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我的心路历程

发布日期:2015-06-1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高阿鹏字号:[ ]

  弯弯的下江是天然冲击而成的九曲河,从普雨寺大河江到陈婆渡涨途,一天两次潮汛吞吐。涨潮时,混浊的江水漫过江边的田野,海蜇皮、小海鱼漂浮在江面,下江田咸水浸泡,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据乾隆六十年石碑记载,古时地方政府曾在陈婆渡修建水利工程——樟木碶,它将内河淡水与下江咸水分隔,于是由南乡金峨山、白杜、横溪和东钱湖内河之水汇入陈婆渡,经樟木碶直通大海。

  陈婆渡既是南乡江河水利枢纽,又是南北交通必经之路,当时外海渔船能直达涨途。由于江面没有桥梁,面对黄水滚滚,行人望而止步。传说:有一对姓陈的夫妇,以捕鱼为生,他们在后江搭了一个茅棚,还建了一个能停靠渔船的埠头,并设置渡口,陈婆为行人脚夫编织草鞋,施舍茶水,洗刷衣物。她平时节衣缩食,心里还念着一个美好愿望:就是想在后江建一座桥方便行人,在前江搭一座庵供行人休息。可惜后来,好心的陈婆被财主打死了。后江建桥时,人们为思念她,就在桥北建一座纪念塔,在大桥上书写“陈婆古迹”四个大字。解放后修建铜盆浦大闸,还在大桥边上兴建了一座钢筋水泥的桥。鄞南这一项重大水利工程,高几十米,气势恢宏,她使方圆几万亩下江咸水田变成了高产良田。

  20世纪50年代初。我就读于为“陈婆”所建的“余庆庵”,又名“大庵”,这里有二位教师,教14年级的初小。初级小学实行混班式教育,一个班二个年级,小班做作业,大班教课题,分而冶之,很守纪律。一边是书声朗朗读书儿郎,一边是装束威严的五都元帅。刚上学的新生必须和小伙伴吃“相量盏”,共同祭拜五都王菩萨,意在小朋友祈求平安、和睦相处、共求上进。大庵小学在历史上曾设立乡公所、警察所,所以大门尚粉刷有国民党十二角星的痕迹,建国后是农会开会、是村里做戏、开批斗会等重要活动场所。大庵正中是一个大戏台,台上有精美的石雕砖刻和卷曲围栏,穹顶上有一面铜镜,它照耀整个戏台,颇感有音乐院的音响效果。

  那时,庙会热闹非常,到处张灯结彩、各路各显神通。铜铳一放,响器前行,旗罗开道,几个人牵引一面三角形大旗,乡村救火会手执板斧冲锋在前……解放初期的农村,人们和睦相处,坦诚相见。村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大家“勤劳守法,道德高尚”。当时很少有人想去当干部,因为当干部要以身作则,起带头作用;要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所做的事的确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没有什么个人好处,

  60年代初,政治运动开始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办食堂、大炼钢铁。三年自然灾荒时为了“政绩”说假话:“亩产粮食三十万斤”。粮食统购统销,计划经济造成到处要粮票、布票、油票、肉票、等等各类票证。十年文革,激进,疯狂,造成人世间道德底线崩溃。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大凡只有亲身经历过这场洗礼的人才能有深切的感受。

  读书无用、“农村是广阔的天地”、“贫下中农领导一切”,就这样城里知青开始上山下乡。我家里人口众多,困难时期,经常断粮,沉重的生活负担全压在母亲身上。我上中学时,一次回家吃饭,娘辛劳地在布机上劳作,对着准备好的饭菜,娘说:她吃过了,叫我快吃。事后,娘的同事对我说:你娘中午只喝了点开水,根本就没吃过饭。在这艰难的岁月里,家里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作为家里老大应该承担责任,为父母分忧,于是,我过早地结束了读书生活,就这样三年自然灾害和“文革”断送了我的大学梦。

  艰苦的生活,繁重的体力劳动,磨炼人的意志。世代经商家庭出身的我开始种田。当时,我们既不能像城市知青一样上山下乡,也不像镇上居民就地落户。命运迫使我自找出路,我披星戴月,学会了一切农活。忍受着一切艰难,在水库工地里当过排长,在生产队当队长,之后入党,成为村里主要领导。

  80年代,小平同志提出了:“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春天赶走了严冻,冰雪融化。村里抽我去企业搞销售,于是有了一种希望,指望在这改革浪潮中长空一搏。我起早摸黑,走南闯北,硬着头皮闯关东。有一次在黄河边上,半夜里大客车相碰起火,我从车中跳出捡了一条命。坐拥挤的硬座,住低级的旅馆,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点没有人际关系的我订到了一大笔订单,它使一家企业起死回生,年工业产值从过去的22万元发展为400多万元,这就是我的第一桶金,此后当上了集体企业的负责人。我们企业肩负着全村劳动力安排,电费、干部工资等各种费用的支付,所以企业好坏兴衰直接关系着全村人民的生活。为此不断地创新,改变落后生产技术,引进先进设备,使产值销售一年比一年提高。由于不断搞出新产品,我们企业在当时全国同行业会议中,能代表发言,有一席之地。

  1994年随着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集体企业改制为个私企业,农村由单一的集体的经济转化为个私后,发展或大大小小的八十几家,一个村里,经商的、办厂的,不计其数。因此村经济合作社开始设立工业区。据全村不完全统计:2000年后,全村GDP工业生产总值已达四亿多元。昔日的陈婆古迹、村里的原始景观,己找不到痕迹。格兰春天、都市丽湾等花园小区形成一道风景线,农民住进了套房,公共汽车设在家门口。林荫大道两边,高楼林立,南部商务城车水马龙,新建的环球城五彩缤纷。

  永远不能忘了我们的坎坷历程,不能忘了我们曾经用心走过的路。春秋岁月、白发添霜,回想往事,昨天的已变成过去,还要如李克强总理所说:实现“中国梦”行大道、利天下、为实现中华民族振兴,建设强大国家而努力奋斗!

  (高阿鹏,鄞州老年大学文学社会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