考察了哪些单位?最好错开。

    2.三江口等照片要括注拍摄时间,这是一部贯通古今的区志,以图证史,要有时间。80年代灵桥、90年代灵桥、90年代百丈路最好都写具体的年份。2010年的灵桥、百丈路照片可否放入,或拍摄志书定稿时的也可以。

    3.解放前的和丰纱厂,具体是哪一年或注明出处。

    4.“环锭紧密集聚纺系统关键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这个项目是哪个部门或谁研发的,哪一年获奖,都应当写明。(检索大事记,为2008年1月宁波韵升集团控股子公司——宁波德昌精密纺织机械有限公司与东华大学合作完成)

    5.宁波市江东区第十二届科技人才周,应写明具体是哪一年。

    6.全省领先的断指再植手术,哪家医院做的,在具体什么时间都应写清楚。

    7.宁波市第六医院当为市属医院,市级单位如何入志,是否有统一标准。

    8.文物古迹应载明时代或具体年份,庆安会馆、七塔寺、彩虹坊、余隘祠堂建于哪一年应具体写明,彩虹坊的照片换掉。

    9.书法、绘画作品应当载明作者及具体创作时间。

(二)、序言

总体来看,序言中一些句子不符合志书序言的风格,建议作进一步修改。

    1.“前人创造历史,后人书写历史。”志书显然不是如此,志书记载的不仅有历史而且有现状。志书详今明古,某种意义上是当代人写当代史。

    2.“当历史尘埃落定、一切归于沉寂时,唯有志书作为历史的见证,存史鉴今,千古传承。”这句话不确切,历史不可能归于沉寂,也不是唯有志书作为历史的见证。

    3.“出色地完成了”、“将永远载入史册而流芳于世”这类话可删除。

    4.“老三区三支半烟囱”应当括注三支半烟囱的含义。

    5.“立足小城区,发展大经济”的含义。

    6.“最大的‘无水港’”的含义。

7.“‘取长补短’术、突围资源‘瓶颈’的‘传奇’”,“江东几经衰微,几度辉煌”,“之前江东方志是空白”、“让后人为我们骄傲吧”等词句不适合用在序言中。

(三)、凡例

    第一条指导思想,“本志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这句话如果要写,那么“科学发展观”呢?可改为“本志遵循《地方志工作条例》、《地方志质量规定》要求,力求全面系统地反映江东区自然、社会的历史与现状”。

    第三条,“记述范围不受行政隶属关系的限制”表述模糊,可改为“本志记述区域范围以2010年江东区行政区划为限。”

    第六条,“不区分类别”可删除。

第七条,“本志除引用估计原文外,均采用规范的语体文表述;对专用名词、特定称谓均加注释;地名、机构以当时的统称为准,必要时加注今名。”这句话请再斟酌:

1.“除引用古籍原文外,均”可删,引用古籍原文,不能视为不规范;

2.哪些是“专用名词”?大多数的专用名词不需要加注释;

3.什么是“特定称谓”?

4.什么是“统称”?应该是“简称”;

5.“地名、机构以当时的统称为准,必要时加注今名”,历史地名括注今名,机构怎么括注今名呢?如历史上的乡公所,如何括注今名?

第十一条,“引文不注明出处”可以删去。“孤证分析论证及定论,博证而有歧义者,入志时诸说并存”,这句话也颇费解。

(四)、总述

    1.“江东区位于宁绍平原堆积平原东部”为什么要说宁绍堆积平原,一般不这样称呼,而是称宁绍平原。这里记载江东区区位,以简明扼要为原则。如“江东区位于宁波市区东部”(江东区政府网——宁波·江东作“江东区地处宁波城市向东发展的前沿,是宁波市重点建设的核心区和重点区”)。

    2.“江东区是国内唯一汇集大运河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城区”表述不够准确,何来的依据?

    3.“年平均气温16.2度,年平均降水1368毫米”,如此精准的数据需要有个时间维度——以时间作为描述、表达变量的度量尺度——如哪年到哪年的年均温度与降水。

    4.“秦汉时期,境内先民由鄮县东部向西发展,开垦农田,建造村庄,开拓三江口区域。”事实根据是什么?

5.“唐长庆元年(821年),明州刺史韩察将明州州治迁到三江口。其后,古句章城山渡码头迁至三江口,明州港由此兴起。先于姚江旁建渔浦门码头,后陆续在奉化江、甬江两岸建江厦、战船、成裕、祥和等码头,总称三江口道头。至宋朝初期,境内已成‘生意达四海,贸易达三江’的浙江商品集散地之一。”这段记载有3个问题:

(1)城山渡码头是否有可能迁址三江口?州治迁址三江口,三江口兴起,是否就意味着城山渡码头消失?见于什么文献记载?

(2)姚江旁建渔浦门码头,后陆续在奉化江、甬江两岸建江厦、战船、成裕、祥和等码头,总称三江口道头时间定在宋朝以前,有什么文献根据?因大事记载“唐大中十四年(860年),与总述上面记载的时间有所不同,见于什么文献?

(3)“‘生意达四海,贸易达三江’的浙江商品集散地之一。”应注明文献出处。

    6.将“建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的庆安会馆”改为“建于清咸丰三年(1853年)的庆安会馆。”

    7.“海商文化的发祥地”表述不够准确,究竟是中国的海商文化发祥地?还是浙江的海商文化发祥地?还是宁波的海商文化发祥地?

8.“张斌桥史家是南宋时宁波地区望族之一,其始祖太子少保史成,自吴中徙居鄞城洗马桥东、下水、张斌桥、古藤桥至七里垫一带。因史家宗祠在张斌桥东、古藤桥西,故宗谱名为“古藤史氏”。史氏门庭显赫,教子有方,后裔出过“一门三宰相,四世二封王”,曾创下“五子登科”、“六子登科”的明州府考进士最高荣耀。”这段话有如下疑问:

(1)注明时间;

(2)“教子有方”可删。对宋朝史氏的一些人物有不同评价,比如评价南宋史弥远;  

(3)后裔出过“一门三宰相,四世二封王”,曾创下“五子登科”、“六子登科”的明州府考进士最高荣耀。分别在南宋什么时候?也不全是今江东地区的史家。

    9.“民国时期松下漕王家为北宋王安石兄王安基的后代分支”可删。

    10.“全国汉族重点保护寺庙”应该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11.“有宋朝时建成的见证驻宁波日军投降的白鹤桥”应该为“白鹘桥”。

    12.“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胜枚举”言过其实。

    13.总述第二部分,每类用一句概括性的话起头,这句话是否准确,值得商榷。各类解放前的总述过于简略,有的有“解放前”而无“解放后”,直接写解放后的某年。“工业经济迅猛发展”、“服务业异军突起”、“城乡一体化推进”、“教育水平显著提升”、“科技创新持续加快”、“群众文化日益繁荣”、“就业和劳动保障大幅改善”、“文明创建成果丰硕”,这些都应有时间维度。

    14.“步入新世纪,江东经济社会发展跃入崭新阶段”。“崭新”的标志是什么?

15.“总部曾设在江东南路的浙江造船有限公司,创造了制造最大吨级轮船的记录”。“曾设在”这个记录是在江东南路时创造的吗?还是否在江东南路?这是哪一年的记录?

    16.“服务业异军突起”表述是否准确,服务业占了江东GDP多少?

17.“近半数世界前20强班轮公司和挪威船级社等3家全球前十大船级社落户江东”

(1)“近半数世界前20强班轮公司”是否指“世界前20强班轮公司”近半数落户江东?(2)这些班轮公司和船级社“落户江东”是指总部迁到这里还是仅在此设立分布?

(五)、大事记

1.第10页“太康三年(282年),僧慧达在鄮县县治同谷(今鄞州区宝幢)筑茅棚修行,佛教随之传入江东区域”。因为没有确凿的文献记载此时佛教传入江东区域,只是志书编撰者的推测,列为大事记不妥。

    2.第12页“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金兵攻陷明州为明州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浩劫”,有什么历史根据?

    3.第13页记载的史浩、史弥远是今江东地域人吗?第三十二编记载史弥远是张斌桥人。

    4.第15页“四明史氏”,有关史氏的提法应统一核准。

    5.第19页“宁波反动当局”、“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等称呼应斟酌,建议直接写机构为宜;“日机”、“日军飞机”、“日军敌机”这些称呼应统一,可改为“日本侵略军飞机”;“驻宁波日军”改“侵华日军”。

    6.第22页“任命汪一净为区委书记、邓实甫为区公所所长”、“汪一净调离,周永俊任区委书记”、“任命张文治为区长”,第23页“赵旭钊为代区长”“赵旭钊为区委书记兼区长”,第24页“上级任命田振声任区委书记,张文治为区长”、“张文治调离,吕济铸任区长”,区级领导人的任命不宜入大事记,相关的政治部类已有名录,“上级任命”哪个上级?也不准确。

    7.第22页劳军第四分会应写全称。全称与简称的问题在大事记中出现较多,应统一。

    8.第29页“三防”指挥所的“三防”,第30页“四旧”、“四新”都应括注。

    9.第30页“东胜分社等地段”是指哪个地段?“反诬地”全称是什么?

10.第31页“1968年条‘三结合’组成的革命委员会,指哪“三结合”?“不久,公社革委会呈瘫痪、半瘫痪状态”,是否有误?因为下面的记述,公社革委会是在运转的。“为配合‘清队’工作,公社革委会召开对敌斗争大会。会上,揭发批斗流氓打手和破坏支边犯等10余名刑事犯罪分子。”

(1)“清队”是否指清理阶级斗争队伍?

(2)这“10余名刑事犯罪分子”,有无冤假错案后来平反的?“派叶南、蔡国强两位同志”,如果人名要写,“两位同志”应删除。

11.第37页“由区妇联、工业公司联合出资,在华严街创办区第一所大集体性质的区办幼儿园”,幼儿园的名称未写明。

(六)、正文部分

1.第一编《建置  自然环境》、第二编《街道》:

(1)这两编可以合并为第一编《政区  自然环境》,下分第一章“建置”,第二章“行政区划”,第三章“街道”,第四章“自然环境”。

(2)初审稿设《街道》编,各街道各为一章,其中设“主要工作”一节,用“主要工作”作为节名不妥,第一编和第二编合并后,各个街道为一节,原先街道下的概况改为建制沿革,原先的“主要工作”节名取消,节下的目(如经济建设、文化工作、民生工作)保留,将原来的“所辖社区”节名改为“社区”作目,位置调整到无题小序之后。

(3)第4页“1969年4月,成立江东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直属宁波市革命委员会。1970年1月,江东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改称为江东区革命委员会”。这不是建置变化,而是行政组织结构变化。根据大事记第31页的记载应该是“1969年12月7日,江东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改成江东区,原公社下属东胜、百丈、镇安3个分社改为街道”。

(4)第4页“先秦——2010年江东建置沿革”表中,沿革表是否要从夏开始记述?还是从民国24年江东镇建置开始?如果江东镇之前的要列表记载,出处栏的引文,一是要与原书核实,二是要用记载该建置最早的文献。从目前的初审稿记载出处看,两方面的问题都存在,如有些建置没有用记载该建置最早的文献,集中在东晋以前的部分,如三国吴时的建置,用《宝庆·四明志》就不妥,应用《宋书》,出处栏的问题还有:有的书名有误,如《史记正义》是一本书,而不是“正义”是《史记》的一部分,不用圆点隔开。有的引文是节录有误,如《十三州志》的引文。

    2.第三编《土地》:

    (1)《土地调查与面积》、《土地管理》两章设置的合理性还可斟酌。

    (2)第一章《土地调查与面积》,志书《土地》编记载的重点是土地面积、利用和管理,此章名应为《土地面积》,《土地调查》应放在《土地管理》章。

    (3)土地利用(特别是建设用地征用等),应当设章记载,或与“土地面积”合为一章,把“土地管理”章中的第五节“土地征收与补偿”的相关内容划出。

    (4)“土地征收”作为节名是否合适。

(5)土地作为单独设编,土地改革以及1980年代以来土地使用制度的变化等是否应当放在《土地》编记载?

    3.第四编《人口》:

   (1)人口构成记载有一个特点,1964年第二次人口性别比为92:94,为什么男少女多?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性别比为95:77,如果考虑到第六次人口普查常住人口的构成,户籍人口的性别比是否男的更少?原因是什么未作出说明。

(2)年龄构成中,反映老龄化等人口问题未予以充分体现。

(3)人口的生育率没有专门记载,无题小序中说“90年代开始,迁入人口逐年增多,人口以机械增长为主。”这是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还有计划生育以来的“失独”问题,江东的情况如何,这里也没有记载。

    4.第五编《城市建设》、第六编《公用事业》、第七编《城市管理》:

(1)第五编《城市建设》与第六编《公用事业》、第七编《城市管理》建议合并为一编《城市建设》。

(2)《建筑业》一章中的第二节“建筑企业选介”,第五节“重点工程建设项目选介”,“选介”二字可以删去。

(3)《重点工程项目选介》建议单独设章:第一节“重点工程规划”,第二节“重点工程建设项目”。

    5.第八编《中国共产党》、第九编《江东区人民代表大会》、第十编《江东区人民政府》、第十一编《江东区政治协商委员会》:

    (1)第一章《党的早期组织》,“早期”是指什么时候?应当有明确的时间概念。

    (2)第四章“重大决策活动”第三节“文化大革命时期”要不要设节?一般是如何表述这一时期的党组织情况的?

    (3)第八编《中国共产党》与第九编《人民代表大会》、第十一编《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领导成员(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主席,副主席)均未设节,而第十编《人民政府》第一章机构设“历届政府领导成员”,编与编同一等次内容篇目设置不一致。涉及名录,1949年解放后至1978年江东区辖一级政权的相关区委、公社党委等主要负责人名录,要不要增列?

    (4)第167页,“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前后表述应统一。在《人物》编中,第892页“余阿炳”中作“四·一二反革命事变”,“王鲲”中作“四·一二政变”,第893页“陈洪”作“四·一二”

    (5)第170页,党代会召开的具体地点可以省去,如“东方饭店”“蓬莱大酒店”等。

(6)第178页,表名“区委全委会选举产生及届中任命各常务委员成员一览”可否简略写成“区委常务委员会名录”。

    6.《人物》编:

    (1)人物排序问题,凡例规定以生年排序。建议改为以卒年排序。卒年排序更能看出各个时期的人物特点。

    (2)生卒年不详的,人名后不用括注,放在相应时代即可。初审稿有的括注“唐玄宗年代”、“唐僖宗年代”、“宋真宗年代”等均可删去。

    (3)有的人物史实还需要核对,第898页“忻元华,1963年被‘四人帮’诬陷入狱,”1963年的时候是否已经形成“四人帮”?

(4)有的人物任职,初审稿记载了而人物传没记载。如第894页,汪一净,在大事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