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风雨沧桑话四明——探访鄞州三大抗日主战场

发布日期:2015-09-06访问次数: 字号:[ ]

    当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中国共产党开辟的敌后战场义不容辞地担起了抗日主战场的重任。以四明山为中心的浙东抗日根据地,是当时全国19个解放区之一。广大爱国军民在鄞州大地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抗战历史谱写了光辉篇章。
   今天,我们探访鄞州三大抗日主战场,寻访当年抗战旧迹,感受乡村沧桑巨变,既是为了缅怀历史、珍爱和平,更是为了求得自强不息、不懈奋斗的动力。
  71年前鄞西平原的硝烟
  ——银山反抢粮战斗旧址探访
   如果没有71年前的那场硝烟,海拔不足50米的银山,这座鄞西平原上的孤立小山丘,注定还是默默无闻。
   但是反抢粮战斗的枪声一响,银山却成了鄞州抗日的标杆永载史册。
   站在集士港镇双银村村委会二楼,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的银山和位于山顶的那座革命烈士纪念碑。村支书宋荣弼说,碑在那头,魂却在脚下,因为村委会所在的位置原本是个乱坟摊,在抗战期间被日寇杀死的村民和在银山反抢粮战斗中牺牲的不少英烈都曾在这块土地上躺过。
   粮食,是战争双方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对于粮食,日军大肆抢夺,不光是粮食,蔬菜、鸡鸭……只要是能吃的,什么都抢。可对于鄞州抗日志士来说,保护成了不二选择。今年89岁高龄的翁传芳老人当年曾是民兵小分队队员,经常和战士们一起吃饭,他说战士们的饭基本上是一碗伴着野菜的细糠。
   1944年,日军对浙东抗日根据地实行进一步封锁,并对粮食等进行野蛮掠夺。
   为此,中共浙东区委党委决定,武装保卫秋收,打击日伪抢粮。随后,浙东游击纵队以中队为作战单位,将部队分散,配合地方武装打击敌人的抢粮行动。根据命令,五支队二大队五中队在鄞西一带活动。
   9月21日,日军50余人、伪军三十七团200余人携带轻重机枪等武器,从高桥向鄞西沿山方向移动。
   鄞慈县武陵区委接到民兵报告后,一面派人将此情报迅速告知驻在山下庄村的五支队二大队五中队,一面立即率自卫队从上阵出发,直奔银山,并召集上阵、峧山等村民兵支援。
   当自卫队快接近银山时,战斗已经打响。原来五中队在银山脚下与日伪军遭遇,五中队59队率先占领银山制高点,向敌军开火。
   为了争夺制高点,敌军拼命向银山山顶冲击。这时,五中队55队也随即冲上银山,敌军被击退。不久,五中队全部登上银山,并击退了敌军的一次次反扑。最终,日伪军被击溃,向东仓皇逃跑。追击中,日军上等兵栗花落岩被我军俘虏。
   战斗虽然取得胜利,但是五中队和地方自卫队也付出了牺牲战士5名、负伤7人的代价。战斗结束后,双银村村民给战士送茶送饭,组织担架队救护伤员。当晚还买来白布,将牺牲的战士遗体擦洗干净包裹好,先抬到今天的四明山村西岙山里的白云庄,再抬到樟村安葬。翁传芳老人全程参与了此次支前工作。为纪念牺牲的革命烈士,1951年,当地人民在银山顶上建造了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每逢清明,当地干部群众和青年学生纷纷前往祭扫,悼念先烈。
   双银村人民十分珍惜革命烈士用鲜血换来的和平。如今的双银村,有河尽、徐家、银山、湖泊桥、裘家庄、王家漕6个自然村,各自然村之间水泥路贯穿,菜场、公园、篮球场、老年活动室、乒乓球室、图书室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425户1118名村民依托33175亩土地,用自己的辛勤劳作守护着这片净土。
   作为双银村的当家人,宋荣弼还有一个愿望,就是修一条通往银山山顶的石级道路,在山顶筑一个祭扫平台,在村里建造一个展览馆,这样可以更好地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爱国主义革命传统。
   银山反抢粮战斗是一场典型的阻击战,虽然主要战场在银山,可三五支队能在短时间内调集部队从四面八方赶来参战,充分体现了游击战的真髓。
   双银村南侧就是四明山,山下有村,名为四明山村。走进四明山村,一条漕河贯村而过,民宅大都沿河而建。87年前,谢西嘉就出生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
   谢西嘉姑姑有个儿子名叫林大章,是三五支队战士,他的部队就驻扎在对面山上一个叫水井底的山坳里。谢西嘉跟着堂哥去过好几次,他说,那时村民生活很艰苦,可是部队的驻扎地,条件更艰苦,房屋是用竹和草搭起来的,战士们席地而卧,一到下雨天,四处漏水。怕生火煮饭冒烟引起日军注意,战士们大多就着冷水吃干粮。
   四明山村有4名地下党员,游击队会选择在晚上七八时下山和他们交换情报,了解日军和伪军动态,回去的时候顺便带点干粮,从不过夜。因为年纪小,谢西嘉也送过几次情报。
   银山反抢粮战斗打响的时候,谢西嘉爬上山头,远眺对面小山丘,看到的是弥漫的硝烟和密集的枪声。战斗结束后,怕敌人前来报复,谢西嘉和地下党员在山里整整躲了好几天。
   村支书谢承龙小时候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讲粮食的故事。他说,三五支队保护村民粮食一粒不取,国民党部队却要收取每亩80斤的粮租,而日伪军是见粮就抢,不给就杀。
   四明山村位于集士港镇的西南部半山区,依山傍水,环境优美,美丽的西岙水库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金银山果园基地的中间。全村现有农户422户,人口1146人,耕地面积1027亩,山林面积5300亩。近年来,该村走出了一条强村富民之路,村集体经济不断增长,群众生活水平逐步提高。
   四明山村利用本村可发展资源,开发了四明山鱼果休闲园,包括金银山果园、名贵观赏鱼养殖,集休闲观光、娱乐旅游于一体。金银山果园面积1050亩,是国家无公害农产品基地、市绿色农产品基地,所产“金银山”牌蜜梨获省优质金奖。
   如今,桃源湾开发给四明山村带来了发展新机遇。该村已全面启动拆迁程序,目前正在丈量面积和入户调查。而在村东首的平地上,一个安置小区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拆迁安置小区项目占地总面积10.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85万平方米,整个地块为居住地块,总投资约6.2亿元。
   桃源湾开发不仅仅给四明山村带来希望,双银村村支书宋荣弼同样憧憬着村级经济发展的美好未来。因为交通地理位置的局限,双银村村级经济较为薄弱,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因为资金短缺无法上马。他说:“希望借着桃源湾开发的契机,我们村能引进几个配套服务项目,以此壮大村级集体经济。”
   岳童村虽然离银山较远,但这里也是银山反抢粮战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年过七旬的范怀风,在村里担任过多年的会计和治保主任,他曾听父辈说,抗战时期,三五支队的同志经常到童家横马家操场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发动群众减租减息。
   当时,罂湖乡的老百姓负担很重,既要给敌伪和顽军郭青白部征收“派谷”,又经常遭受郭青白部的敲诈勒索,农民辛苦一年打下的粮食,几乎被搜刮一空。对此,党领导群众开展了“反派谷”“反抢粮”斗争。自从三五支队来了以后,农民负担大为减轻。他们从心底里拥护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
   一次,鄞西百姓募集了10万余斤粮食,准备用船运到山下庄航船埠头卸货,送往四明山根据地。就在这时,上级党组织接到确切情报,有一伙日伪军要进驻白鹤庙,建立据点。
   白鹤庙坐落在十字河口,运粮船只一定要通过此庙门口,如果敌人守住了白鹤庙,粮食就会落到敌人手里。当晚,三五支队派出几位战士,一把火烧了白鹤庙。第二天凌晨,日伪军分两路来到白鹤山附近,见白鹤庙被烧,窥探了一通后掉头回去。这就是火烧白鹤庙的故事。
   在岳童村,记者找到了三五支队战士裘文德的妻子高安仙。老人今年83岁,她说丈夫在抗战期间加入三五支队,解放战争时参加过淮海战役,身上多处负伤,当丈夫过世火化后,骨灰里竟有多块弹片。
   时过境迁,如今的岳童村已经发生了惊天巨变,唯一不变的是那条曾经运粮的漕河。在村里保护性的砌坎整治后,河岸已经成了村民休闲纳凉的好去处。
   2004年,岳童村四村合并。2006年,汪莉萍成为这个拥有2000多人口“大家庭”的当家人,在她的带领下,岳童村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从村容村貌整治到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再到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岳童村已经成了我区新农村建设的一个典型。1.8万平方米的新村建设(一期项目)开始打桩,岳童大道基本建成,村级文化广场的蓝图已经绘就……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社会的两大主题,汪莉萍说,革命先烈用鲜血为我们换来了和平,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来谋求发展,“历史应当被铭记,先烈应当被缅怀”。
战士的身影出没在密林
  ——小灵峰伏击战旧址探访
   从龙观乡政府出发,沿龙溪线驱车约2公里,在大路村与山下村的交界处,有一低缓山岭,宽阔的水泥公路从劈开的山岭间穿过,两侧山坡植被茂密,地势险要。这里,就是当年小灵峰伏击战的旧址。
   “当年这里只有两米宽的羊肠小道,日伪军过来,就进入了伏击圈。那一战,我们狠狠打击了敌人的气焰。”8月末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小灵峰下,凝望当年的抗日战场,听山下村老年协会会长叶刘忠豪情满怀地说起70多年前的那场激烈战斗。
   路边的山坡不高,而草木茂密依旧。70多年前的那个5月,在黎明来临之前,战士们英勇的身影,就在此出没,等待敌人自投罗网,让手中的枪弹吐出愤怒的火焰。
   72岁的叶刘忠虽然没有亲历那场战斗,但从小就听叔叔、伯伯一遍遍地讲起。
   1943年春,驻鄞江日伪军不断到鄞西山区扫荡,枪杀奸淫,把老百姓折腾得苦不堪言。为了抑制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和罪恶行径,中共鄞奉县委要求“林大队”(挂灰色番号,由我党直接控制的一支抗日武装),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狠狠教训一下日寇,让老百姓感受到鄞西抗日武装的威力。
   “林大队”通过内线,摸清了驻鄞江日伪军的活动规律,决定引蛇出洞,设置伏击圈歼灭敌人。
   5月上旬的一天,“林大队”通过内线向日军提供了一个假情报:“龙观雪岙方向有共匪活动。”日伪军信以为真,出动百余人前来扫荡。
   这天凌晨4时许,“林大队”及国民党郭青白部埋伏于日军必经之地小灵峰两侧的山坡上。
   当日伪军进入伏击圈时,“林大队”居高临下,轻重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日伪军遭到突然袭击,发觉中计,赶紧用强大火力反击,组织突围。
   战斗中,郭青白部见日伪军还击火力强大,放了几枪后便匆匆撤离,剩下“林大队”孤军与敌战斗。由于“林大队”占据有利地形,隐蔽性强,日伪军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兵力,不敢恋战,抬着尸体和伤兵狼狈逃回鄞江。
   此战共毙伤日伪军十余人,并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大大打击了鬼子的嚣张气焰。战斗中,身先士卒的“林大队”大队长陈炳奎负伤,中队长王厚生腿部受重伤。
   几年前,王厚生作为四明山上最后一位被发现的抗日英雄,灵位放进了樟村革命烈士陵园。这位昔时的英雄,虽然曾有一段时间被人遗忘,但英雄的事迹终究会被记住,会被后代缅怀。
   关于王厚生的受伤,曾有当事人回忆:“在打扫战场时,王厚生看到有一具敌军尸体,手里还抱着机枪,便奔过去取枪,谁知那鬼子重伤后装死,见王厚生奔来,便扣动扳机,一梭子弹射中了王厚生的左脚足踝。王厚生顿时倒地,幸亏战士赶来,打死了敌人,背起他迅速撤离战场。”
   “身负重伤的王厚生暂时被安置在龙观古山村。由于缺医少药,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加上天气炎热,王厚生的足踝枪伤发炎,渐渐红肿化脓,并向小腿蔓延。王厚生叫勤务员请来郎中,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口咬一截木棍,用锯子硬是将左下肢锯掉……”
   小灵峰伏击战的旧址,也是山下村人进出的主要通道,叶刘忠从小在山下村生活,时常在小灵峰下经过。
   “以前的羊肠小道,后来成了沙石路,再后来变成了十几米宽的柏油路。”叶刘忠说。
   在当年袭击日寇的埋伏圈旧址,沿着一段台阶往上走,露出小灵峰寺淡黄的围墙。据记载,寺院建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咸丰六年,朝廷听闻该寺名声鼎盛,僧人云集,便赐名“四明佛殿”。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小灵峰寺曾经是我三五支队的一个秘密联络站,有位叫僧海陀的和尚还参加了革命,成为四明山游击队的一名地下交通员。1945年9月的一天,僧海陀在执行任务时被国民党保安部队抓捕,后被害于鄞江桥,时年39岁。
   叶刘忠带着我们来到寺前:“这座寺的建筑是后来新建的,小时候,我记得还是木结构的房子,样子更古色古香。”叶刘忠说,那场伏击战,战士们就埋伏在小灵峰寺周围山坡上。
   过了小灵峰就到山下村。村前溪流潺潺,红花绿树成荫。村庄坐落在商量岗下、清源溪边,坐西北朝东南,由山下、张家两个自然村组成。村前东南端的山顶上有一块巨大岩石,活像一只大鹁鸪,此山因此唤作鹁鸪岭。山的背面就是奉化的溪口镇,与村相距4公里,如今有鹁鸪岭隧道相通,行车时间只需10分钟。
   山下村有232户人家524人。据村妇女主任冯佩芬介绍,村民的祖籍为河南叶县,先祖是明末清初从慈溪叶家迁移过来的,因此,山下村80%多的村民姓叶。叶氏的祖先看准了这片山地肥沃、气候宜人、环境优美的地方,就在鹁鸪岭下定居下来,世代务农为生。
   如今的山下村已是龙观乡新村建设的一个典范。走进村庄,不见老旧房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漂亮舒适的农家别墅,感觉像是进了城市社区,村里建有一户一宅3层别墅250套、大龄青年多层住宅120多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山乡花园。这样的住房条件连城里人见了都羡慕不已。
   这个曾经留下战斗回响的村庄,祥和而静谧。整洁干净的环境,村民脸上荡漾起的笑容,洋溢着一股新农村建设的清新之风。
   冯佩芬告诉记者,今年3月,她曾带领村里的青少年到樟村革命烈士陵园祭扫。在烈士墓前,孩子们聆听了小灵峰伏击战故事。这个发生在村口的红色故事,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山下村人。
   冯佩芬说:“每次走到老一辈战斗过的地方,我们都会感到无比自豪。我们也有信心,在红色精神的鼓舞下,将山下村建设得更好。”
   利用鹁鸪岭古道,依托五龙潭和奉化溪口景区,推进旅游产业,同时,将以百亩四季花海和溪坑浴场为核心,配套开发新村民宿中心、现代农业观光采摘园、儿童水上乐园等体验项目……在小灵峰伏击战枪声响起的地方,这一美丽的蓝图已经绘就。
  鬼子被浙东游击纵队赶出樟村
  ——文昌阁战斗旧址探访
   “肩上扛着抢,手榴弹挂胸膛,挺起了胸脯儿前进!前进!”8月的细雨中,在庄严肃穆的樟村革命烈士陵园内,嘹亮的《浙东游击队之歌》唱出了先辈们真挚的情怀,把人们带到70多年前的峥嵘岁月。
   如果不是因为有烈士陵园、有大量浙东纵队曾经活跃过的遗址与痕迹,如今静谧安逸、风光秀美的樟村,不会让人想到曾经烽火弥漫。“70多年前那场惊人心动魄的战斗,还深深展现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难以忘却。”80岁的樟村村民王永年指着村口一个叫“文昌阁”的公交站点说:“当年日本鬼子就是在这里被我浙东游击纵队彻底赶出樟村的。”
   文昌阁是鄞西著名的古迹,建于清光绪年间,占地十余亩,内有古建筑多处,曾办过学校,做过章水区政府办公驻地。在很长一段岁月里,它是樟村最高的建筑,八面临风,俯视3里长街,尽占地理优势。虽然文昌阁于1975年被拆除,遗址上相继办起了鄞县丝厂和兴华灯具厂,但至今名气仍很响,这都是源于70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著名战斗——文昌阁战斗。
   对这场战斗,王永年老人记忆犹新。1943年5月17日,8岁的他一大早就和邻居王永祝等几个小伙伴相约,去文昌阁附近的史家山采野果子吃。上午八九点钟的光景,他和小伙伴们突然看到桂家后门松林里有20多个人,背着轻重机枪、步枪,腰间挂着手榴弹,急冲冲地向小平岗和锡山岗方向进发。
   当时,四明山樟村正处于浙东第二次反顽斗争的前夕,虽然王永年和小伙伴们年纪小,却见多了扛枪的兵,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直到枪声“哒哒哒”地响起来,子弹“嗖嗖”地从他们头上飞过,小伙伴们才连忙逃到史家山脚下,有的躲到墙脚下,有的躲到旁边的一条小水沟里。
   据党史资料记载,1943年5月上旬,日伪军在龙观小灵峰遭到以“林大队”为主的抗日武装伏击后,宁波日军宪兵司令部准备对四明山抗日武装进行军事报复,对鄞江、樟蜜地区进行大扫荡。国民党郭青白部得此情报后惊恐万状,写信向三北游击司令部三支队林达支队长求援。为了团结郭青白抗日,林达根据上级指示,与郭青白达成了联合反扫荡的作战协议。
   5月16日深夜,林达率部冒雨急行军,翻山越岭,于17日凌晨到达蜜岩,与林一新、李明率领的“林大队”会合。郭青白则带着司令部人员跑到了杖锡一带。日伪军侦知郭部向西南山区逃跑,遂出动百余人向樟村进发,到达文昌阁附近乌龟山下与桂家交界处时,遭到了三支队和“林大队”的伏击。战斗中,由于我军占据山顶有利地形,指战员英勇奋战,日伪军被围在毛岙岭南麓的山林中进退不得,只好放军鸽向宁波日军司令部求援,直到黄昏援军赶来才得以逃回据点。这次战斗持续6小时,打死日伪军十余人,使敌人心惊胆战。从此,驻鄞西的日伪军再也不敢贸然进犯四明山区。
   “乌龟山南边是茂密的松林,山下是日伪军必经之路,北面是小平岗和锡山岗,下面是毛家岙,居高临下一目了然,地形可进可退。”虽然已经时隔70多年,昔日的顽童已白发苍苍,但站在当年的抗日主战场上,王永年老人意气奋发指着小平岗方向说:“就是那边,三支队的指战员在上面架了一挺机枪,不停向樟村中凉亭方向逃窜的敌军扫射。”
   昔日战痕尤在,如今亭亭华盖。文昌阁主战场,现在是繁忙的建筑工地。这里盖起了医院、广电中心、水管站、幼儿园、中学和小学,还有箭峰村迁建项目,给当地的百姓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学习、就医与居住的生活环境。
   “总投资4000万元的樟村医院去年投入使用,年门诊量达到了15万。”樟村医院副院长戴凤波说,医院建筑面积8612平方米,设有预防保健科、全科医疗科、中医科、妇产科、口腔科、皮肤科、针灸推拿科等多个科室,满足了山区老百姓的基本医疗需求。
   箭峰村异地迁建项目位于章水镇中心幼儿园及文化艺术中心北侧,占地12亩,共6幢,小区主体已经结顶。从效果图看,大气的瓷砖墙面、精致的小高层、错落有致的园林绿化、机动车停车位应有尽有,是一个高品质的安置小区。
   “当年共产党在阿拉村里闹革命,为的就是阿拉有这样的好日子过。”林文耀老人和79岁的老伴陈小英激动地夸起了现在的好政策:种地不用交税,公路通到门口,汽车可以白乘,还有老保医保。特别想不到的是,这把年纪了,还能走出大山,到镇上住新房子。
   抗战时期,日本兵从鄞江进军到章水,见天象岩地势凶险,就停了下来,不敢贸然进四明山。两位老人小时候曾见到过日本兵用手榴弹在龙潭里炸鱼,浮上来的蜜光鱼成片成片的。日本兵还在天象岩的山上架起一门炮,有事没事就往岭后村方向打炮。村里原驻有国民党的散兵,几炮打过来,就逃了个精光。晦气的是老百姓,房子被炸了好几间。村里有个叫周富康的,养了一群羊,一天到山边去放羊,日本兵远远喝令他站住,周富康没听见,还在自顾赶羊往前走,日本兵就“啪”的一枪把他打死了。还有位村民在路边开了爿小店,几个日本兵跑进去,拿了老酒和花生米就吃,一边还把长枪刺刀架在店主脖子上,说动一动就刺死他。大冬天的,日本兵还往过路的老百姓脖子里灌凉水,以此取乐。直到三五支队在樟村文昌阁打了胜仗,把日本人赶出章水,老百姓的日子才安定了些。
   “田家有子皆知学,仕族何人不织麻”的耕读世风,在章水镇流传至今。近年来,章水镇千方百计增加教育投入,为教育事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章水镇城建办副主任徐露鸣告诉记者,仿佛绿野间一道飘逸的“彩虹”的章水镇幼儿园是镇区里最漂亮的建筑,总用地面积8372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700平方米,能容纳400多名幼儿,按省一级一类幼儿园标准建设,办园条件在我区处于前列,已在2013年9月1日投入使用。投资1.95亿元、占地面积80多亩的中心学校正在建设中,新学校小学设计30个班、初中18个班,充分保障小班化教学与个性化教学的需求,并考虑到山区学生的特点,增加了宿舍等配置。
   作为浙东四明山抗日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章水流传着许多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事迹。令人遗憾的是,当地能够用自己的描述再现那些壮怀激烈场面的人为数不多。章水镇中心小学从2011年起成立了“红色小导游”社团,并将这项市级课题作为学校的重点德育实施项目。他们奔走在四明山烈士陵园、启明小学、大皎勿忘亭、四○一洞天和蓝碧轩烈士墓等多个红色旅游景点,讲述革命故事,让游客接受心灵的洗礼。
   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休后,烈士陵园成了王永年最常去的地方,他在那里当了多年的义务宣讲员。他的听众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稚童,说到动情处,大家和他一起掉泪……这些年来,王永年给十多万社会各界人士讲过烈士故事,给成千上万人唱过革命歌曲。他曾对自己的“事业”无以为继忧心不已。在目睹孩子们的精彩表现后,他欣慰地说:“革命的故事必能永远传唱下去。”

   (原载于2015年9月3日《鄞州日报》第1、2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