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难以抚平的伤痛

发布日期:2015-08-19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李由悌字号:[ ]

  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讲述一件童年时代日本侵略者欠下的一条人命债。

  我叫李由悌,祖籍浙江鄞县,现居住在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都司路蓝波湾花园4112号。解放前,我老家位于鄞县首南乡里四堰庙跟。当年是个只有20来户人家的小村庄,但距它各一华里的东、西两侧则是两个大村庄,东面是“严家”,西面是“里四堰”。我们这个小村所以叫“庙跟”,我猜想可能是缘于这个小村庄有一座供奉着薛仁贵塑像的庙宇,名叫“猶木庙”。至于“庙跟”前面又加上“里四堰”,可能与西面的“里四堰”大村庄有一定的亲缘关系,因为两村的根基户均为李姓。解放后村庄几经更名,最后改为什么,就不清楚了,从网上公布的鄞州区地图看,好像在“诺丁汉大学”范围里。

  我是1948年(时年14岁)在严家康懋小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到上海学徒;1957年中专毕业分配到贵州省监狱管理局直到1995年退休。家乡原有两间二层祖传瓦房,是我祖父辈撑渡船积攒下的。我家原有七八口人,除早逝的姐、哥外,我父亲、大哥、大姐和我先后去上海谋生,二姐和妹妹先后定居宁波市内,祖传房由我母亲一人居住。1980年我母亲去世,祖传房作价2400元转让他人。我离开家乡后,只要有机会就回乡探亲,即使我母亲去世后,探亲时住在宁波姐妹家,也要到老家探看一下。201010月那次探亲,我住在宁波二姐家,得知老家村庄的房子全部拆了(可能是作为修建“諾丁汉大学”用地?),村民全部搬离。

  家乡小村离栎社机场不远,日本侵占宁波时,日军飞机起降会经过我们村庄,开始村民感到惊恐,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了。

  大约是1940年前后的一个春天,天气晴和,村庄笼罩在宁静中。其时,村庄西边七间房的一位村妇在自家二楼窗口看到不远处的麦田里,有头牛在吃麦苗,就大声吼喊:“牛吃麦啦!”。这当口正好有一架日本飞机低空飞过,喊声惊动了机上日军,不多时飞来一架轰炸机,在离我们房屋大约30来米处,扔下一棵炸弹。当时族五伯(外号叫“阿五大炮”)站在一棵树下,当场被弹片削去半个脑袋身亡。弹片还穿透我家墙壁,钻入衣箱;擦过我大姐耳边,耳膜严重受损。此后好几天,日机时常在村庄周围低空盘旋、侦察,我们惊恐万状地躲藏在铺着棉被的桌子底下。日机连日侦察没有发现什么,才平息下来。

  现在亲历这一事件的人已所存无几。我当时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童,现在已年过八旬。除我外还有二人在世。一个是我的二姐,她叫李凤莉,现住宁波市江东荷花二村1314104室(原港务局宿舍);另一位是我的族婶,她叫陈云翠,现在住在拆迁补偿房,具体地址不清。我二驵大我六七岁,族婶大我十岁多,如有必要可去走访,不过要趁早,她们都年迈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