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方志编修
掠过千年烟尘重现“国学”光辉——桃源书院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15-05-25访问次数: 字号:[ ]

吴海霞

 

    书院,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标志,是古时教书育人、传播文明的圣地。唐宋以来,宁波也出现过不少书院,最后都湮没在岁月的烟尘中。
   其中,和著名的岳麓书院同处一个时代的桃源书院,堪称浙东文化的源头和摇篮。
   2015年5月16日,重建的桃源书院。鼓乐声中,一场古雅的传统射礼演示,成为当天在此落户的龚鹏程国学院宁波分院的第一课。这一曾经与宁波有着深厚渊源的传统礼仪,就这样“复原”在现代人眼前,仿佛在刹那间,接上了北宋文化的基因密码。
   就在这一天,国内众多国学专家和本地的传统文化研究学者聚集一堂,以群贤毕至的盛况,显示着这座“重生”的书院对于学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而在射礼前,出席龚鹏程国学院宁波分院揭牌仪式的市委常委、区委书记陈奕君已是在短短半年间,第三次现身书院。来自当地政府部门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也使这重建后的书院眼前要走之路变得格外清晰。
   桃源书院,不仅拥有着前世辉煌的历史记忆,也清晰地承载起了当代鄞州传承国学的“光荣与梦想”。

 

前世:王安石与王致叔侄办学的因缘际会


    宋大中祥符年间,一个叫王致的学者,举家隐居在鄞西桃源溪深处的庄家溪,在山岙中安贫乐道。同时,他将旧宅“酌古堂”改建为书院,用于教授学子。
   从此,在桃花盛开的静静山岙里,响起了琅琅书声,偏僻乡野间,竟开始撒播文明的种子。而据相关史料,这里几乎是宁波教育史上有记载的最早一所书院。
   不得不来关注一下王致这个人。王致家境并不富裕,“其妻收遗秉,子拾堕樵,亦浩然无闷,乡人莫不高之”。安贫乐道,坦然处之,矢志教育——这就是桃源书院最初创始人的心灵画像。
   范仲淹任明州知州时,曾力荐王致为“明州教官”,认为他在“道演、经术、文化、德业,著闻有素,而安贫乐道,称为模范之官,必有纪纲之效特补本州教官。”但王致推辞。后朝廷又授他秘书省校书郎,他仍推辞不受。
   王致宁愿在这深山里的书院默默耕耘,教授学子。这一教,就是45年。去世时,70岁,后人称他为“鄞江先生”。王安石为其写墓志:“四明士大夫立言以垂后世者,自先生始”。
   王致的继任者是他的侄子王说(1010年-1085年)。他将“酌古堂”命名为“桃源书院”,继续讲学30多年。王说与其叔父一样,虽然清贫,但痴心于教育。“世守清介,无田以耕,无桑麻以衣,而怡然自得,所置廪田,惟以养从?之士而已”。他继承王致遗风,继续桃源书院的教育风格,把书院发扬光大,成为浙东地区的“高等学府”,众多氏族弟子受惠不浅。
   这是王致叔侄办学的佳话,写在鄞州历史文化苍黄的书页里。而这,并不仅仅是一对叔侄追逐教育理想的历程。如果将桃源书院的诞生和兴盛,放在更宏大的历史景深中,会从一座书院的兴起,看到一地文化兴盛的发端。
   汉唐时,浙东文风未开,混沌依旧,文坛寥寥。即便以文章著称的唐朝明州(即今宁波市)有记载的诗人也仅为6个,在浙江10个州中倒数第三。到了宋代,随着江南(包括宁波)地区的开发,经济逐渐繁荣,文化教育也开始受到了重视,朝廷多次下诏各州县设立学院,宁波也积极响应,恢复了“即庙建学”的传统,将孔庙与建学结合,由官府扶持民间响应,“儒教”之风渐盛。
   这里还要提到一个推动宁波教育和书院发展的重要人物——王安石,被称为“中国11世纪最伟大的改革家”的王安石,于北宋庆历七年到鄞州任知县,知鄞期间,他深入民间,兴利除弊,先后推出了青苗法、均输法、保甲法、崇文兴教等改革举措,成功后又推向全国,故后人称,王安石在鄞一千天,影响了宁波乃至中国一千年。
   作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王安石深知教育对于启迪民智、造福一方的重大意义。初到鄞县不久,他便提出“天下不可一日而无政教,故学不可一日而亡于天下”,大力兴学校,举贤才,并遍访民间学者、儒生,共商重教大计。
   在王安石大力推动下,宁波私学如雨后春笋般在民间蓬勃兴起,最突出的当为杨适、杜醇、王致、王说、楼郁五位学者,这就是在中国教育史上占有重要一席的“庆历五先生”。
   这“五先生”中的两位——王致,王说叔侄,同时也是后来兴盛了四五百年的桃源书院奠基人。
   回眸千年岁月,说桃源书院传播了浙东文化的文脉,丝毫不为过。
   自北宋中期到南宋中期,桃源书院成了四明乃至浙东一带最著名的修学之地,也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乡学”之一。尽管处于山野僻壤,但它培养的人才却是成绩斐然,引起朝廷重视。
   熙宁九年(1076年)神宗皇帝御书“桃源书院”四大字以示褒奖。对此,清代著名学者全祖望称:“吾乡之得拜御书者,宋时自先生始”。
   这不仅是浙东首家,当时在全国也是极为罕见。桃源书院名声大振,也因此成为浙东办学最久、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书院。
   桃源书院培养的人才,可谓群星璀璨。据《鄞县进士录》等典籍记载,在宋以前的数百年科举考中,鄞县仅唐时有一人中过进士。而宋以后,鄞县历代进士竟达1205人,其中宋代730人,尤以南宋时最为突出,为601名,遂使鄞县成为名副其实的科举大县,全国罕见。
   桃源书院堪称宋代宁波人的 “清华、北大”。据《桃源乡志》记载,桃源书院授业的人中,有周师厚、汪洙、袁毂、张邵、史简等百余人,其中还包括甬上第一状元张孝祥,他就是桃源乡人。其侄子张即之,南宋著名书法家,人称“宋书殿军”也常住桃源乡,留下众多遗迹。可见,桃源书院播下的文化种子,在此后的数百年里大放异彩,结出了丰硕的成果。
   宁波市政协原主席、甬上学者徐季子先生说:“北宋的桃源书院是浙东文化的源头,‘庆历五先生’是宁波最早的一批教育家”。
   浙大教授龚延明认为,宁波成为今日的历史文化名城,与宋代特别是南宋以来鄞县成为科举大县有着密切关系。宁波的世家大族无不以儒学起家,以进士光大门户。其中较著名的有《三字经》作者王应麟、天一阁创始人范钦以及著名史学家全祖望等,而他们几乎都与桃源书院有文脉传承关系,宁波文化因而呈现群星闪耀的可喜景象。
   到了近代,鄞县文化界涌现了翁文灏、童第周、沙耆、沙孟海、马友友、朱复戡等一大批中国顶尖的学者、大师、可谓群星灿烂、名人辈出。
   曾有当代学者如此评价,桃源书院对于宁波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及浙东文化的影响可以说一直延续至今,据了解,在目前中国1100多所高校中,有宁波籍校长280多名,两院院士中有宁波籍院士100多位。
   宁波作为一座中等城市,为国家贡献了这样多的优秀人才,其与桃源书院的文化传承和因果关系值得深入发掘和研究。

 

“重生”:一项多方接力、起承转合的“文化复兴”工程

 

桃源书院执行院长、我市书法家胡茂伟说起桃源书院的湮没,总有几分痛心:“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文化符号,如果就此湮没,又被后人遗忘,那会是多么遗憾的事。”
   他告诉记者,桃源书院的旧址在元代后遭荒废,明初曾移建他处。元至正年间,乡儒张文海请官方重建之。明嘉靖年间,因“邻火延燎,遗址遂泯”。此后近500年来桃源书院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出。
   桃源书院的“重生”,宁波人著名学者傅璇琮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仿佛是文化使命的隔空接力,在千年之后,“书院文化”的重振,落到了这位学界老人身上。曾任《中华书局》总编辑30多年、现任清华大学古典文献研究室主任的傅璇琮,在参加鄞州一项文化活动后,来到了位于横街镇的四明山居旅游度假村。
   市文联副主席、时任鄞州区文联主席的施孝峰还记得傅老为了桃源书院的重建奔走呼吁的情形:“他在考察周边环境后提出,横街林村,曾是北宋桃源书院的旧址,这所学府培养了许多历史文化名人,对宁波文化事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建议政府部门重新恢复这座书院!”
   不仅如此,八旬高龄的他,多次寻到林村,尽管因为曾中风而行动不便,却仍坚持在别人的扶助下颤颤悠悠地爬上山岗,别人走十几分钟的路程,他往往要爬上半小时。在这漫山遍野的搜寻中,他的活动半径,他的心理体验,是那么地靠近着千年前的王致、王说。
   在鄞地的学者身上,总有着那么一种不理世俗,执着坚守的劲。从王致叔侄,到当代的傅璇琮。隔着漫漫时空,他们围绕着一座书院,延续着鄞地的文脉。
   傅璇琮在奔波中,与打造“四明山居”休闲度假项目的宁波天马有限公司董事长翁国伟,不期而遇。桃源书院的旧址,就在“四明山居”附近。
   一个学者奔走疾呼,文化使命的担当,就这样和一个企业家回报社会的责任感,重合在了一起。
   像鄞地会不断出现这些有使命感的学者一样,这里也出商人,尤其是“义商”群体,在利润翻滚的商业领域里,他们张扬着“义利并举”的旗帜,他们的身上,流淌着“义乡鄞州”的血脉。翁国伟,无疑就是那种在捕捉商机的同时,也会看到投身文化的意义的商人。
   桃源书院的重生,就在这样的相遇和重合中,有了实现的可能。
   傅璇琮在一封封信里,提供了更详实的重建资料,这让翁国伟越来越感到肩头变得如此的沉重。
   书院长什么样?古代没有图纸流传下来,该怎么办?整整两年时间,翁国伟都被困在这些问题里,几个方案被较真的学者们否了又否,一群文化学者的信件雪片般飞来,从史料到如何建设,大谈建议,不断修正完善,迟迟也动不了工。
   直到2011年底,经过两年多精雕细琢,正式修建方案才出炉,书院建筑工程正式启动。
   学界和企业界的接力运作,使一座重建的书院,至少在实体形式的复原上,是无论如何马虎不得的。而这个重建的过程,因此成为一个宏伟的寄寓当代鄞州关于“书院复兴”梦想的的过程。
   在这片出现过王安石伟大的“一千天”和“庆历五先生”等数不胜数的历史文化传奇的土地上,什么样的梦想都会一点点实现。翁国伟,这个认认真真地投入地做着“传统文化”梦的企业家,在那几年,就这样义无反顾地把数千万元钱砸了进去。
   与此同时,学术界也关注着这件大事。2012年12月20日下午,桃源书院建设委员会成立大会暨项目专家论证会在“四明山居”召开,标志着书院的建设迈出了实质性的一大步。王蒙、徐季子担纲桃源书院建设委员会的名誉主任,傅璇琮先生任主任,成员中还有相关部门的领导及文化界学者、专家。成立大会那天,92岁高龄的徐季子先生步履蹒跚,不管子女的劝说,执意前来参加。他还说:“在我有生之年如能看到桃源书院重建,抬也要把我抬到书院。”
   领导和专家认为,重建桃源书院,有着长远的文化意义;项目定位高雅,且选址与建筑风格也存特色,对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建设宁波文化强市等均有重要作用和意义。
   之后,便是书院的重建工程。不到两年时间,一幢按古典风格建造的书院“酌古堂”就耸立在横街的山岭之上。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书院,成为宁波文化又一标志性建筑和历史文化旅游一景。

 

“今生”:传承国学,让书院重辉的通道
  

     时光流转到2014年12月23日。这一天,桃源书院,迈出了“今生”的第一步。
   百余名身穿汉服的国学班学员在这一天参加孔子像落成典礼,有着千年历史的桃源书院在沉寂了近500年后重绽光辉,传承国学的琅琅书声再次响起。
   孔子立像自山东曲阜迎来,高约4米,整座雕像气宇轩昂,流韵绵长,魏然矗立于桃源书院大门内的广场上。130余名身穿汉服的学员参加了落成典礼,典礼上诵读了纪念孔子的祭文,学员们对着孔子像行鞠躬礼,现场奏响了优雅的古乐曲。随后,国学班正式开班,宁波教育学院教授徐卫东讲授“国学智慧与管理”。
   2015年2月26日,近50名不同年龄的学员,身着汉服,静抚琴弦,奏响一曲《仙翁操》。这一天,融琴技传授、传统文化知识、养生修行于一体的国学古琴班的开课,开启了桃源书院在新的一年传承国学新篇。
   此次国学古琴班由书院和天一学堂联合举办,为期10天,报名人数超过百人,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年龄跨度从少年到中年。有别于普通古琴教学的授课方式,此次国学古琴班的老师除了传授琴艺,还将通过冥想静心、保健养生等方式,引领学员感受古琴带来的艺术和修行的境界。
   桃源书院执行院长、我市著名书法家胡茂伟表示,古琴班将是书院接下去一连串国学班、传统艺术班的开始。
   随后,就到了又一个历史性的时间节点,2015年5月16日,龚鹏程国学院宁波分院揭牌。
   龚鹏程,台湾籍国学大师、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著作八十余部,遍及文、史、哲、宗教、艺术、管理、社会、政治、大众传播等多个领域,曾获台湾行政院研究奖、中山文艺理论奖,中兴文艺奖章等。2010年,龚鹏程及其团队在大陆创办龚鹏程国学院,主要致力于恢复传统礼乐、开展学术研讨和讲学、挖掘民间民俗等文化活动。
   龚鹏程表示,龚鹏程国学院宁波分院在桃源书院挂牌后,将参与到书院功能重建工作中。龚鹏程国学院宁波分院还聘请了李文亮、陈致、著名学者冯骥才,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省儒学学会会长吴光,北京工业大学文化创意研究所所长王国华等专家学者为书院咨询委员。
   因为国内学界大师的加盟,桃源书院的“今生”之路,就这样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坚定地一步步开始走过来。
   再来看一下重建后的书院:宋神宗皇帝御书“桃源书院”四个金色大字镌刻在书院大门外的石碑上,碑阴是著名学者全祖望所撰的《宋神宗桃源书院御笔记》全文。于右任弟子、百岁老书法家蒋思豫题写“千年学府”匾额,悬挂在书院大门正中。大门两旁的对联“书香四明,文泽三江”,由92岁高龄的著名学者冯其庸先生所书。徐季子先生所撰对联“桃李芬芳四明文脉溯清源,书香飘逸三江俊才盈古院”,以工整的小篆镌刻在大门的正前方石牌坊上。
   书院的中堂内供奉孔夫子画像,著名学者余秋雨题写“酌古堂”三字,悬挂于中堂大门正上方。中国书协副主席欧阳中石、中央文史馆馆长袁行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秦永龙、中国书协原副主席朱关田等名家,以及甬上诸多书法名家,为书院创作了书法作品,提升了书院的文化艺术品位。
   书院之内,回廊相连,国学堂、四明堂、聚艺斋、汇文轩、品茗轩、名人学术馆和艺术名家工作室等,均按古典风格设计。100多平方米的国学堂,可容纳80余名学员听课。聚艺斋陈列、展示书画名家为桃源书院所创作的作品,汇文轩用来藏书和阅览。
   有了实体的形态,有了一支专家团队,这个依然置身山麓之间的书院,这个将在互联网时代全力去打造的一个传播国学的阵地,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古雅的书院里,回荡着众多学者的声音。
   北京工业大学文化创意研究所所长王国华:“怎样把书院的讲学和教育,变成现代人热爱的生活方式呢?我觉得第一是要有一个很准确的定位,比如恢复浙东学派有影响的、有代表性的,对今天的社会教化、社会风气都有价值的东西,让书院的研究,在今天仍然是宁波人的骄傲。”
   省儒学学会会长吴光:“书院应该强调德育为主,以礼乐文化的弘扬来作为书院的性质和功能。可以恢复讲学的传统,名家来讲名士、讲名儒。同时,培养国学的师资,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恢复乡饮酒礼、乡射礼就是在恢复一种尊贤、敬贤的传统。”
   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院长陈致:“礼乐文化的恢复需要践行,现在很多学者的恢复还停留在学术上,而不是实际怎么恢复古礼。像古礼里的冠礼、婚礼、射礼、士相见礼、乡饮酒礼等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怎样的形式?我们都没看到,所以这里可以成为一个礼乐文化示范的地方。对于桃源书院、龚鹏程国学院来说,这是一个品牌。”
   国务院参事室中国国学研究与交流中心副主任李文亮:“我个人的看法就是,目前的书院应该是作为知识教育和技能教育的一种补充。书院更多的是生命教育、心灵教育、智慧教育、生活美学教育。我们推‘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这个六艺既是道的一个载体,同时也是春秋时代开始的一种综合性的职业教育。”
   这些声音传递着当代学者对于传统文化复兴的一种热切期许。
   王安石、王致、王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隔着一千年的时光,回望那个时代的我们,谁能说,对于文化传承、文明传播的使命感责任感,书院里的这些声音,和先贤们有着多么的相似。
   开设国学师资班,开设蒙学班;开设国学专修班,建设书院藏书功能并对社会开放;推动鄞州“义”文化的发展、举办“名师讲名儒”大课堂;恢复传统礼乐并举办乡饮酒礼、乡射礼、祭礼、冠笄礼……这些正被桃源书院提到议事日程上。
   魂梦归兮,桃源书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