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州,不能忘却的抗战记忆

发布日期:2015-08-28访问次数: 字号:[ ]

     2006年9月至2008年4月,区委党史办开展了关于抗战时期鄞县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工作,查阅大量档案,并走访调查了3.8万余名75周岁以上的老人,收集大量第一手资料。
   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日前,区委党史办向本报独家透露了相关调研报告的数据和分析,从中,一个真实而全面的抗战时期的鄞州记忆,浮出水面。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区委党史办完成的 《抗战时期宁波市鄞州区人口伤亡与财产损失调研报告》,详细地透露了侵华日军在鄞州的暴行。
   从1937年起,鄞州境内就遭到了日军飞机的多次大规模空袭,投弹数量多,造成损失面积大。至1941年鄞县沦陷,日军侵入后,日军及伪军更是在广大鄞县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烧杀、抢掠、强奸、迫害,整个社会笼罩在恐怖气氛之下。
   从1937年8月始,日军飞机对鄞县境内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有档案记载的共计22次,轰炸的地点有栎社机场、梅墟、望春、邱隘、咸祥、钟公庙等地,造成死亡22人,受伤67人,死伤不明10人,共计99人。炸毁、震毁房屋85间,并炸毁农船3艘、生油50箱、稻田1亩、铁轨3根、枕木3立方米等,造成大批百姓被迫逃难离开故土。
   在敌军对陆地进行大规模轰炸的同时,在内海、外海,日军舰队也对中国渔船、港口进行了袭击,给渔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1937年10月22日,横山海面(今鄞州区咸祥镇)一艘敌舰向西泽开炮轰击,沿岸民房被毁数间。1939年6月17日,陶公乡渔民周千鏊渔船在外海被日军劫烧,损失达1.8万元。1940年7月19日,陶公乡史福宝外海渔船18只被焚,损失共计4.21万元。1940年10月13日,敌舰6艘轰炸横山,死伤10余人。
   除了无情轰炸,残忍的烧杀也是对鄞县民众的深重迫害。
   根据相关史料和调查,1941年日军入境后,为了稳固统治,对所到之处都进行了大规模烧杀,尤以1941年、1942年和1945年居多。其中重大烧杀事件主要是发生在1941年5月的“火烧大皎”和 “火烧建岙”事件。
   1941年5月31日,由汉奸带路日军分六路包围大皎,向驻扎在大皎村的鄞县国民党党政机关及部队发动突然攻击。日军挨户抢劫,纵火焚烧,大火从上午烧到下午4时,全村600余间房屋和屋内财物被焚毁,村民死6人,失踪10人,妇女多人被奸污。
   同日,100余名日军火烧大皎后从樟村翻岭进犯锡东乡(今鄞州区鄞江镇)建岙。建岙村自下边桥至上边桥的上塘地段被劫掠后焚毁共计471间,致使700多人流离失所。
   令人发指的是,日伪军所到之处还进行了大规模的抢掠。从百姓家财物至政府机关公用财产,甚至是对公共事业机构如医院、寺庙、祠堂等也进行了抢劫掠夺。
   “桃江乡被劫粮食300万斤。首南乡被敌20混成旅团劫掠粮食250万斤、衣物、箩、麻袋、牲口等共计损失达到4.76535亿元。盆浦乡损失粮食谷340万斤、牛6头、总计5.458亿元。云龙丰东镇被劫粮食304万斤,被迫供应膳食3次,被掠总损失4.8704亿元。鸣凤乡大嵩警备队白井贞一掠粮食(谷)3万斤,吉原采物队小队长蓖芝材砍松900株……”
   在《鄞县敌人罪行调查表》记录,自1941年~1945年5年中,鄞县各镇乡遭到劫掠的物资价值有着一份无比冗长的清单。
   日军在沦陷区烧杀抢掠的同时,还四处强奸轮奸残害妇女,据填报的明细表统计,鄞州区被日军强奸的妇女达334人,给沦陷区妇女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
   其中较重大的奸淫事件为 “东吴大庙强奸轮奸案”。1941年东吴大庙“菩萨诞辰”,东吴镇请来的王传香戏文班子在大庙演出,正值日军从五乡鵟)经过大涵山到东吴,观众四处逃散,18名女演员由于来不及撤退遭到日军强奸、轮奸。事隔60余年,在调研过程中,仍有多名证人提供证言。
   此外,许多强奸事件发生后,受害妇女不堪忍受,自残、自杀、致疯、严重的心理疾病等屡有发生,产生了后续伤亡事件。日军还在鄞西建立了多个慰安所对妇女进行蹂躏,如鄞江镇鸡行弄慰安所、横街凤岙慰安所、章水蜜岩爱庆家慰安所等。
  伤亡数字背后的国仇家恨
   《抗战时期宁波市鄞州区人口伤亡与财产损失调研报告》,详细地透露了一组伤亡数据,那是血与泪书写的惨痛记忆:直接伤亡中死亡人数为1640人,受伤938人,失踪13人,无法分清死或伤的死伤人员为42人,共计2633人。其中,男性伤亡1780人,占总伤亡人数的67.6%;女性伤亡495人,占18.8%;儿童伤亡47人,占1.8%;性别不明者311人,占11.8%。
   从伤亡发生的时间分析,鄞县在1941年沦陷,但是死伤在1937年就已经发生,其主要原因是日军在占领前对鄞县进行了大规模轰炸造成的伤亡。一方面出于军事占领的需要,另一方面鄞县在军事上的重要意义也使之成为日机袭击的重点。
   1937年至1941年沦陷前,鄞州区境内遭到的轰炸有档案记载的有22次,共计伤亡99人;1941年日军入侵后,又以1941、1942年和1945的伤亡人数最多。这两个时间段是日军初期占领,建立统治权和即将全线失败维持统治的时期,使用高压手段导致大量人员伤亡。1943年和1944年处于日军已稳固统治占领区时期,伤亡发生的相对较少。
   从发生伤亡的地点分析,大量的人员伤亡主要集中在现在的鄞江、横溪、章水、高桥、石鵟)、钟公庙等镇乡(街道)。有关专家分析原因认为,当时日寇成立的(伪)鄞县县政府,其势力在城区和鄞江、横溪、五乡等几个据点,鄞东南仍为国民党政权管辖,在鄞西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因此,作为据点的横溪、鄞江在日军占领之初进行了大肆杀戮。章水、高桥作为抗日力量相对集中的区域,日军对鄞西进行了数次扫荡、屠杀,都造成了地方百姓的大批伤亡。
   石鵟)、钟公庙、下应等地的大量伤亡有其地域特殊性。作为军事打击重点的栎社机场位于现在的石鵟)街道,在1937年至1941年期间,30%的日机轰炸集中在栎社机场,因而造成了石鵟)百姓的大批伤亡;钟公庙、下应则是距离城区最近的镇乡,1940年在日军投弹造成开明街鼠疫后,政府进行了街区封锁、疫区焚烧,部分开明街区百姓为了逃避死亡威胁,逃难至钟公庙、下应等地,逃难人中不乏感染鼠疫病毒者,最终不仅部分逃难者死亡,还造成了当地百姓的感染死亡。
   胡鼎阳老人的口述材料《关于我家在1940年开明街的鼠疫情况》中讲述:家里祖父得鼠疫死亡后,其余的一家六口逃难至陈婆渡,最后只仅剩3人存活。
   从伤亡的性质分析,造成人员死伤的最主要原因有日机轰炸、警察与日伪作战伤亡、强奸、日伪军伤害杀害、感染疫病死亡等,其中日机轰炸造成死伤的有99人,宁警总队与日伪军作战造成伤亡的有369人,被日军强奸的妇女有334人。而感染疫病的人员,由于部分材料不够充分,无法具体判定疫病的种类和造成疫病的原因,很难判定是自发性传染病还是属于日军细菌战所致。
   除了直接的人口伤亡,还有间接的人口伤亡。间接伤亡包括三个类别:被俘捕人员、灾民、劳工,其中被俘捕人员造成的死伤失踪共计48人,灾民死伤失踪人员共计4294人,劳工死伤失踪共计160人,间接伤亡人员合计4502人。
   从死伤类型看,灾民的死亡多集中于因日军侵略导致民众抗灾能力减弱造成的饥饿死亡,这也是间接伤亡数据中最大的部分,共计4278人,占间接伤亡人员比例的95%;劳工的死伤占总数据的3.6%,其中又以失踪人员居多,占劳工死伤总数的78%;被俘捕人员集中在镇乡公务员、乡长、警察、国民党士兵等。
   战争给鄞州带来的混乱和萧条
   大数据背后,今天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70多年前的鄞州,是一种怎样的生存环境,当年的鄞县百姓,过着怎样一种水深火热的生活。
   汇总之后,从财产损失看,鄞州区社会财产直接损失为19.8373万元,社会财产间接损失为137.01万元,居民财产损失为622.257万元,合计779.106万元。
   透过这组数据,结合地理位置、城乡环境的特殊性、经济发展的结构特点及抗日武装力量的抗日活动,可以看出,鄞州区抗战时期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有着自身的基本特点。
   首先,从1937年开始,日军飞机、战舰的频繁轰炸,鄞县百姓就已经遭受到生存威胁,因此损失的年限应从1937年至1945年,持续8年。
   其次,由于大量港口、机场、山区的存在,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以及规模性抗日武装力量的存在,造成现在的鄞州区区域成为沦陷后日军军事打击的重灾区,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数量相对较大,其中尤以开辟了抗日根据地的鄞西地区损失更重。
   此外,现在的鄞州区是抗战时期鄞县的农村地区,当时的工业发展相对薄弱,经济发展侧重农业、商业,进而导致鄞州区在抗战时期财产损失的主要内容是农业和商业及大量的居民财产损失。
   由此可见,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8年中,日军的烧杀、抢掠、强奸、轰炸不仅造成了大量人口的死亡和伤残,同时给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局面造成了严重破坏。鄞州区人民遭受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同时,在抗战时期,鄞州区的政治环境也同样遭到破坏。1941年4月,鄞县沦陷后,鄞县国民政府被迫撤离,先撤至鄞西大皎,后又先后迁至宁海黄坛、鄞县东南乡,直至抗战胜利后才迁回鄞县城区。日军占领鄞县城区后,于1941年4月27日,扶植傀儡成立了宁波乡镇联合会,占领了鄞县城区和鄞江、横溪、五乡等据点,实施日伪政权的统治。
   与此同时,为了抗战胜利,中共领导的革命武装力量也在积极发展。宁波沦陷后,中共鄞县县委在鄞西开辟抗日根据地,并于1943年成立鄞慈县办事处,下辖章水、鄞江、古林、栎社等29个镇乡,从而形成了鄞县国民政府、日伪政权、中共鄞县县委3个政权并立,这种政治形势不利于完整社会政治环境的发展及和谐稳定的社会氛围的形成。日伪军的种种侵略暴行也使整个社会环境笼罩在恐怖萧条的气氛下,百姓人心惶惶。
   战争也给鄞州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影响。首先,货币发行的混乱导致经济发展严重受碍。沦陷后的鄞县存在着三种货币:国民政府的“法币”、日伪政权的“储备币”及四明山抗日根据地发行的“抗币”,三种货币的同时流通,直接影响了经济发展的畅通和稳定性。尤其是1942年6月,日伪政权强制实行“旧币价格减半改收新币”,导致货币贬值,通货膨胀。
   而日伪政权的经济管制和掠夺,也破坏着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1941年,日伪政权为了稳定统治,以(伪)鄞县乡镇联合会名义发起鄞、镇、慈、姚、奉五县联合评议米价委员会,限定稻谷、大米价格,进而又发展到每7至10日一次评议日用品价格。伪当局派警察监察市场,推行“公定最高限价”,对柴、米、油、盐、糖、烟、布、纸等87种物价实行强制限价。1943年实行战时经济政策与物资统配,规定凡储备有棉花、化工药品、皮革、五金等18种物资者,一律登记,实行军事管制。
   物价无度上涨,民不聊生。1937年抗战爆发后物价开始波动,至1941年4月县城沦陷,大米、菜油等价格上涨6倍。1942年日伪政权强制改“法币”为“储备币”后,物价大幅度上升,至1945年8月,一般物价上涨1000~2000倍,大米上涨6363倍,每石达到70万元,百姓手中纸币几与废纸无异。
   战争还带来了文化事业的萧条。抗战爆发后,大量学校为躲避战乱实施迁移。宁波中学迁至胡家坟,效实中学迁至高桥,正始中学迁横溪,县立女中迁凤岙,城区其余中学多各迁农村或外县。
   1941年县城沦陷后,县立女中、县立乡村简易师范、县立商业职校成立联合中学,迁校至宁海、天台、新昌等地,迁移的学校直至抗战胜利才相继回迁。而城区的9所镇中心小学,61所保国民学校被日伪政权控制,直至抗战胜利才恢复原公立学校。
   同时,日伪为了实行奴化教育,曾在沦陷区办过8所中等学校,实施日伪教育,直至抗战胜利后才得以停办。其他社会文化事业也同样遭到了日伪入侵的影响。成立于1929年作为群众娱乐中心的县民众教育馆,在1941年沦陷后被迫停止活动,直至1944年才在鄞东农村一带恢复。
   鄞县县立图书馆在抗战之初为了躲避战乱,将馆藏珍籍385种移至姜山镇中心小学,1941年日军侵占鄞县后,县立图书馆撤至宁海前童,余书及设备被抢掠大半。
   漫长的8年,日寇的侵略,使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混乱萧条,给鄞县发展带来的重大打击,直至抗战胜利乃至全国解放才慢慢得以恢复,但给鄞县人民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以及内心的严重伤害,是无法因时间流逝而淡忘的。
   70年过去了,鄞州,不会忘记那一段历史。让我们在回顾中,铭记、警醒,并以更大的动力前行。

     (原载于2015年8月15日《鄞州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