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永不忘却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5-08-12访问次数: 字号:[ ]

朱宝珠
  
  

    位于宁波开明街的侵华日军鼠疫细菌战遗址纪念碑,凝重、肃穆,它静静地屹立在鼠疫遗址上。碑身呈三棱锥形,正面刻着“勿忘国耻,励志图强”,左面用中、英、日文,刻录了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右面是侵华日军空投鼠疫杆菌前的开明街商业区街景图。
  70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梦想吞并中国,争霸世界,公然践踏国际法,丧心病狂地用细菌作为武器,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大罪。
  时间悲愤地上溯到公元1940年10月27日下午2时许,灭绝人性的侵华日军飞机,窜入宁波市区,空投染有鼠疫杆菌的跳蚤和麦粒、粟米、面粉。因当晚意外的一场雨,把屋瓦上的“空投物”冲到盛饮用水的七石缸里。短短几天内,开明街一带5000余平方米区域内,暴发鼠疫灾难。
  原宁波城乡建设规划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何祺绥先生,曾亲眼目睹日军使用细菌战带来的灭顶之灾。作为细菌战受害者家属,他生前曾二次随诉讼原告团赴日,状告日本政府侵华细菌战罪行,并提交诉讼和出庭做证。
  日寇空投鼠疫杆菌时,何祺绥先生的父亲开的元泰酒店,首当其冲受害。他叔叔是元泰酒店账房,因好奇捡起日机撒下的麦粒,放嘴里咬一下,当夜发病,两三天后即惨死。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投下的鼠疫杆菌,夺去了他叔叔无辜的生命。而后,鼠疫在元泰酒店职工中迅速传染,接着又死去5人。逃离元泰酒店的职工,因已染上鼠疫,也在外地先后惨死。元泰酒店18个职工共死亡14人。
  开明街拐角处的滋泉豆浆店业主赖福生和妻子,染上鼠疫,三天后发病,双双死亡。隔壁的王顺兴大饼店、胡元兴骨牌店、上海书店、东后街一带相继死人。宝昌祥内衣店15人惨死了14个。面对弥天巨祸,当时的政府虽然立即封锁疫区,隔离病人,修建3.7米高的围墙,但高墙挡不住鼠疫蔓延,死亡的阴影笼罩宁波城,疫区内天天死人,最多的一天暴死20人。赖福生等12户全家死绝。一个多月时间,市民惨死有名可查者111人。店铺关门,街面死寂,哀嚎声此起彼伏。
  高墙的隔离封锁,关不住“黑色疫魔”的肆虐,更大的鼠疫灾难随时都可能暴发。已无力控制疫情的当局政府,为铲除疫源,于11月30日晚7时,在疫区内11处同时点火,忍痛烧毁115户居民的137间街屋、住房及财物。熊熊燃烧的大火,吞噬了疫区内的一切,5000余平方米内的建筑物瞬间变成了瓦砾废墟。何祺绥先生父亲开的元泰酒店也在瞬间消失。此后,人们恐惧地称这块地方为“鼠疫场”。
  今年9月3日,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我们纪念胜利、缅怀无辜死难的同胞,更无法忘却日寇犯下的暴行。肃立的纪念碑无声地控诉着当年日寇制造的那场泯灭人性的细菌战。它时刻告诫,在幸福祥和、温馨美丽家园中生活的后人:以史为鉴,不忘国耻,奋发图强,振兴中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