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史氏八行垂训

发布日期:2015-04-03访问次数: 字号:[ ]

  郑传杰

  一、家族简史

  四明史氏源于潥阳,五代天福四年(939),史惟则迁到慈溪,之后,史惟则的儿子(长子史咸,次子史瀚)又迁居鄞县。史咸生史成,史成生史简。史简跟从王致学习,是四明史氏第一代有文化的人,也是第一位并被推荐为吏的人。不幸的是史简只活了30多岁就撒手人寰,他的妻子叶氏坚持生下了他的遗腹子史诏。史诏生性好学,才华出众,德馨乡里。宋徽宗当政时期,经地方推荐,让他出来做官,在人人乐见为官的社会背景下,史诏不为所动,居然以母亲需要赡养为由,拒绝邀请,就这样他终生没有去做官,精心侍奉老母亲直到她85岁去世,史诏美名因此广为传扬。

  史诏养育五个儿子,史家开始人丁兴旺,更可喜的是五个儿子都继承了父亲的好学秉性,个个才学不凡,二子史才当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后来考取进士,踏上了仕途,并在重建的南宋政府中一度出任过参知政事一职,为史家的崛起拓展了人脉,奠定了基础。

  史才的兄长史师仲早逝,史师仲的长子史浩很早就承担起了养家的义务,他不愿多接受叔父史才的帮助,坚持依靠自己,一边打工(担任小吏),一边自学。所以直到绍兴十五年(1145),年届不惑,方才高中进士。入仕后史浩曾在余姚、温州做官,之后调入京城,担任普安郡王赵伯琮老师。赵伯琮继任(宋孝宗)后,史浩步步高升,出任右丞相。兴隆北伐时,史浩因持保留态度,遭弹劾罢官。北伐惨败后,72岁时再度被召担任右丞相,9个月后,史浩又因民事与孝宗争激而辞职。旋即回乡颐养天年,至89岁去世,孝宗追封其为越王。史浩在朝和去世后的声誉,广受世人称赞。史浩让四明史氏晋升望族。史浩的三子史弥远继承了父亲的智慧,23岁考中进士,在宦海起伏沉浮十几年后登上丞相之座,一直到去世,整整25年把持朝廷,史弥远因治国及拥戴宋理宗等功勋被封为会稽郡王,四明“史”家由史弥远奏响绝唱。史弥远死后,他的从侄史嵩之(史木曾孙、史渐孙、史弥忠子)凭借联蒙灭金的功劳,一路升迁,淳熙年升右丞相,四明史氏因此梅开三度,再次辉煌。史嵩之执政五年,终因“守丧风波”被罢黜还乡,至52岁郁郁而终,四明史氏从此走向衰落。南宋灰飞烟灭后,史氏一族都不肯侍元,沦为平民。

  元时,史氏虽不进仕,但仍然坚持读书,至明代又露生机,后裔回归科举,族中出了4位举人和3位进士,以万历进士史起钦最为著名,他是沈一贯的亲家,做过福建宁国知府。清朝,史氏继续进仕,以史起钦一支最为兴盛。史起扬世居甬东张斌桥旁“木莲藤下”,他乃是一介平民,夫妇俩男耕女织,省吃俭用供儿子读书。顺治乙未(1655),他的长子史大成成为文魁,之后宁波府出资在张斌桥南建造了“状元府”。数年后,史大成的弟弟史大进也考中了贡生。康熙五十二年(1713),史大成的侄子史才甲考中了进士。史在甲后任礼部侍郎,山西汾州太守,由于兴修水利,断案廉明,被雍正皇帝称为“晋中第一清官”。乾隆时,史起钦的后人中还有史荣值得一提,他虽考不上进士,却是才气横溢的书画家,史荣的书以苏轼体与黄山谷体融合而成,洒脱舒展,充满古代名士的潇洒。他的诗属于司空图《诗品》里划定的“悠人空山,过水采草一派,其描述比之陶源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为细微。

  四明史氏是宁波的一个名门望族,清全祖望《甬上族望表卷》中所以将史氏排在第一位,是因为历史上史氏有“一门三宰相,四世两封王”之盛。透过史氏至盛的表象,不难触摸到其背后所拥有的家族精神,而史氏家族精神则集中反映在史氏家训之中。

  二、家训诠释

  四明史氏家训发端于史诏。北宋大观年间,史诏即以孝和义名闻乡间,被宋徽宗征聘为八行高士。所谓 “八行就是指《周礼》中提倡的八种行为:孝、友、睦、姻、任、恤、忠、和。在崇宁兴学中,蔡京首先提出将八行作为学校教育的行为准则,至大观元年(1107),资政殿学士郑居中奏乞以御笔八行诏者摹刻于石,立于宫学,次及太学辟雍天下郡邑,大观二年(1108年),礼部尚书郑久中令以所赐御笔刻石,这就有了大观圣作之碑。此碑中写进了八行内容,所谓善风俗,明人伦,而人材所自出也。这实际上就是以至高无上的皇权颁布的封建教育方针和校规。接着朝廷就出台了与之相配套的具体措施:若学子八行全备,可以不受时间限制随时贡入太学;免试为太学上舍,然后再进行考验,确定符合标准的报尚书省,再呈皇上下旨,从优提拔使用。

  由于史诏的行为符合八行要求,因而被地方推荐,但史诏却因奉母拒绝了推荐,这一行为又让史诏获得朝野一片赞誉,于是“史八行”名扬天下,其子孙深受感染,长孙史浩即建八行堂,并确立以八行为史氏家训,史氏家训也因此得名为八行家训。

  八行家训简单解释就是:善待父母则为孝,善待兄弟则为友,善待内亲为睦,善待外亲为姻,信于朋友为任,仁于州里为恤,知君臣之义为忠,达义利之分为和。这八行行为还被划分为三种等级,即以孝友忠和为上,睦姻为中,任恤为下。

  显然,八行家训的核心是忠孝,忠孝是两大精神支柱,贯穿始终,并如同车轮的两翼一般推动着车子前进。

  “忠孝”以孝字为基,忠字当头。字具有两重含义:一是社会交往中的忠诚,或指对事业、真理的忠诚。也即是说为人要诚恳厚道,办事要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二则是君臣关系中的,是对臣民的约束,对百姓的要求,要求臣民对君主忠贞不二。是下对上的政治情感,是上对下的政治要求。随着社会的发展,忠提升为对他人、对国家的忠诚无私。要求百姓为国家鞠躬尽瘁,忠即是民族精神、爱国精神的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尽之人永垂不朽,永留于我们的心中!孝作为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五伦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其本意是要百姓慎终追远,使民德归厚。是稍纵即逝的眷恋,是岁月间隙的承接,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追悔,是生命与生命交接处的链条。一旦断裂,永无连接。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而孝这东西永无弥补。 “的含义同样具有两重性。第一重含义是指的是尽心奉养父母,子女热爱父母,尊敬父母,尽子女应尽的义务。儿女对父母的依恋之情,是人性中最为真实的内容,不可能被真正的割舍。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父母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牵挂远方的孩子;这种亲情的牵绊是每一个华夏子孙逃脱不了的宿命,也是中华儿女生生不息、落叶归根的情愫。对于父母的滴水之恩,自当以涌泉相报。奉养父母,是义不容辞的天职。诸如要减轻父母的负担,不要事事让父母操心,处处让父母出力;要帮助父母,应当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重在尽力而为;要照顾父母,在生活上要多加关心爱护,并且应当为此而不遗余力。第二重含义则是顺从父母的意志,子女无条件服从父母,即孔子解释的无违,民间所说的恭敬不如从命。对待父母,必须尊重有加,处处以礼相待。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一言一行失敬于父母。父母是人类的智者,他们拥有的有丰富有人生阅历,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

  孝心是每个人心底最原始最珍贵的美德。史氏家训中写道,孝本庸德,孝为百行之原,强调君子在家若能尊祖敬宗行孝道,培养德行,雍睦家族,才能在外面建功立业。这就是说孝是忠的基础,没有孝心的人也不会有忠心。忠能给人带来极大荣誉与地位,尽忠是对的,是一个人心中的主流思想,人们就像一个个笃信上帝的稚童般虔诚地相信这一事实。放弃了忠,就代表脱离了人所热爱的社会,脱离了人所熟悉的生活,脱离了那个坚强不屈的自己,脱离了那个自信满满可以征服一切的自己。然而世事万物都是此消彼长,若要忠心下去,就必须牺牲大量的孝。若要重拾最初的梦想尽孝,就必须牺牲自己的忠。每一个人都不甘心前功尽弃,不甘心沦为一个平庸无欲得小市民而默默地死去,之后腐烂任由后人踩踏。于是,就不得不放弃,那个最初的纯洁梦想——尽孝。相反,一个人真的敢为了尽忠而放弃尽孝吗?社会的主流思想是为国家尽忠,可是支撑人闯荡生活直面困难的核心力量,却是尽孝。为了尽孝,什么苦都吃得了,什么事都以干,就是为了实现心灵中最纯洁最美丽的梦想——尽孝,没有什么不可战胜。放弃了尽孝之心,就代表放弃了一个人那最真诚最纯洁的灵魂,放弃了个人一生都在奋力追求的最终向往。放弃了这个支撑人一直生活到现在的灵魂,这样人就仅剩一副空空如也躯壳了,而这也一定不是人想要获得的。所以忠孝,未必能两全,也未必非两全不可也!社会所以要讲究忠、孝二字。无论针对君主针对国家要忠心耿耿不能背叛的忠;还是针对父母高堂要照顾赡养老人的孝。这两条其实都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基础,因为社会的细胞是家庭,家庭的和睦幸福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孝就起到了维持细胞良好的作用。每个细胞都良好,不一定整个社会能够良好,因此还要忠,从社会的大环境中要求每个个体达到和谐。忠孝之道是传统政治文化的主干,忠和孝都要求自觉地服从和维护权威,所以理论形态上的忠孝之道具有相通之处,所谓"忠孝一体",忠孝作为传统儒家精神,只有家庭能父慈子孝,才能达致社会道德水平的提高。

  自八行家训确立以后,自古至今,史氏子孙恭敬践行,留下了许多生动感人的故事。

  三、子孙践行

(一)史氏之孝

  孝是史家的伦理基石,史氏孝子辈出,一以贯之成为传家之宝。

  (1)史简孝行。北宋开宝六年(973)史简随父迁入鄞县,史简是一个孝子,其孝行少年时便方圆有名,成家立业后乃丝亳不改本色。

  大凡孝行都是从事奉双亲开始的。《论语·为政》中曾说,既要养父母,又要敬父母,这是人与犬马的区别。《盂子》中也说:“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孝行,所以要从善事父母开始,是因为父母哺育和教养了儿女,为子女的成长付出辛勤的劳动。善事父母是什么呢?就是要对父母尊敬、照料、赡养。因此,史简无事具细,无一不做得周到的。每天,当鸡叫头遍时,他就和媳妇一起起床,一番梳洗后,第一件事就是带上服侍长辈的用具登堂拜见父母,下气怡声,对待父母问寒问暖,问疾搔痒。平日里,无论一举一动,史简都为做得十分周全,如为父母进盥递巾,侍奉父母一日三餐等。每次侍奉时,史简从不作任何懈怠,如打嗝、吐痰、喷嚏、打哈欠、申懒腰等不敬行为。侍奉完毕,然后必唯唯而退,到了晚上,他还要再去给父母请安。作为小辈,他们很懂事,很孝顺;作为公公婆婆也很通情达理。对妻子叶氏呢?史简也一样十分体贴,因此夫妻俩感情很好,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史简是史成晚年所生的儿子,所以史简成人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史简对母亲任氏却更加孝顺了。

  一天月湖举行中秋节看龙舟盛会,任氏很想去看,史简二话不说,决定陪母亲去。这个孝子考虑很周到,因为岸上人多,他怕母亲受到挤压,就特地雇了一条小船,并准备了一些酒菜瓜果,然后带上母亲,他嘱人将船划到湖中,奉侍着母亲看赛龙舟、品瓜果。没想到恰遇郡守要找他,他没有能及时赶到,因此事后被郡守莫名其妙地训斥了一顿,史简深感不平,郁闷而归。不久,郡守因接受他人的贿赂,要杖击一个平民,史简同情这个平民,便暗中进行保护,使平民避免被杖击,这件事最终当然又让郡守知道了,郡守因此更加恼怒,不但将史简又训斥了一顿,还革去了他的公职。史简再次受凌辱,回家后没有几天,便抑郁而亡,年近三十三岁。

  史简这一死,对史家、对叶氏来说,着实是一个天塌一般的打击。叶氏的泪夺眶而出,无助的时候,她总在仰望着蓝天。叫呼着:天哟!天哟!如此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叶氏情感倍受折磨,但这个坚强的女性,不仅挺过来了,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了。她得活着,为了她腹中的儿子——她与他爱的结晶而活着。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父亲的到来,又让叶氏的情感经受一次激荡。可怜天下父母心,叶氏父母见叶氏如此年轻,守寡总不是办法,就动员女儿改嫁。而叶氏呢,因为腹中怀有遗孤,请求父母谅解,但父母觉得这不是问题,还是坚持让她改嫁,于是叶氏说:“如果要我拿异姓的粮食来度日,我宁可成为史姓的饿鬼。”叶氏父母见女儿如此坚决,就不再勉强了。就这样,史简去世三月后,叶氏生下了史诏。之后叶氏将其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史家。

  (2)史诏孝行。史诏学成后,开始从事学童教育。他辛勤劳作,悉心培育四邻学童,很快得到家长们的认可和赞赏,史家的家境因此渐渐富裕,然而史诏和他的母亲叶氏没有因为富裕而忘本,一家人继续过着清贫的生活。

  史诏更以孝事母亲名闻四邻。生活中无论思考问题,还是处理事情,史诏都得先听取母亲的意见。为了能精心侍奉母亲,史诏甚至放弃了求取功名的志向。

  “孝就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一种回报,也就是慈乌反哺。父母给你生命,所以你要善待父母之生命;父母宁愿自己挨饿受冻,也要让你吃饱穿暖,所以你要照顾父母之温饱。父母以广大而无限的慈,应当换来子女真诚而广大的孝。”基于这种认识,古人有父母在,不远游的说法,这一方面是为了使自己能接受父母的教诲,另一方面则是如果父母一旦有病,就可以赡养奉侍,以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史诏就持着这种态度,遇上科举之年,很多人都劝史诏去赴考,而史诏却说:“如果没有母亲就不会有我史氏,所以史诏忍离开母亲去应试。”

  一些年过去了,史诏的同学丰稷、袁毂相继进士中举,后来他们官运亨通,事业有成,史诏只有为他们赞叹,袁毂、丰稷推荐史诏为官,史诏没有动心,丰稷很感动,与史诏相约世代结亲。

  孝经中说到荥阳中牟人潘岳。他事亲至孝,当时父亲已去世,就接母亲到任所侍奉。潘岳喜植花木,天长日久,他植的桃李竟成林。每年花开时节,他总是拣风和日丽的好天,亲自搀扶母亲来林中赏花游乐。一年,母亲染病,思归故里,潘岳随即辞官奉母回乡。上司再三挽留。他则说:“我若是贪恋荣华富贵,不肯听从母意,那算什么儿子呢?”上司被他的孝行所感动,便允他辞官。潘岳回到家乡后,他的母亲竟病愈了。因为家中贫穷,潘岳就耕田种菜卖菜,之后再买回母亲爱吃的食物。他还喂了一群羊,每天挤奶给母亲喝。在他精心护理下,母亲安度晚年。

  “在职的都要辞职来奉侍母亲,何况我呢?比比古人,我实在相距太远了。”史诏说。潘岳就是他的榜样,他发誓终身母子不相分离。

  史诏的孝行得到了更多的邻里赞赏,史家至孝也更加闻名了。

  史浩出生的这一年,微宗将崇宁年号改大观年号,并下诏征求民间具有“孝女、睦姻、任恤、中和”八种优良道德品行的人入朝做官。史诏的孝行,里人没有不知道的,于是他被推荐征召。然而当郡守多次亲自登门让他去应召时,都被史诏一口拒绝了。

  贤德的母亲,无论出于人伦还是道德,都应当受到儿女的尊孝。孔子提倡事亲孝,孟子也以孝母闻名,孝也是立国之本。徽宗得知这些情况后,深受感动,孝也是立国之本,于是当即赐给史诏“八行高士”的称号,其待遇相当于进士。而史诏呢!却在大观二年携着他的母亲及家眷迁到东钱湖的大田山去隐居了,从此八项家风,就在下水传开了。

  (3)史浩孝行。史诏迁到东钱湖的大田山时,他的大儿子师仲、三儿子史木、四儿子史禾三家随同搬迁,同时史浩在褓襁。少年史浩在东钱湖度过,经历建炎战火,父亲、祖父去世,家道中落,史浩携母隐居鄮峰。绍兴十四年,史浩母亲六十岁了。六十大寿,是一件大事,但史浩家里贫穷,没法给母亲过一个体面的生日。然而出于对母亲的一片孝心,史浩便到天童街亲友处借来坊钱为母亲祝寿。史浩把母亲生日的礼节安排得十分隆重,自然化了不少的钱,因此欠下了一笔数目不少的债。到了秋天,因为还不了坊钱的本金利息,遭到传呼,史浩不得不暂时躲避到绍兴,住在一个姓汤的卖饼婆家里。

  绍兴十五年,三、四月间,正是槐树花季的末期。谚语有:“槐花黄,举子忙。”一年一度的省试又快要到来了,想到“强随举子踏槐花,槐花还似昔时忙”,史浩心中便郁郁怅望。卖饼婆得知后,便将自己准备作后事用的钱都给了他,史浩这才得以回到明州,还清了债务,并报名参加省试。

  史浩中举为官,十五年后拜相,居京城临安(杭州),但史浩孝母,每逢八月十五中秋节,总要从都城临安赶回故乡同亲人团聚。不料有一年。史浩在返乡过中秋的途中,因马失蹄而受伤,夜宿绍兴而不能按时返乡与亲人共度中秋佳节。丞相家中因他以前年年都及时赶到过中秋,这次也相信他一定会回家来。所以左等右等,月上中天,玉兔满轮,仍不见他返回,直等到次日八月十六,才迎来了匆匆赶到的史浩,一家人在月上东山,重设供品祭月,共度佳节。清人袁钧在《鄮北杂诗》中说:“鄮峰寿母易中秋,七百年中俗尚留,从此非时来竞渡,家家十六看龙舟。”以后,相沿成俗,鄞县人都在八月十六日过中秋节了。

  史浩至孝,在职勤政爱民同时,也不忘给母亲尽孝,于是将母亲洪氏接到绍兴供养。史浩很感恩,那时卖饼婆还健在,史浩就派人用车将她接来,让她坐在堂上,接受他恭恭敬敬礼拜。史浩又想推荐她儿子去做官,卖饼婆表示感谢,却没有接受,她说:“希望丞相的子孙,如果有一天能到绍兴来做官,不要忘记我家,能给与接济就行了。”后史弥远为常平使者,又到卖饼婆家去,在她的像前跪拜,与她的儿一起坐在堂前叙旧,并送了很多金帛,到嵩之在绍兴做官,卖饼婆的子孙们都在,嵩之也像当年史浩待卖饼婆一样对待他们。

  (4)史弥远孝行。史弥远是史浩的三儿子,是侍妾周氏所生。周氏在史家的地位低微,因此遭人歧视是常有的事。在史弥远幼小的心灵中,他母亲的脸上多为愁云密布,很少有灿烂的笑容。虽然周氏尽量小心翼翼,在家里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但稍有不慎仍会遭遇白眼甚至受到欺辱。每当这个时候周氏总是孤立无援,不得不暗自落泪,史弥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没法给母亲排怨解难,更无力去抚平母亲心中的伤痛……

  史弥远爱好史学,一次他读得魏文帝曹丕的故事。原来曹丕的母亲卞氏也曾为妾。曹操前后共生了二十五个儿子,活存的庶子几乎都默默无闻,而曹丕继位为魏文帝,卞氏因此“母以子贵”。从此,史弥远也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母亲过得快乐,成为贵人。史弥远因此格外努力,淳熙八年,十八岁的史弥远参加了吏部的铨试夺得第一,淳熙十四年,又中了进士。

  嘉定元年,史弥远登上了相位,终于可以让他母亲周氏获得荣耀了,可是周氏福浅,这一年十一月就去世了,史弥远登上了相位还不足一个月。

  史弥远对生母十分孝顺,于是立即提出辞职,回家办理丧事。史弥远取得了杨皇后的信任,至于太子更是他调教出来的学生,宁宗理政时让他在一旁侍立,说话很管用。史弥远归里守丧第五天,在皇太子建议下,宁宗在行在赐史弥远一座第宅,命他就第持服,以便随时谘访,但史弥远坚持要回明州来。

  宋时夫妻可以合葬,而妾只能葬于乱坟堆中,即使妾之子已贵,妾也无资格与夫合葬,即使其子已为丞相,她不能与夫合葬,但她毕竟与一般妾不同,为了妥善处理后事,另择地埋葬,但不敢乱嫡庶之分。史弥远虽然贵为丞相,却仍然无法去掉母亲周氏身上作为妾的阴影,因为名份,周氏不能与史浩合葬在东钱湖吉祥山,但为尽子孙之孝,史弥远便将母亲周氏另择一地,埋葬到大慈山上。从此史弥远对大慈山多了一份关爱。十年后史弥远请求将大慈山上的大慈寺作为自己的功德寺,宁宗同意并特赐“教忠报国寺门额。史弥远还请高僧大慧宗杲法孙物初大观法师住持大慈寺,一时大兴佛塔,人称:“天童七塔,不如大(慈)寺一塔”,史弥远从辞官到建塔这一系列行为,无一不在显示对其慈母养育之恩的报答。

  史弥远去世后又将自己的坟墓做到东钱湖大慈山,这完全是因为史弥远的生母周氏墓也在大慈山,这样终伴母亲,以尽孝道。

  (5)史岩之孝行。史岩之是史嵩之之弟、史弥忠(史弥远从兄)之子,是史家“之”字辈中比较出色的人物,官至吏部尚书,他为贾似道护短,又为贾似道排挤,致仕回到老家东钱湖。

  史岩之的母亲也信仰佛教,常到南海普陀去,后因为年老,双目失明,去南海进香,要跨洋过海,路途遥远,海上又多惊涛骇浪,舟楫难渡。可是老母久有去南海普陀山朝山进香的愿望,整天嚷着要去拜佛。史岩之为人至孝,虑及老母行动不便,但又无法阻止,心中为此急得寝食不安。

  一日史岩之到霞屿,霞屿与月波山南北对峙,四面环水,风景优美,嶙峋的岩石兀立水中,犹如东海上的普陀山。见到这一美景,史岩之忽然灵机一动,何不在岛上凿个山洞,内供佛像以供母亲拜佛。于是,他召集地方上名匠雕工,悄悄的在霞屿岛上凿建一个石窟:把岛屿打一个大洞,洞中雕凿石观音、护法神、飞龙等造像,待一切布置停当,便请老母去普陀进香。这天,正好风和日丽。史岩之预先安排了一艘大船,他把老母扶进船舱坐定,然后扬起风帆,荡起橹浆,在东钱湖中周游。每当夜晚,船工便按史岩之编的话向老人报告:“船到招宝山了”,“船过沈家门了”。船在东钱湖上游荡了三天三夜,最后驶到石窟之前,船工高声报告:“普陀山到了!”候在那里的和尚见大船靠岸,赶紧念经的念经,敲木鱼的敲木鱼,烧香的烧香,骗得史母确信到了普陀山。于是,史岩之便扶着老母进入石窟,烧香拜佛,了其心愿。从此霞屿岛上有一个洞窟,叫补陀洞天,又名小普陀。

  (6)史大成孝行。数百年后,史氏孝道久传不衰。清朝状元史大成天性至孝。一次母亲染病,服药无效,他于焦虑之中,竟学古人割股肉和药为母疗疾,在当地被传为佳话。官府为此专门上报朝廷,以孝子名分得授钱粮。史大成考取秀才,崇祯十三年考取举人。他见明朝风雨飘摇,知其国祚不长,遂断绝入仕之念,未继续参加会试。为了帮助父亲维持全家生计,史大成便在乡学以授课为业。清朝定鼎中原后,朝廷频频来召,他屡屡拒之。后见政局稳定,大批汉人纷纷入仕,遂在父母的督促下,决定参加乡试。顺治十二年,史大成赴京会试、廷试,夺得一甲第一名,以状元及第,被授翰林院修撰。疾病缠身的父亲自然对他十分思念。但当时朝廷规定,在京为官者,只有在六年为期的京察后,方可回乡省亲,史大成在京为官时间仅四年,离省亲尚远。为解思念之苦,其父便请当地的一位画家为自己绘了一幅画像寄给儿子,并让儿子也画一幅自己的画像寄回家中。史大成接到了父亲的来信和画像后,不由大恸。他神慌意乱,晨夕难安。上疏说:臣父思子不见,思见子之仪容;呼子不来,频呼子之名字。臣若忍此,不可以为人子,亦何以为人臣!顺治帝览此疏,竟泪眼盈眶,心生恻隐之情,特地批准他请假回家,奉养父母以终天年。并且下诏将六年一京察改为三年一京察史大成便匆匆上路。不想途中,便遇到专程赴京向他报丧的人。原来,他的父亲已十天前辞世。他突闻噩耗,竟昏倒在地,经抢救后方才苏醒,醒后便哀号不止,以致病倒。回到家中,又忙于操办丧事,悲哀加忙碌,终于卧床不起。身体稍微有些起色,便向顺治帝上疏,汇报其事,并请求在家守制三年。服阕期满,又见母亲身体不佳,再次上书朝廷,请求在家奉养老母,并且一居便是十年。据说他在家住了三年后,当地官吏见他母亲身体尚健,便向朝廷劾举他欺骗朝廷。为此,朝廷曾多次召其返京复职,但是,他却不予理会,常对人说:岂能以一官之职而易一日之养乎!而后,又因他的母亲去世,丁忧在家。朝廷见史大成屡召不还,遂将其削职。在康熙年间,史大成奉诏返京,充任讲官,在他任主考官时,有人上书康熙皇帝,建议免除朝廷对孝子、节妇的粮米供给,他们说:孝顺父母,为丈夫守节,是他们份内之事,与朝廷何干?史大成对这种议论予以坚决驳斥,他说:为子不孝,为妇不贞,又与朝廷何干?但为何却要对他们绳之以法?康熙对他的意见十分赞赏,下令对孝子、节妇的粮米供应不得减免。

(二)、史氏之忠

  (1)史浩忠于君国。隆兴元年(1163),史浩拜相,将岳飞等爱国将领予以平反,同时推荐了一批良臣,这一切实基于他本人身上恢复旧土之志,他给孝宗讲尚书,讲到《文侯之命》一篇时,极力赞颂宣王能勤政复仇,而伤叹平王无志恢复旧土,当然史浩是反对冒失用兵的。

  史浩推荐的主战派老臣张浚屡次上奏,急图恢复。史浩尊重张浚,但坚决反对急于用兵。史浩觉得恢复中原时机不成熟,其理由是:从孝宗角度看,处事还不老练;从敌我双方对比看,金国的国力仍十分强大,而南宋的力量却不足,或许能偶尔能胜一局,或收复一块失地,但即便如此,也很难守卫,所以在无力给金国以毁灭打击时,不如暂时维持偏安一隅的现状,以利于争时间,加强内政和国防。张浚入见孝宗,重申了自己的战略主张。史浩再次表达了不同意见,上奏说:先作好充分准备,这才是良策。不要听目光短浅谋士的话,兴没有经过训练的军队去作战,这些没有良好素质的军队,到敌人离去时就来论赏邀功,到敌人来进攻时就丢弃武器逃得无影无踪了,这样做恢复可能实现吗?此所谓取痛快一时,而含冤万世。当时朝中的显官名士王大宝、胡铨、王十朋、汪应辰、陈良翰等人大都是张浚门人,所以交赞其谋。然史浩独不以为然。当主管殿前司公事李显忠、建康都统制邵宏渊上奏求引兵进取时。史浩说:“如果应顺诸将的虚勇,收恢没有用的空城,金寇去就向朝廷论赏,金寇至则仅保守山寨,这样有什么好处呢?针对是否立即挥师北伐,这一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大臣纷纷发表意见,史浩又陈述了三条意见说:如果下诏亲征,那么无故招致敌兵进攻边疆,如何应付?如果巡边犒师,那么德寿(高宗)去年一出,除了州县提供上亿重费之外,朝廷还填进去缗钱千四百万,现在又何以为继?如果说移跸,想奉陪德寿(高宗)一起行动,则没有行宫;如果陛下自己独行,万一金人有一小股骑兵搞突然袭击,行都骚动,又如何来处之?孝宗大悟,对张浚说:“都督先去边疆,等到有功业有些头绪,朕也不会惧怕一行。”张浚气愤地说:“陛下应当在马上成功,岂可以怀安而失事机。”史浩则用诘问口气对张浚说:“帝王的军队,应当万无一失时,才可以出动,岂可以作尝试,图侥幸。”之后在殿上他们展开了一场辨论。史浩上疏力谏说:“靖康之祸,忠臣孝子,谁不痛心疾首?想用喋血朔庭,来雪大耻。恭想宸衷,寝膳不忘。然而怎么可以远征呢。现在大臣未附,百姓不信,而急为此举,怎么能保证其必定胜呢?如战能捷,则一举而空虏庭,如此合我所愿,谁不痛快?如果战不捷,则重辱社稷,以资外侮,陛下还能安于九重吗?上皇还能安于天下之养吗?这是臣食不甘味,而寝不安席的原因。张浚是老臣,应当想到这些问题。而他却溺于幕下新进之谋,眩于北人诳惑之说,因此有请罢了。德寿(高宗)难道无报复之心?当时张、韩、刘、岳,各拥大兵,都西北战士,燕、蓟良马;然而与金角胜负近五十年,还不能恢复尺寸之地。现在想凭着李显忠之轻率,邵宏渊之寡谋,而想取胜,不是很难吗。当前只有努刀练士卒、备器械、固边圉、蓄财赋、宽民力,十年而后再用之,则进攻就会有辟国复仇的功勋,撤退没有劳师费财的忧患,这是臣平素所怀的天下大计。”

  张浚因督府缺少费用,想从百姓中获取。史浩说:“没有对百姝施德,却急着向他们重征,恐怕金贼还没有被消灭,百姓就会因贫困而先为盗了。如果一定想从百姓中获取军费,我应当辞退。”争辩持续五日。史浩最后委曲劝张浚说:过去希望聆听指教但不可得,现在有幸同朝事任,但我们每次观点不同,我不只是为社稷生灵着想,也是为相公着想。先生因为大仇未复,决意用兵,这实是忠义的心。然而不看时势而急着去做,恐怕只能是徒慕复仇之名罢了。要想建立功业,宜用几年时间,先作不可取胜的打算,等待时机,这是上策。先生有四十年的名望,如今一旦失利,别人又都会如何看?”张浚说:“丞相的话是对的,但我张浚老了,没有时间了。”史浩说:“晋灭吴,是杜征南的功劳,而当时人将功劳归在羊太傅身上,因为计划出自于羊太傅。先生能先制定克金复仇的大计,叫后人按此计划建立功勋,一旦后人建立功勋,这也是先生的功勋,为什么非得一定要亲自去做呢?”张浚默然,但第二天,入内宫上奏说:史浩的想法不可以改变了,臣恐怕失去一个良好的机会,恳请皇上作出英明决断。孝宗年轻想有作为,被恢复中原的巨大道义力量所振奋,他再也不听史浩的劝说了,于是绕开三省和枢密院,直接下令张浚挥师北伐。史浩就力请罢归,临行时对孝宗说:希望陛下能审度事势,如果今日一失,恐怕以后终不得再有希望恢复中原了。张浚北伐结果惨败。史浩独持异见,反对北伐,颇受时人的反对,甚至承担了“投降”的罪责,事实证明他稳妥谋国的方略是正确的。

  (2)史久镛忠于职守。史久镛是著名国际法学家。1926109日生于宁波,早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获政治学学士学位,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修法学,获国际法学硕士学位,1951年毕业后留校从事国际法学研究。1954年回国后,史久镛一直从事国际法的教育和研究工作。史久镛曾多次以中国代表团代表或法律顾问的身份参加国际会议及外交谈判。1985年到1993年任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首席代表处法律顾问,在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判断中,史久镛高水平、出色地发挥了法律专家的作用。200426日当选联合国国际法院院长。这也是自联合国国际法院1946年成立以来首位中国籍法官担任院长。他的当选,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唐家璇在贺电中所说,是国际社会对其"卓越学识和公正品格的肯定",是"个人的荣誉,是中国法学届的荣誉,也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荣誉""只要有过一点国际法常识的人,就不可能不知道史久镛这个名字。"在北京国际法学界的很多圈内人士看来,史先生的当选是其个人学识、人品的"必然结果"

  史久镛在谈到如何走上国际法学道路时说,在他上大学的时候,中国正处于战争年代,"9.18""8.13"、第二次世界大战等事件让他意识到"弱国无外交"的深刻含义。也使他经常思考国际法治和世界和平的问题,并因此对国际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终走上了国际法学研究的道路。

  1987年,史久镛被选为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直到199311月当选国际法院法官。他当选院长不久,在海牙办公室接受了中国一家媒体的采访。采访中记者提到,美国布什政府鼓动一些国家威胁国际刑事法院,如果不给予美国维和军人以刑事豁免权,就将取消军事援助。

  记者请史先生评价这种行为,史先生拒绝回答,他说:"作为国际法院的法官,我无权对成员国的内部事务发表看法。"

  史久镛的态度是国际法院法官们严守中立的体现,实际上,在国际法院的答疑手册上有这么一句话:国际法院的大法官一旦当选,就不再代表他们各自的政府,他们的首要职责就是保证绝对公正。这种严格的职业操守准则,或许和史久镛当选国际法院法官时的态度如出一辙:"我在国际法院的惟一身份就是法官,我的法律信仰就是按照现行的国际法从事审判。

  (3)史致富忠于事业。史致富字志礼,号德润,祖籍鄞州,出生于上海。他幼年丧父,家境贫寒,16岁辍学经商,在上海华美药房当学徒,成为徐翔荪的学生。在打工之余,他坚持自学、德语和医药知识,由于勤奋好学,自学成才,1927英语(民国16),受聘于上海中英药房,负责营业部工作,初次进入管理层。1928年,出任国民药房经理。

  1933年(民国221月,史致富自行创业,集资创办了万国药房,自任经理,并远在贵州西南边远省份设立分店。1935(民国24),因在上海医药行业的威望,当选新药业同业公会执行委员。抗战时期亦未中断经营,先后在、重庆南京天津开设医药分店,壮大企业。并在湖南长沙江苏清江浦(今属淮阴市)等地发展领牌联号,是中国最早的连锁药店。云南昆明

  史致富自办制药工厂,仿制进口药品,并自制自研发新药,是中国近代机器仿制进口西方药品的先驱和新药自研自造的先驱之一。自制成功药品如白松、糖浆、、鱼肝油等,闻名当时。抗日战争时期,史开设新光化学制药厂,试制成功中国人自己最早的机制糖衣药片。史还创建了药品化学研究、研发、制造、销售的一条龙庞大产业链,也是中国近代医药业产业链最早成型的企业家。抗战胜利后,1948年当选中华民国上海市第一届参议员,并当选中华民国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麦精

  史致富热衷於教育、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在此类各种组织中担任职务,主要有:药联高级药学职业补习学校主席校董、副校长,上海私立药学补习学校创校副校长、中法药学专修学校校董、海南山职业学校校董、四明医院董事长、四明公所董事长、济民医院(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五五医院)董事长、上海分会董事长、上海时疫医院中国红十字会(今上海市红光医院)董事长、上海南市平民医院董事长、上海福幼院(今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董事长、1940年,被推举为“益友社”监事兼任福利委员会主席,1943年被推举为药联慈善基金会主任委员、上海市新药业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上海市药剂生公会理事长、上海市商会理事。

  抗战胜利后,史致富在上海发起了中国近现代最早的“父亲节”。定为每年的88日。当日举行仪式,组织活动,以示敬老尊亲、弘扬中华传统美德之至意。史致富通过“父亲节”募款,资助穷困学生。社会各界纷纷响应,成为舆论的一大热点。但到了翌年即1948年,因时局动荡,市内工潮迭起,父亲节的规模不得不有所缩小。再一年,上海解放,父亲节就此夭折。史致富等赴台后,重新恢复了八八父亲节的活动,至今不衰。因八八谐音爸爸,好叫又易记,也合乎中华民族礼俗,比近几年进口的、不固定、不好记的洋节日更便于人们接受。

  1949年(民国3829日离开上海,乘船移居台湾19503月在台湾开办上海联合大药房。1951年创办纳德药行,专门从事西药进口业务,是台湾该领域的先驱。被聘为医药审议委员会顾问。20世纪60年代初,又投资台湾旅游业,创办了亚洲旅行社,自任董事长中华民国内政部

(作者系本刊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