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鄞州,赴一场和王安石的千年之约

发布日期:2015-04-03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鄞州日报字号:[ ]

    郡县治,天下安。
    千年前的北宋,王安石,一代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列宁称之为“中国11世纪时的改革家”。
    时光没有掩去历史辉煌的回响,千年后的中国,更因为这位政治家年轻时代治鄞的功绩,而进入高层政治视野。去年5月和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在重要场合提到王安石治鄞,表示做好“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的县委书记,今有焦裕禄作榜样,古有王安石等人值得研究借鉴。
    王安石与鄞县(今天的鄞州),一段难解的缘。虽然仅仅只有3年多的时光,但在千年之前,他已成为影响中国历史的变法先声。千年后的今天,其发展理念和精神坐标,依然在鄞州这片土地上薪火相传、绵延不绝,其县政治理思想,也因为习总书记的重视,将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营建良好政治生态和县域治理环境闪现时代价值。
    3月29日,国内首次聚焦王安石县政治理思想的专题研讨会在鄞州举行。专家们解读着王安石治鄞这段历史的当代价值,而鄞州,则在新时代的语境里,着力实践和丰富王安石县政治理思想的当代内涵,为全国提供一个更具价值的“鄞州样本”新坐标而进发!
    同时,鄞州也将通过对优秀传统文化内涵的挖掘、名人文化品牌的打造,让王安石赋予这片热土的精神财富,更具生命力。不仅在当下,更在未来;不仅在鄞州,更在全国。

     进入高层政治视野的“王安石治鄞”他是“心中有民,心中有责”的县官典范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指导兰考县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提到,历史上许多名人志士为官从政,是从县一级起步的,并引用了韩非子关于“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的观点来说明县政治理的重要性。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了王安石任鄞县知县期间,在改革、修学、治水、勤政等方面的丰功伟绩。
    今年1月,在接见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的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再次提到王安石治鄞,中央党校文史部教授梅敬忠现场聆听此次讲话,他清晰地记得总书记在讲到王安石时的一个细节:“他专门和学员解释了半天 ‘鄞’字的读音,并指出这段经历为王安石后来的变法打下了基础。”
    引起习总书记如此关注的王安石治鄞,究竟是一段怎样的历史轨迹?让我们飞越千年前的时光,追溯彼时的鄞县和王安石。
    1047年,王安石,一名27岁的官员,风尘仆仆,从淮南来到了当时还是穷僻闭塞的海滨小城鄞县。
    7天后,他开始用脚步丈量鄞县,体察民情。12天,走遍东西十四乡,调查研究,劝导乡民。这段日夜兼程的“深入基层”,写进这位文豪一篇著名的散文《鄞县经游记》:“凡东西十有四乡,乡之民毕已受事,而余遂归云。”
    那段跋山涉水、避雨宿庙的沉甸甸游记,让王安石和鄞州的缘分就此结下。
    心中有了鄞县,有了民情,王安石在任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县库存粮,救济灾民。他在调查中了解到,年成好时贫苦农民可勉强糊口,一旦遇到灾害,只能借高利贷度日。王安石思考着如何让农民走出这种困境,于是他在鄞县实施了一件改善民生的政策措施,即“贷谷于民”,就是当贫苦农民青黄不接时,可向政府借贷粮食,到收获之时以低息偿还。这就是青苗法最初的试验。
    翻阅史书,还记录着“是年,鄞县大旱”,百姓生活极为困苦。于是,年轻的县令王安石担负着沉重的责任,为改变鄞县人民的生存环境而劳作不辍。他大胆提出组织民众“大浚治川渠”的施政方略,这一方略记录在王安石 《上杜学士言开河书》中。在王安石率领下,各乡民众积极响应,兴起治水热潮。这一年全县兴修水利设施达21处,其中最突出、也最有代表性的政绩即是修复东钱湖。
    当时的东钱湖丧失了灌溉机能,百姓苦不堪言。王安石决定将疏浚东钱湖作为一项重点工程。他实施恢复湖界、加深湖底、围筑堤堰和设置鵟)闸等措施,动员十万民众投入到水利兴修热潮中。东钱湖得到前所未有的疏浚与修治,确保航行畅通无阻,解除了鄞县镇海七乡农民的水旱之苦,重新成为造福于民的“万金湖”。
    宁波天一阁,中国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在它的北面,有一片著名的明州碑林,辨认那些因岁月剥蚀而显得有些模糊的字迹,发现很多碑文的开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王文荆公”——他就是王安石。
    在鄞为官的王安石,为宁波开创了一个“教育与知识”的时代。
    唐中后期以来中国的儒学一度衰微,北宋庆历年间中央政府诏令天下办学,王安石在鄞县率先倡学,他在《慈溪县学记》提到“天下不可一日而无政教,故学不可一日而亡于天下”。
    当时的鄞县,连一个可以担当老师的人才都没有。王安石遍访山野硕老,终于找到了杜醇、楼郁、杨适、王说、王致等五位饱学之士,史称“庆历五先生”。在王安石的倡导下,明州形成了官学、书院、蒙学三个教学系统。也是在那以后,鄞州开始出现了进士,大批文人进入朝廷高层,到了南宋,更有“满朝朱衣贵,尽是四明人”之说。
    此外,王安石还在鄞县进行了兵农结合、加强治安等系列改革举措。
    这些实践,是王安石在鄞县的牛刀小试,成为他后来变法时的主要内容,如水利法、青苗法、保甲法等的“初稿”。
    值得一提的是,王安石不爱财不爱官也不爱色的从政以廉、恪守自洁品格,在鄞县时就有体现。他曾拒收别人赠送的一方砚台,留下了“纵得一担水,能直几何”的铿锵之语,书写了一个官员“心中有戒”的境界。

     鄞州,王安石思想精神一脉相承千年之后打造新时期全国样本

   宁波市委常委、鄞州区委书记陈奕君在谈到王安石的县政治理思想时说:“其核心是‘发展’,根本是‘为民’,关键是‘改革’,基础是‘务实’。”
    而这一思想,在千年的时光中,已经融入鄞州人民奋斗进取的步伐之中,已经融入到“敢为、求实、争先”的鄞州精神之中。
    地域文化研究学者戴松岳认为,王安石之于鄞县,是发展之路的奠基者。
    戴松岳如此解读王安石之于鄞县:他当年领导民众疏浚的东钱湖,至今碧波浩渺,成为宁波人的“后花园”;他在北仑建筑的王公塘,一度成为全国先进的海塘模式。在王安石之后,鄞县的执政者继承了他的治理模式,使鄞县的经济在两宋之际有了质的飞跃,其粮食产量跃居全国第一,这也为鄞州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王安石的青苗法以及一系列理财经济政策,使素有商贸传统的鄞县形成农商并重的社会氛围,并为十九世纪后鄞县商人成为天下第一商帮——宁波帮的主体奠定了先决基础。
    王安石离开鄞县之后,写了著名的《上仁宗皇帝万言书》,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兴学思想。他以鄞县为例,指出了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王安石关于读书和教育的理念,千百年来,植入鄞县祖祖辈辈的血液中,成为顽强的生命密码。
    看一组简单数字:王安石办学之后,在北宋时期,鄞县不但出了718名进士,还产生了张孝祥等4名状元。南宋至清,鄞县科考及第者如繁星璀璨,仅进士就有1184名,其中6位状元,5位榜眼,1位探花。
    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千年来,鄞州的执政者接力奋进,鄞州的人民艰苦奋斗,将富民利民、以民为本、新故相除的县政治理思想潜移默化,薪火相传。
    千年后的鄞州,经济社会发展持续领跑浙江,走在全国前列。从发展集体经济到外向型经济,从发展工业经济到都市经济,鄞州始终坚持发展为第一要务。去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70亿元,财政总收入279.5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66.2亿元,其中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连续7年位居全省第一,地区生产总值、限上社零、农民收入等总量位居全市第一,城乡统筹发展水平、民生普惠共享水平稳居全省前列。
    在这些耀眼的数字背后,鄞州还绵延着“民生幸福”的美丽画卷。坚持发展成果人人共享,大力改善民生事业,广大群众普遍享受在全国率先实行的十二年免费教育、具有全国样本意义的新一轮农村医改、领先全国水平的全覆盖社会保障等民生福祉。全国文化先进县、省首批卫生强区、省教育强区、省示范文明城区、省平安区等各种桂冠、荣誉,花落鄞州。
    多年来,敢为、求实、争先的鄞州人早已将改革创新作为一种精神传承。撤县设区后,鄞州模式的创新,推动了从“有县无城”到“城乡融合”,从产业经济“单级支撑”到产城融合“双轮驱动”等一系列变革,形成了鄞州体制机制改革的创新效应。在千年古邑的文化积淀中,一座年轻的都市新城崛起,城市经济文化的独特气质,让鄞州成为创新创业的热土,也让“住在鄞州”成为周边市民的选择。
    “我们要借鉴王安石治鄞思想谋发展、促改革、惠民生、强队伍,不断在治理实践中丰富王安石县政治理思想的当代内涵,将其思想和精神放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在鄞州的贯彻落实中,放到‘四有’干部队伍在鄞州的发展中。”陈奕君说。
    以王安石的“发展、为民、改革、务实”的思想精神为指引,鄞州将紧紧围绕“打造质量新鄞州、建设国内一流强区”的目标,加快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率先发展,当好改革创新的先行军、排头兵,在高位提升公共服务水平的同时,治好水,治好空气,治好环境,增进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王安石成就了鄞县,鄞县成就了王安石那些诗文和纪念之地里的人文精神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楼劲在谈到王安石和鄞县的关系时说:“为什么王安石在鄞县才全面地孕育和思考他的变法,这个问题是值得深思的。这是风云际会的关系,并不是来一个天才就可以获得这个地方给他的启发。我认为是王安石成就了鄞县,鄞县也成就了王安石。”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导虞云国认为,王安石在鄞县积累了作为地方一把手的首秀经验,这是他变法前种种准备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一经历让王安石形成了“在天下之民所构成的大一统的国家里,县政治理的好坏与否,关系到国家对天下的治理,因此县政是巩固整个朝廷统治的根本所在”的治国理政思想。
    花了4年时间,创作了90万字长篇小说《王安石在鄞县》的鄞州作家沈小宝,将王安石在鄞县的作为,放到了整个北宋大背景下来进行审视。那几年,大宋灾害频繁,还出现了贝州的王则起义。沈小宝认为,这一大环境,和王安石在鄞县创建联保制的探索,开展治理江河湖泊的行动和向渔民放贷、向粮农救荒的举措,有着一定关联。
    “鄞县小社会是和当时大宋国的大社会紧密相连在一起的,王安石之所以在鄞县3年多的履职中作出了一系列的新政探索,其实与当时局势有关。”沈小宝说。
    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刘成国在研究中发现,鄞县3年是王安石诗文创作的发韧期。他此期所撰古文,均有为而作,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阐述个人独特的政治、文化理念,叙事简洁,说理透辟,议论高奇。一些篇章受到古文领袖欧阳修的赞誉,并入选欧阳修编撰的《文林》。这标志着王安石已经在文坛上锋芒毕露,确立了古文名家的地位。诗歌方面则创作了《秃山》《龙泉寺石井》《登飞来峰》等名篇,或托物言志,或直抒胸臆,如“天下苍生待霖雨,不知龙向此中蟠”“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鄞县时王安石无意中获得了两百篇杜甫诗歌,开始精研淬磨,数年后写下了名篇《杜甫画像》,将北宋诗坛上的学杜之风推拓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同时,对杜诗的揣摩学习,也使他本人的诗歌创作精益求精,开启了诗风转型的契机。
    王安石在鄞县创作的诗文书写了他在鄞县的见闻和内心情怀,如《泊姚江》《天童山溪上》《鄞县西亭》《戏赠育王虚白长老》《答王致先生书》《请杜醇先生入县学书》《明州新修刻漏铭》等等。
    在《离鄞至菁江东望》中,王安石对在鄞县的生活和鄞县人民充满了眷恋之情:“村落萧条夜气生,侧身东望一伤情。丹楼碧阁无处所,只有溪山相照明。”而在多年之后,他又在《忆鄞县东吴太白山水》中深情忆起鄞县:“孤城回首距几何,忆得好处长经过。最思东山春树霭,更忆南湖秋水波。三年飘忽如梦寐,万事感激徒悲歌。应须饮酒不复道,今夜江头明月多。”
    鄞州百姓也没有忘记这位伟大的县令,在漫长的千年时光里,建起了经纶阁、实圣庙、灵佑庙、忠应庙、遗爱庙、崇法寺、广利寺、王安石公园等纪念性建筑,将与王安石有关的地方改名为安石乡、王公塘、穿山鵟)等。
    中国宋史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包伟民曾沿着王安石在鄞县的路线走了一遍,他说:“当时,我并不了解纪念王安石的场所有那么多,从中可以看到,官员为百姓行善政,百姓一定会记住他。”
    而武汉大学教授、博导杨果在得知鄞州有过那么多王安石的纪念地后则说:“鄞县人民是有立场有思考会感恩的人民。郁达夫在纪念鲁迅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却不知道爱戴他拥护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我们不能说王安石是一个英雄,但是看到鄞县人民爱戴他拥护他,让我对鄞县人民有了深深的敬意。”
    在东钱湖下水村的忠应庙内,建有王安石纪念馆,陈列有“王安石在鄞史迹”,分“荆公年谱”“治鄞方”“重修东湖”“兴学教化”“咏鄞风采”“丰碑永存”“湖区新貌”等7个部分,纪念馆以照片、绘画、实物等展品生动形象地介绍了王安石的生平和治鄞政绩。
    清初时期,来鄞游历的游客对鄞县百姓如此尊崇王安石难以理解,鄞县文人周容在《王荆公庙碑》里如此写到:“盖公初为鄞令,民便其政……即进为丞相,变法而从容,使元诸君子为鄞令与观公之成绩,当必叹息其法信可行而有效……天下之邑之令,将俱得人,俾民咸被利。”
    一席话,道出对王安石之于鄞县遗泽的深深感激。

     打响“王安石与鄞州”文化品牌让优秀传统文化照亮发展之路

“王安石对鄞州的影响是深远巨大的,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历史是一面镜子,优秀传统文化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历史已经证明,无论什么时代,社会进步都离不开创新、变革之精神。今天,我们以王安石为例,要寻找、演绎鄞州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从历史中汲取营养,挖掘和弘扬王安石的时代价值。”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沈剑波说。
    多年来,鄞州十分重视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弘扬,在寻找鄞州地域文化和人文传统的精神内核和人文坐标时,敏锐地感知王安石对于鄞州的重要意义。2010年,区委宣传部组织专家学者编写了《王安石与鄞县》一书,以翔实的资料、丰富的内容和系统的叙述,全面介绍了王安石在鄞县的事迹和贡献。书中收录了王安石在鄞县期间的诗文作品,荟聚了历代人物对王安石的评论、传记和相关资料。
    《王安石与鄞县》的出版,为关注王安石与鄞州关系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简明的文本,也为专家学者研究相关课题提供了一条路径。
    2013年4月至今,区委党校高级讲师鲍素萍将“王安石治鄞”作为宣讲的主题,在全区各镇乡(街道)及一些单位,宣讲了20余次。
    “我认为党员干部应该学习王安石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执政品德,保持调查研究、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学习他关注民生、勤政爱民的执政品德,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理念;学习他敢于革新、注重务实的执政品德,弘扬改革创新、求真务实的精神;学习他从政以廉、恪守自洁的执政品德,践行清正廉洁、生活正派的作风。”这是鲍素萍对“王安石治鄞”史料进行深度研究后的心得。
    2014年,区委宣传部酝酿启动“王安石与鄞州”的文化品牌打造。沈剑波表示,深入挖掘并弘扬王安石县域治理的精神内涵和时代价值,对于进一步推进鄞州品牌文化建设,强化新时期干部队伍建设,扩大鄞州影响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打造过程中,将以“王安石与鄞州”为主题主线,重点宣传弘扬其担当精神和为民情怀。同时,紧紧抓住当前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机遇,借势借力扩大品牌影响力,向全国展现当代鄞州的形象。
    2015年3月29日,光明日报社和中共鄞州区委联合主办的“王安石县政治理思想当代价值研讨会”在鄞州举行。十余位国内知名专家云集,把“王安石与鄞县”当作一个研究课题进行解读。
    梅敬忠认为,王安石清廉、为民的县官形象以及他县政治理的思想内涵,在当代仍然有着重要的学习和借鉴价值。对今天的执政者来说,关键是要转型改造,创造性继承,创新性发展,如他的与时俱进的通变理念,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不计个人得失的担当精神,全面革新的系统观念,对自己变法失败的反省精神等,在当代仍然有着重要的价值。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李春林甚至建议把鄞州打造成一个研究王安石重要的基地,把研究王安石的专家都吸引过来,把对王安石的研究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目前,区委宣传部正组织有关专家编撰出版《王安石在鄞县》(暂名)丛书,包括《《王安石鄞县行实诗文资料集》(暂名)《王安石鄞县诗文白话译》(暂名)《王安石鄞县遗迹图册》(暂名)《王安石为官——领导干部官德教育读本》(暂名)等。丛书将从多个角度宣传、解读王安石,为鄞州打造王安石文化品牌提供更为详实的第一手史料。
    以王安石治鄞为主题的文艺作品的创作,也在精心策划和组织中。
    宁波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松才指出,要以保护弘扬地域文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打造“王安石与鄞州”的品牌,要将鄞州璀璨的历史人文风貌和今天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融入到王安石品牌的宣传弘扬中去。(《鄞州日报》2015-04-03特别报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