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籍志愿军老兵叶泽民讲述长津湖血战

发布日期:2015-04-28访问次数: 字号:[ ]

 

     4月24日,83岁的志愿军老兵叶泽民在家人陪同下,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鄞州区塘溪镇。
   此行,他一方面是探亲,另一方面是趁自己行动还方便,寻找一块合适的公墓地。叶泽民说,叶落总要归根,戎马一生,没向父母尽过孝,希望过世后能永远陪伴在父母旁边。
   叶泽民参加过朝鲜战争,经历了最残酷的长津湖之战,参加过全歼美军陆军第七师31团的战斗,负过两次重伤,出席过人民英雄纪念碑揭幕典礼,受到过毛主席的接见,获得荣誉无数。昨天,叶泽民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亲历的长津湖血战。

 
背 景
“这是我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


     谈及中国近代战争史,不得不提到抗美援朝;谈及抗美援朝,又不得不提到长津湖之战,因为这是一次改变历史的战役。
   1950年冬,三野第九兵团15万名年轻力壮的士兵在夜幕下跨越国界进入了朝鲜,而当他们返回祖国时,人数已不足3万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永远长眠在了长津湖。
   中国最权威的抗美援朝史料《抗美援朝战争史》这样评价说:“三野第九兵团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同美军浴血奋战十余个昼夜,歼敌13916人,给美陆战1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毁灭性打击,打开了东线战局,保障了志愿军西线兵团的侧后安全,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作为第九兵团的一员,当时年仅17岁的叶泽民在长津湖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血与火的洗礼。如今,83岁的他回忆起1950年那个冬天时,沉默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这是我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
 

出 征
没有人知道军列开往哪里
 

     1950年10月12日,上海江湾火车站,一辆军列冒着黑烟缓缓驶出月台。没有人欢送,也没多少人知道这趟军列要开往哪里。
   密闭的铁皮车厢里,整整齐齐坐满了一身戎装的士兵。老兵们胡子拉渣,哼着小调,四处找人拉家常;新兵们一脸青涩,闭着眼睛,揣摩着即将到来的战争。
   他们都隶属于三野第九兵团,出征前,大家都知道自己是第二批入朝参战的部队,面对的是战斗力超强,武器先进的美国士兵。
   叶泽民一脸稚气,背靠车厢席地而坐。看着身边的战友,听着火车的轰鸣声,叶泽民的思绪瞬间飞到了数百里之外的家乡——浙江省鄞县韩岭区五山乡月宫山村(如今的塘溪镇东山村)。
   那是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叶泽民的家是一幢有些破旧的小平房。不久前,叶泽民的父母收到了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寄来的革命军人家属优抚证明书,签发日期为1950年10月6日,由三野五巨头——陈毅、粟裕、谭震林、唐亮、钟期光联名签发。
   母亲的脸从红转白,再由白发青,半天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因为在她的心里,觉得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这是一个勤劳而又善良的母亲,育有5子,叶泽民排行老二。1948年9月,因为家境贫困,经人介绍后,家里把刚刚小学毕业的叶泽民送到了上海当学徒。但是还不到一年,1949年8月,在中共地下党员戚关忠的推荐下,叶泽民进入了华野创办的革命大学,后因病回到了上海。1950年3月,还是在戚关忠的动员下,叶泽民成为了三野第九兵团教导团的一员。当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叶泽民提前结业,被分配到兵团直属的炮兵第16团任观测员。
   列车一直往北开,两天后到达山东曲阜,部队进驻城郊东南的息陬村,那里是孔子著《春秋》的地点。叶泽民说,驻扎曲阜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防止美军在山东半岛登陆,二是伺机向北机动,作为第二梯队入朝参战。
 

过 江
没有欢送场面夜幕掩护下入朝
 

    1950年10月19日,兵团接到了入朝作战的军令,部队开始大范围集结。作为当时兵团直属的唯一一个炮兵团,第16团于11月2日在兖州车站出发,11月7日抵达安东(如今的辽宁丹东)。还没跨过鸭绿江,叶泽民就已经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11月18日,美军轰炸鸭绿江大桥,有零星的几颗炸弹落在了安东市,城区内硝烟四起。兵团下辖的27军原定从鸭绿江大桥入朝,歼击英澳联军27旅。由于在朝鲜西线的美军遭到先期入朝的13兵团的歼灭性打击后,27旅吓得缩了回去,再也找不到它的踪影。于是临时调整部署,兵团改由吉林省的临江入朝,在长津、江界一线,承担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任务。
   因为出战匆忙,大家还没来得及换装,士兵身上穿的还是秋装,脚上穿的是如今被称为解放鞋的低帮胶鞋。叶泽民说,在沿途时大家还没感觉,等到临江一着地,感觉两只脚都冻得仿佛不属于自己了。沿途的火车停靠站放置着士兵需要替换的冬装,趁着火车停车加水加煤的间隙,大家纷纷下车拿冬装,因为时间紧迫,能够顺利拿到冬装的士兵只有一小部分。叶泽民虽然下手快拿到了一套冬装,可一试穿,无论是帽子衣服还是鞋子,都大了好几号。
   如今,叶泽民说自己从不看关于朝鲜战争的电视剧和电影。他说,荧幕上的一切实在太离谱,描述志愿军过江入朝时,总会出现群众敲锣打鼓的欢送场面,“你想想,这怎么可能,志愿军最讲究机动性和隐蔽性,这样敲锣打鼓,不就是告诉敌人我们来了?”
   第九兵团就这样悄悄过江入朝,叶泽民所在的炮兵第16团奉命配属给27军,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跨过了临江大桥,奔赴兵团指定的集结地。


穿 插
只能晚上行军,零下10℃涉江推车拉马
 

     炮兵部队的机动性原本就差,叶泽民说,当时美军用汽车拉大炮,可他们只能用骡马。
   当时每个连只有3门炮,可供27军使用的大炮只有27门。他们所要面对的除了美军步兵第七师,还有美军的王牌师——陆战第一师,拥有坦克150辆,汽车1000多辆,各类火炮200余门。
   数量有差距,质量上也有差距。叶泽民所在的炮兵第16团所装备的火炮均是抗日战争中缴获的95榴弹炮和三八野炮,性能差,射程只有五六公里。而美军所装备的,均是105毫米和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要想和这样的对手抗衡,炮兵也得打游击。
   朝鲜半岛的地形,东北高西南低,第16炮兵团沿着盖马高原穿越狼林山脉前行。当时朝鲜的大部分公路依山而建,路面窄、坡度大、转弯半径小。而且入朝第四天,长津江上的大桥被美军炸毁,部队工兵搭建的便桥只能供人行走,炮和马车只能涉水过河。当时水深过膝,气温降到了零下10℃左右,河面有了薄冰,但炮和马车必须有人推拉才能顺利过河。
   战士们脱光了下身的裤子,入水推车拉马。上岸后,大家还不能马上穿上衣服,相互用棉裤外层把对方的腿部擦干后,才能穿上裤袜,向前急速跑步,加速血液流动,防止两腿冻残。
   炮兵第16团的每一门大炮由8匹骡马牵引。由于该团是南方部队,马蹄下钉的都是普通铁掌,根本不适合在朝鲜的冰冻山路上行走,上坡骡马使不上力,下坡时骡马坐不住炮,而且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滑到路边,为了保证骡马和大炮的安全,炮手们只能冒着严寒,脱掉棉衣当垫子,把马车拉回到路中间一点点前行。
   因为美军拥有空中优势,16团只能选择白天睡觉,晚上行军。22日晚,团部定下的目标是翻越三浦里大山,按照正常情况,完成这个任务不成问题,可是因为骡马使不上力,从天黑到天亮,全团依然被困在山里,无法动弹,直到后方送来带五爪的冰掌,这一难题才得到解决。
   尽管如此,第九兵团下辖的这支机动性能最差的部队,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了规定地点,打响了围歼美步兵第七师第31团的第一炮。
 

交 锋
被弹片击中头部,所幸保住了命
 

     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消灭美军的胜利。
   宋时轮指挥的第九兵团原本的目标是围歼美军王牌陆战第一师,但严寒加上后勤补给的不足,让史密斯带着受到重创的第一师突出了第九兵团的包围圈。此时,在新兴里的美步兵第七师第31团成了围歼的首要目标。
   第31团组建于一战,曾在1918年至1920年之间,在苏联的西伯利亚作战,因战功显赫,被授予“北极熊团”称号,与27军这支由南方人为主组建的部队相比,前者拥有更强的严寒作战经验。
   27日晚,27军决定对31团发起总攻。在现代战争中,发起总攻之前,炮火覆盖是前提。为了选择开炮的时机和炮火覆盖的最大杀伤力,作为炮兵部队的观测员,叶泽民在排长的带领下,悄悄潜入对方阵地侧方,在冰冷的雪地里趴了几个小时,当发现敌人正在集结时,叶泽民向团部发回了信息。
   收到消息后,16团集中了所有的炮火,向31团团部所在地发起了猛烈的袭击。炮火一停,27军80师出动了两个团的兵力,向敌人发起冲击并迅速包围了对方的团部,团长克莱因被当场击毙,31团团部被连锅端。
   29日上午,80师准备向溃逃的31团残部发起攻击,但是炮兵3营距离目标太远,远远超出了五六公里的射程,要想完成炮火攻击,必须要把炮兵阵地转移到新兴里南侧。可此时,美军为了掩护31团残部撤退,派遣多架侦察机在炮兵部队上空徘徊,如果部队移动,势必要被发现。
   营长琢磨良久终于下令说,所有人员棉衣反穿,白色朝外,每个人拿出各自的白色床单,缝成一块20米长的幕布,罩在炮和马的上面,飞机离开就走,飞机回来就停,这样走走停停,终于进入了指定阵地。在炮火和地面部队的双重攻击下,31团残部被彻底消灭,31团的团旗也被缴获。
   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军当局认为全团被歼是他们战史上从未有过的耻辱,这个部队的番号从此在美军的战斗序列中撤销了。
   在那场战斗中,叶泽民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炸弹片击中头顶,只留一角在外。当时,他的班长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立即用手指把弹片取了出来。经过简单包扎后,班长让叶泽民下去休息,可叶泽民用一句“轻伤不下火线”为由拒绝了。事后,班长笑着跟他说,你小子命大,如果弹片再深一点,你就可能长眠在此了。
 

严 寒
牺牲前,每个战士都保持着握枪的姿势”
 

     严寒,是叶泽民不想提及但又无法回避的话题。
   悲壮的长津湖之战中,第27军80师一个连,除一个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当时为了保证攻击的突然性,第九兵团指挥部给各部下达的命令是,在总攻发起之前,进入阵地的部队务必不能暴露行踪,以免打草惊蛇。
   因为朝鲜多山地,排连一级单位缺少合适的指挥场所。其中一个排,将指挥所设在了一座桥的桥洞下,因为桥洞太小,警卫班无法入内,只能在桥洞外围担任警戒任务。第二天一早,等到发现时,警卫班的所有人都已冻死。但是直到冻死,每个人都身体挺直,始终保持着握抢的临战状态。
   叶泽民说,近来网上有人在质疑邱少云的英勇事迹,这既是对烈士的亵渎,也是和平年代的悲哀。因为只有亲身经历过,你才会知道军人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坚强。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第九兵团非战斗减员多达28954人。叶泽民说,非战斗减员的近3万人中,绝大部分都是被冻死的。
   在入朝时,为了赶路,炮兵16团经常在野外雪地里露宿。每4个人一组,挖开一个4米正方的雪坑,用树枝、松针简单铺垫后,两两交叉、互抱对方的脚而卧。等到黄昏起来,放在坑外的鞋子已被冻住,用铁铲才能把它挖出来,每天都有数十人因脚被冻伤而致残。
   为了杜绝掉弹事故,即使是在零下40℃的野外,火炮的装弹手也绝对不允许戴着手套装炮弹。装弹手的双手只要和炮弹一接触,整块皮就会被炮弹黏下来,一撕就是一大块,一场战斗下来,每个炮位下面雪地里,都是血淋淋一片。
   在朝鲜战场上,叶泽民无论是前进还是后撤,在路上均能看到冻僵在地上的战友遗体。因为冻土太硬,无法挖坑掩埋,部队只能把遗体叠起来,再盖土。一仗下来,战场上会鼓出好几个“山包”。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尾声,当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摸透志愿军的攻势后,发起了猛烈的反击,志愿军节节北撤,叶泽民所在的16团有幸跳出联合国军的包围圈,安全退回到了后方。
 

后记
 

     1951年10月9日,鉴于16团火炮老化,志愿军司令部下令全团回国换装,择日返朝作战。可是没等他们换装完毕,朝鲜战争已经悄然结束了。叶泽民和战友回到安东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进浴室洗澡抓虱子,身上的虱子多得一抓就是好几个。作为一名炮兵,叶泽民在经历炮火洗礼后,懂得了知识的重要性,开始自学数理化,尤其是函数、概率论等高等数学,为日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炮兵指挥员奠定了扎实基础。
   1958年,已是连长的叶泽民被南京军区推荐出席人民英雄纪念碑揭幕典礼,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叶泽民所在的某师曾驻扎在福建,参加过金门炮战、对越自卫反击战。1990年,叶泽民退休,定居江苏省无锡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