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楼氏家风(上)

发布日期:2015-06-1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楼广宇字号:[ ]

  一、家族发展

  四明楼氏发端在奉化,而成望族在鄞县。楼氏曾先后三次从婺州(东阳)迁奉化。唐玄宗先天元年(712),楼鼎率家人从婺州迁居金娥山南麓,今奉化莼湖镇,此为一迁,后其儿子楼珂迁回婺州。唐未,楼鼎孙子楼茂郏任参将,因生擒裘甫被朝廷封为光禄大夫、节度散兵马使,镇守黄檗,楼茂郏自律自制,乐为民事,深得百姓爱戴,百姓为记念他,便将其地改称“楼隘”今奉化莼湖镇;梁初,楼茂郏仍以唐臣自居,为保晚节,他辞官还乡,最终选择了奉化“仙梅庵”定居,此为二迁,其儿子楼兴业隐居不仕,又迁回婺州定居。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楼兴业儿子楼绍宗迁奉化东门外三都舍墟村定居,此为三迁。奉化是四明楼氏发祥之地,历千余年,直至今天,仍有楼氏的部分裔孙生活在这块土地上。

  四明楼氏在奉化时,出过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楼承皓,楼承皓年轻时,奋发有为,将楼氏提升为富甲奉化一方的大姓,他“平时奉佛心至谨,建立塔庙崇诸天。”(《攻媿集次韵雷知院观音诗因叙家中铜像之详》)捐款修筑告成寺,并将家迁到告成寺。咸平年间(998——1003),楼承皓“以赀为奉化县录事”(《攻媿集 为赵晦之书金刚经口诀题其后》),他捐官入仕决非是为个人敛财,完全是为了便于发挥自己的“智慧”,能为当地百姓办更多的实事和做更多的善事。楼承皓晚年时,四明楼氏不仅财雄一乡,而且德称一乡。楼承皓的儿子楼杲又将“财、德”双称的楼氏推到一个新的高峰。楼杲以财积善,将物质变成精神。其实一个人也好,一个家族也好,其潜在的能量相差无几,差别在于对潜在能量的发掘。精神财富能激发潜在能量的发掘,甚至可能将所有潜在能量都发掘出来,达到极致。而物质财富往往是发掘潜在能量的障碍,它甚至会使潜在能量发掘降到最低点。同样一个人或一个家族,一个处在最高点,一个处在最低点,当他们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时,胜负其实早已定局。楼杲“以财积善”的招术是很高明的,楼氏家族的兴旺秘密就是在物质和精神并举。物质是容易被重视和继承的,精神则不易被重视和传承。楼氏不仅重视物质而且重视精神,还很巧妙地将其一代一代传承过来。富不过三代,是说只看重物质,而同时看重精神的必不只三代。

  楼杲的儿子楼郁带着楼家的精神财富离开奉化迁来鄞县。庆历八年(1085)他站到王安石搭建的教育平台上,一站就是三十多年,在此演绎了他的精采人生。“一时英俊皆在席下”,“盖鄞之士人知学之所以为学者,先生实有力焉。”楼郁是四明第一个名教师,五先生中数他的贡献最大,影响最大。他的弟子像模像样的就有舒亶、袁毂、罗适、丰稷等一批人,他们在科场、在仕途都有可圈可点的事迹。嘉祐四年,鄞县有三个人中进士,中间有两位是楼郁的学生,即丰稷和俞充,俞充是明州历史上以自己的教育培养的最早的进士,楼郁美名初扬。嘉祐六年,鄞县有三个人中进士,其中一位是楼郁的学生,即袁毂。袁毂考了个第一名,而第二名是苏东坡,楼郁的名气更大了。治平二年,楼郁有三个学生中进士,即是楼常、罗适、舒亶,其中舒亶礼部试第一,楼郁的威望达到了巅峰。丰稷、俞充、舒亶,这三位楼郁弟子都列入《宋史列传》,这在古代鄞县的历史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楼郁教育的成功,促使四明士子确立了以“决科”入仕为追求目标的价值取向。四明负陆面海,远离皇城,“官本位”意识淡薄,仕进意识不强,喜欢我行我素,不愿承担社会责任,而楼郁培养出的学生都有强烈的仕进意识,他们敢承担社会的责任,改变了四明人的意识,甚至是价值趋向。史浩这样赞扬说:“公以是教,作成吾鄞。逮今士子,儒学彬彬。收功贻厥,世有显人。”元人叶氏则称楼郁为“百世之师”。楼郁在四明文化中重要地位在于他奠定了宁波文化发展基础,同时又一度引领过宁波文化发展。李邺嗣《鄮东竹枝词》中有:“恰比宋朝论士族,楼丰史郑亦同夸”。四大家族中楼郁缔造的楼氏处于望族的中心位置。丰、史、郑三大家的奠基人丰稷、史诏、郑毂都是楼郁的学生,他们的发展,或直接或间接地受楼郁思想的影响。宋时四明望族四大家是宁波文化的标竿和自豪,其中史氏一门三宰相,又将文化推向了高峰,然而史氏的高峰是由楼氏奠定基础的,如果我们用倒T字型来描述一下四明文化,那么底下一横是楼氏,中间一竖是史氏,如果没有楼氏的宽度,就不会有史氏的高度。

  楼郁还在城南月湖之上找到了一个安静而美丽的地方,盖了一间屋,开了一个楼正议讲舍,在月湖播下了读书的种子,植下了文化的根。楼正议讲堂,无论从地方意义上来说,还是从家族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里程碑。它促成四明人爱读书藏书的风尚,也促使楼氏晋升为地方名族。舒亶撰《宋大理评事楼先生(郁)墓志铭》并挽联:“尘埃满匣空鸣剑,风雨归舟只载书”。楼郁授儒学三十载,对其族人、后辈的影响也非常深刻。他是鄞县楼氏家族正式入仕第一人,自其开始,子孙无不读书应举,业儒家风造就了西湖家学”、仕宦名家。楼钥称:“余家世业儒,五世祖正议始以乡先生决科起家。五子俱传业”,此后“子孙皆踵世科”,“一门书种,赖以不绝”。(《攻媿集•承议郎谢君墓志铭》)元危素在《鄞塘楼氏宗谱•昼锦楼氏宗谱序》中称:“即其谱考之,擢进士者廿有八人。”

  楼郁的孙子楼异,元丰八年(1085年)中进士,政和七年(1117)典乡郡,依照宋神宗元丰年间旧制,重开中朝贸易,于是设置明州高丽使馆,建造成“康济”、“通济”航洋巨舶,这肯定是名垂千秋的作为。又令尽泄湖水,废湖为田,楼异因此成为一个最有争议的人物,后世骂声绵延。楼异在城南营建南北直径一百步(一步约五尺)美不胜收的昼锦坊,及昼锦桥、锦照桥、锦照堂,供诸子众居,甚至要仿效范氏义庄的规模设置楼氏义庄。昼锦坊是楼氏家族精神和财富的双重象征,也是楼氏家族传承文化的重地,是一门书种再一个里程碑。这是楼氏家族在四明地区发展上名利双收的重要阶段。楼钥是四明楼氏家族中仕历最高的人,在孝宗、光宗、宁宗三朝起过重要作用,官至参知政事。他的才华横溢,诗词文赋都有成就,书法、音律、绘画都贯通,被誉为翰林之才、一代文宗,四明楼氏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文化地位至楼钥发展到了巅峰。

  楼钥筑东楼于月湖畔(今宁波市桂芳桥巷与梅园巷之间)。“门前莫约频来客,坐上见观未见书。” 这副书斋联反应了他惜时如金,不愿招惹那些俗气的“频来客”聊天闲扯;但若有奇书异卷,必定要邀请同仁好友共赏,切磋学问,砥砺品德,陶冶性情。书斋主人对待客人两种不同的态度,正体现出作者读书求友的一片苦心。“书种传来直到今,读书几似孝标淫,欲君终就九经库,与子平分一片心,更向漆园穷妙旨,何殊清庙奏遗音,中郎书籍付乇粲,想得知余此意深。”楼钥在首诗中反映了读书,校书,藏书,写书,赠书等是楼氏家族的一个传统,东楼不仅对宋后宁波藏书影响很大,也是一门书种的一个里程碑。

  嘉定后,楼钥一家仍在家族中唱主角,整个楼氏家族继续稳步发展,宋灭亡后楼氏家族因耻侍异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再也不见有人列籍。楼氏成员大量迁居外地,力量的分散也加剧了楼氏家族的衰落。在以后几百年里楼氏完全平民化,明清时偶露“峥嵘”。《宁波府志》中这样一个记载,楼得达,明朝时期围棋国手,鄞县(今宁波)人。永乐初年,明成祖把楼得达召进京命他与当时的棋霸相礼对局。楼得达比相礼小十多岁,当时在京师还是无名小卒,而相礼自以为天下第一,胜券稳操,不把楼得达放在眼里。赛局尚未定,明成祖已命人悄悄地把画有冠带的纸放在棋盘下,准备赐给胜者。棋一连下了几盘,结果楼得达大胜相礼,明成祖当即赐予冠带,相礼独霸棋坛的时期就此告终。

  进入民国、现代楼氏家族各类英才频出,展示了一门书种在遵循向善、向智的祖训中蓬勃生机。

  商界楼茂记,文学界楼适夷,体育界楼大鹏,医学音乐界楼乾贵等。四明楼氏血缘单纯,但凡今宁波各区、县楼姓同为一族。

  二、家风形成

  四明楼氏家风、家训的形成,应追溯到楼承皓,一次他从县江中捞到一尊佛像,“挥鉏去沙若有物,微见铜像伤其颠。须臾众覩全体见,端严相好巧且坚在。” (《攻媿集 次韵雷知院观音诗因叙家中铜像之详》)楼承皓便将这尊佛像请回家,恭恭敬敬地供奉,几十年,虔诚如一。事实上就是这一不经意间而又为楼承皓一直坚持的行为,为楼氏家族树立起了一座精神丰碑。一个家族拥有自身的精神,这不要说是在古代,即便是在今天,也是叫人仰视的。楼承皓以一座铜佛像作为精神和传承精神的载体,使精神变得具体形象,看得见摸得着,容易接受;使传承变得单纯浅显,便于说教,便于操作,容易传递。在许多有财富的家族里,物质与精神就往往是分离的,他们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精神的存在,精神的价值。楼承皓则使家族的时空中,物质与精神融同于一体,为家族发展奠定了物质和精神基础。

  楼郁在完善了家风、家训的同时,在传承中也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他在离开奉化迁来鄞县时,把祖上传下来的物质财富一并留给兄弟,只取了那一座铜佛,楼郁弃物质而取精神无疑是一种智慧。这一精神财富为他建立文化望族树立了信心,奠定了基础。“我家簪绂百余年,书种子今幸有传”。(《攻媿集叔韶弟上连桂堂牌会群从》)楼氏从楼郁起十分关注家学传承,这种知识和智慧的传承极不容易,比物质的传承艰难得多,然而楼郁开创了楼氏家族应用文献和藏刻进行教育的传统,用书垒起了四明第一个文化大家族,开启了一门书种。楼氏从楼郁起进一步提升了对祖传那尊佛像的礼拜。“自兹累叶永为宝,如以衣钵更相传。顶戴天冠工莫及,中有一佛立不偏。”楼异、楼璹两代精心传承的对祖传那尊佛像的礼拜。“大父(楼异)持丧久庐墓,曾以此事形碑镌。移至湖心值兵燬,精庐灰灭因亡焉。初闻诸父话遗迹,兴叹欲见无因缘。……扬州伯父(楼璹)初赋归,慨念孝感如参骞。零丁以十万钱,里巷响应庆愈绵。木要先为小台殿,居以古像□□旃。……后人事之加笃敬,日袅香篆长蜿蜒。衰宗幸有此奇特,信知福利非唐捐。安得东归奉香火,晏坐终老甘三椽。”(《攻媿集•次韵雷知院观音诗因叙家中铜像之详》)。

  楼钥是四明楼氏家族中仕历最高的人。乾道五年(1169) 楼钥回家探亲。这一年在全国各地为官的楼氏族人都回到老家,大家酝酿着复兴家族大计。以“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描述孔子与弟子的故事,遂建立咏归会。于是四十多位族人聚集在昼锦坊举行“咏归会”,该会由任夥县尉的族人主持,先祭拜先圣先师,后由任临安教官的族人讲夫子入孝出弟之意,最后由即将远行任官的楼钥讲话。楼钥在咏归会讲话的内容,主要是以具体的事例,阐释自楼郁起家后,历代仕宦的先人均以清白相传,学者则以诗相勉,严守家法。这是楼氏成为四明望族的重要原因。楼钥希望族人在家族富盛之时,保持清醒的头脑,沿袭家风,将家族引入更加辉煌的前景……楼钥重修楼氏锦昼堂、总结楼氏兴盛的原因在于物质和精神并重。为敦宗睦族、张扬孝道、启迪后人、催人向上,楼钥再次提升家族的精神,作了《次韵雷知院观音诗因叙家中铜像之详》。这就意味着楼氏历代子孙都承祖意一直供奉着这尊佛像。因此楼钥以为,三百年间为楼家不断带来好运的就是这尊佛像。

  楼氏在家设精庐拜一尊佛像,这尊佛像既有一般宗教上的意义,更有其家庭中的特殊意义。可以说这尊佛像就是楼氏的“家训”,读解楼氏这一特殊的家训,主要包含二个方面。一是“善”,再一是“智”,向善、向智是四明楼氏的一直追求,而礼佛不再是单一宗教形式,而是家族文化的传承。

  楼氏让子孙礼佛重要的意义就是要子孙向佛学习,见贤思齐。“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佛只是个模范,子孙应向佛看齐、学习。礼佛还让子孙懂得低头、懂得谦虚。礼佛要合掌、弯身,膝盖要着地、要向前伏,这整个过程,你都要清醒明觉。要懂得感恩、懂得谦虚。这个谦虚不是自卑喔!谦虚是看到自己的不足,愿意虚心学习。佛是善良的化身,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颗善良的种子,善良是灵魂的微笑,是对生命的感恩。礼佛以发现善良,只要用心善良,便会得到尊重,百姓的认可即是天神的庇佑。佛是智慧的化身,这种智慧既可用来世智辩聪的,也可用来调伏自心的贪嗔痴烦恼的,智慧如同阳炎,能够焚净的一切执著和烦恼,阳炎一旦增长,心中的烦恼和执著就会像阳光下的雪花一样自然消融。人的作为是要建立在智慧之上的。没有智慧很容易长养欲贪。当人真正有智慧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地做到自利利他。

  楼承皓开启了此家风,至楼郁此家风达到完善,形成三个阶段的系列。礼佛传承“家训”,是向善、向智的仪式,通过敬佛,以敬善、敬智;读书是传承“家训”的途径,通过读书,以知善、知智。入世(入仕)传承“家训”,是向善、向智的践行,通过作为,行善、行智。

  (楼广宇,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宁波分会会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