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党旗在前:鄞州党史述略

发布日期:2016-07-18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严伟祥字号:[ ]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诞生95周年纪念日,重温党的辉煌历程,歌颂党的丰功伟绩,是我们共产党人永恒的主题。95年前的7月,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正式宣告诞生。嘉兴南湖上的这艘红船当民族处于危亡中始发,去寻找中国人民通往幸福、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红船上的共产党人胸怀救国报民的崇高理想,把理想化作信念,用鲜血染红了旗帜,披荆斩棘,破浪前进,指引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航程。几经艰辛,历经坎坷,风雨兼程,无数共产党人不计荣辱得失,不惧流血牺牲,前仆后继,把自己的青春投入到火热的新中国建设中。
     一、星火燎原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后,中共上海市地方执行委员会也随之成立,着手关心鄞县党组织的建设。
1923年下半年,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家、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候补委员、团上海地委委员长张秋人受中共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的派遣,专程到鄞县(宁波)城区开展建团、建党活动,传播革命火种,使革命星火在东海之滨的宁波城区渐渐燃烧。1925年二三月间,在鄞县城区成立了中共宁波支部。如寒夜播下的一颗火种,开始燃烧发光,古老的鄞县从此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从此,开始有了党组织的活动。
五卅惨案发生后,宁波党组织发动群众,声援工人运动,全城开展罢工、罢市、罢课运动,声讨帝国主义暴行。同时派竺清旦协助东乡农民首领周荣平开展反对劣绅垄断肥源、捣毁肥料公司的斗争。
鄞西樟村农民在鄞东农民进城捣毁江东肥料公司的影响下,对在宁波城区经营贝母的翁仰青长期欺行霸市,收购贝母时压级压价,长期拖欠收购贝母款,成千贝农进城请愿游行,经过4天的斗争,鄞西的贝母运动获得了胜利。1925年7月8日,成立青山庙农会,它们是共产党领导下宁波地区最早的农会组织。1926年初,宁波地委成立后,党组织派沙文求、郭唤青到鄞东部分农村帮助开展建党活动。5月,中共沙村党支部建立,这是宁波地区最早的农村支部之一。革命火种的点燃,将伴随着一个震撼天地的革命大潮,呼应着一个崭新大时代的到来。在党旗的指引下,同年6月至1927年春,又先后建立起中共贸溪、横泾、山岩岭、白沙和芦浦支部。党组织如星星之火,在古老的鄞县点点繁衍,它期待着来自南方的大革命的信号,终于以大嵩江畔的怒潮,标志着鄞县工农的第一次觉醒。工农革命的威力使国民党右派惶惶不可终日,就在上海“四•一二”事变的前三天,蒋介石先在鄞县举起了反革命的屠刀,优秀的工人运动领袖、共产党员杨眉山、王鲲等血染古鄞大地。杀不绝的鄞县人民在卓兰芳、沙文汉领导下,于5月19日,在咸祥镇罗浦村组织农会举行暴动,火烧洞隐庵,这是浙东地区农民打响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鄞县大地。但是,真理的革命火种一旦在这里燎原,永远是扑不灭的,她象奔涌的东海春潮,呼啸的四明山风,产生了巨大的时代威力,形成了气壮山河,扭转乾坤之势。面对大革命的严重挫折,鄞县的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在失败中奋进。1927年7月,在浙江省委的领导下,成立了中共宁波市委,党组织派杨裕发到鄞县开展恢复党组织活动的工作。通过他从鄞南、鄞东的四处活动,全县先后恢复和建立起9个党支部,有党员30余人。10月,为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宁波市委决定在鄞南石桥成立了“鄞南暴动委员会”,组织农民游行示威,实施“二五减租”。由于暴动计划暴露,暴动被迫停止。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随着中共沙村党支部的建立,全县曾先后建立过20个党支部和一个特别支部,虽遭敌人几经破坏,但斗争不息。
     二、救亡号角
七•七卢沟桥的枪声,揭开了中华民族全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序幕,吹响了抗日救亡的号角。1937年秋,朱镜我回乡后,成立了中共浙东临时特委。从此,鄞县形成了领导抗日救亡的核心力量。建立起鄞东、鄞南支部,并在鄞西洞桥天王寺举办“飞鹰团游击干部训练班”,受训干部分组到各乡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2月,朱镜我奉命调到新四军军部工作,由张贵卿任书记。机关驻地从云龙观音庄迁移到宁波城区南门外船埠巷,在城区建立起抗日战争时期第一个中共宁波商报馆党支部。同时,建立起中共鄞东、鄞南区委。同年5月,中共鄞县县委成立。1940年8月,中共鄞西区委建立,为抗击入侵的日寇,鄞县党组织决定以四明山为依托,开辟鄞西革命根据地,建立抗日人民武装。
1941年4月20日,日军占领鄞县(宁波)城区,县城沦陷以后,一些重镇和交通线先后被日伪占据。5月30日,日军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火烧大皎村,又火烧建岙村,激起了鄞县人民的无比愤恨。国民党鄞县七区区长郭青白拉起了“鄞西自卫游击大队”的武装,中共鄞县县委为了控制和利用这支武装,更好地开展抗日斗争,派林一新等同志打入该武装大队。该武装几经易名,后发展成为“宁波自卫总队第二支队特务大队”,由林一新任大队长。于是,一支“神秘”部队打着国民党旗号活跃于鄞西山区,与新四军浙东纵队相互配合转战于鄞西地区。
不久,特务探悉到“林大队”内有共产党。9月初,郭青白以集训为名,企图缴械“林大队”。林一新根据鄞奉县委决定,于9月5日拂晓,按计划从龙观天井岙撤离,到达横街红岭村。从此,“林大队”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公开的抗日武装,创造了抗战时期浙东人民武装的红色传奇。
1943年7月,建立的抗日民主政权——鄞慈县办事处。这是一个闪亮的里程碑,将宁波西部沿山地区联成一片。同年9月23日,浙纵第三支队支援“林大队”攻打郭青白,使鄞西29个乡镇获得解放,创立了鄞西抗日根据地,此时,全县有共产党员272名。鄞奉县委决定建立抗日民主政权——鄞县六七两区联合办事处,同时,梅园乡建立了第一个民主政府。接着,鄞西的各乡镇先后建立了民主政权,实行“二五”减租。革命力量的发展引起了国民党政权的极大恐慌,连续对抗日军民发动摩擦。浙东一系列的“反顽”战斗成为这片土地上抗战时期的副旋律。四明英雄儿女李敏饮恨于同室操戈,“钢铁四中队”浴血后屠桥,一批党的忠贞儿女血染四明,长眠疆场。1945年8月,日军无条件投降,鄞县人民迎来了八年抗战的最后胜利。此时,全县建立起党支部21个、区委4个,有中共党员550名;乡镇政权和武装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有镇级民主政权13个,区署4个;有鄞县县大队、县民兵大队、区中队和各乡镇的民兵组织及自卫队等武装力量。中国共产党为全国和平,决定主动撤出江南根据地,1945年9月,浙东党政军1.5万余人北渡杭州湾撤离浙东,鄞县武装和党政机关随军分批北撤,留下陈爱中等少数同志在鄞西坚持革命斗争。
     三、枕戈待旦
是种子总会发芽开花。1945年9月,中共浙东区委、新四军浙东纵队奉命北撤,鄞县留下陈爱中等13位同志分别坚持在宁波城区和原抗日根据地的鄞西山区开展斗争。同年10月19日,国民党第32集团军司令李默庵由沪抵甬,部署对四明山革命根据地进行“清剿”,调集了32集团军两个师和浙江保安团两个团以及其他杂牌共两万余人的兵力,妄图乘我主力北撤,一举消灭浙东的共产党。反动军队所到之处,到处抓人、抢粮、敲诈群众,白色恐怖笼罩四明大地。他们在极为艰苦的“公馆”环境中与敌周旋,扎根于人民之中,秘密建立和恢复党支部,至1946年夏,鄞西已恢复和建立建岙、下年、红岭、水坪、龙嘘、唐家漕和甲畈漕7个党支部,鄞江镇和樟蜜乡恢复了几个单线联络的党员。接着,成立城区中共小教党支部,各地读书会不断兴起,使革命火种长存于黎明前的黑暗中。
在解放战争的烽火岁月中,人民武装迅速重建,在陈爱中等带领下,袭击了国民党大皎乡自卫队,打响了浙东主力北撤后鄞西武装斗争的第一枪。接着在四明工委的策动下,组织武装力量,又袭击了国民党窖湖乡公所,使敌军惊恐万状。1947年4月,中共鄞慈县工委成立后,党组织积极发动群众,开展除奸活动,为保护工人合法权利,开展罢工斗争。1948年初,随着锄奸、征粮等工作的开展,县武工队成立,各区也相继建立武工队或区中队。同时成立民运工作组,推行二五减租,低额征粮征税,重视做好统战工作,使鄞西游击解放区不断扩大,城区的爱国民主运动也蓬勃发展,迫使国民党内部分化瓦解。
1949年初,鄞慈县的革命斗争蓬勃展开,革命队伍不断扩大,减租减息和反霸反抽丁等斗争迅速发动,革命根据地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巩固。贫农会、翻身会、山民会、太平会等群众组织先后建立。为保障革命队伍的供给和解决部分群众缺粮的困难,夜袭了国民党前虞粮站、集士港粮站和岐阳边家粮站。武装斗争也取得了一定的胜利,鄞慈县武工队成功地袭击了国民党大西坝据点,缴获方桥据点的枪支,在鱼山头村活捉了从奉化晋见蒋介石回来的国民党三名高级军官,机动灵活地活跃在山区和平原之间,有力震慑了国民党在鄞县的猖蹶活动。但是,陈爱中、朱敏等一批领导干部却牺牲在黎明前。为迎接解放大军的到来,4月下旬,为使鄞县县城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建立城市工作部,联络工商界知名人士,成立应变组织,动员和组织义勇警察、消防人员维持社会秩序,保护市政设施。随着人民解放百万雄兵挥师南下,同月23日,国民党国防部绥靖中队在鄞县弃暗投明,并与鄞慈县中队一起攻打了鄞西的敌人据点,使鄞西地区全境获得解放。5月21日,成立鄞慈县支前办事处,积极筹集粮草,保障解放大军的供给。5月25日,人民解放军挥师宁波,鄞县人民终于获得彻底的解放,宁波城也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四、重整河山
1949年5月25日,鄞县解放后,新生的人民政权在国民党最终的疯狂空袭轰炸的硝烟弥漫中顽强地站立起来,面对战乱带来的创伤,百废待举。特别是县境内还残存的大小28股国民党武装残余势力,还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在鲜红的党旗指引下,鄞县县委领导全县人民迅速医治战争创伤,建立起各级人民政权和地方人民武装,努力恢复国民经济,全面展开新民主主义建设。
鄞县解放后,败退的国民党残部逃窜到舟山岛屿,妄图固守顽抗。同年6月,鄞县县委为配合解放舟山岛屿,发动群众征借粮草,支援解放舟山岛屿。同时,开展大规模的武装剿匪斗争,实行减租减息,打击不法资本家的投机活动,组织生产救灾,开展城乡物资交流,领导人民群众渡过饥荒。为保卫胜利果实,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中,鄞县人民纷纷捐献飞机大炮,搞好增产节约,把自己的优秀儿女送上了抗美援朝的征途,挽救了朝鲜的危局,保卫了新中国的安全。为彻底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开展土地改革和各项民主改革,镇压反革命,取缔反动会道门,打击水上封建把头和渔霸。在党领导下的各项改革等运动铲除了千年的封建剥削制度,使全县国民经济在满目疮痍的经济废墟上获得了恢复和发展。随着新民主主义建设的顺利推进,为加强党的建设,开展了“三反”、“五反”、“审干肃反”等运动,保持了广大党员干部清正廉洁,粉碎了国内敌人的破坏、颠覆活动和国外帝国主义妄想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的企图,巩固了人民政权,巩固了党的执政地位,取得了新民主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
在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指引下,农业、手工业、城镇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全面推进,民主法制建设和社会公共事业铺垫了坚实的基础。一个全新的社会制度在鄞县大地上起到了重整河山般的伟大变革,使千年鄞县焕发出历史的青春活力。
这是一种全新的梦想,中国共产党让农民从数千年不变的生产劳动中看到了另一种组织起来进行集体生产的崭新模式,代表了农民的一种崭新的憧憬。从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到人民公社,从贯彻《全国农业纲要》到“一五”计划的实施,组织起来的力量,越来越在农民互助合作领域和农田水利建设这样一种“亚细亚生产方式”中放射出夺目的光彩,以致让欢欣鼓舞的人们误入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乌托邦境界,受到反右派斗争扩大化等“左”倾错误的影响,经济建设中出现了脱离实际、违背客观规律、急于求成等问题。三年严重的自然灾害,使党和人民群众一起进行了冷静的反思,县委在帮助人民群众渡过困难的同时,适时地调整了农业、工业、手工业、商业和供销社的生产方针,适时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使农民被挫伤了的积极性再一次获得了积极的调动,从而把国民经济纳入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轨道。
     五、抗争文革
1966年5月,正当国民经济的调整步入轨道之时,一场给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终于爆发,鄞县也和全国一样,政治、经济、文化、卫生等各个领域都黯然失色,遭受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损失。
6月,在教育系统率先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揭批所谓有问题的干部和教师,开始了“停课闹革命”,教育系统一批混乱。接着,全县各类“造反派”组织纷纷建立,踢开党委闹革命,打着“造反有理”的旗帜,矛头指向各级领导干部。红卫兵开展了破“四旧”、立“四新”活动,大批文物古迹被捣毁,部分领导干部被批斗,全县局势一批混乱,学校停课、工厂停产,各级党政机关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1968年7月,鄞县革命委员会建立以后,代替了鄞县县委、县人民委员会的工作职能,各公社革命委员会也随之成立。全县干部群众面对这场运动,深感忧虑。
1970年9月,鄞县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以后,县委带领全县广大干部群众,暗暗抗争这场运动,学校复课,工厂复工,各条战线渐渐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困境中走出,努力调整和恢复工农业生产。在 “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旗帜指引下,坚持“以粮为纲”,《农业八字宪法》作为其技术纲领,把全县党政的发展视角带入了全面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和提高“复种指数”的焦点上。鄞县人民与党同心同德地向天要粮、向地要产,战天斗地的恢宏气势,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生产成果。兴修水利、平整土地、修筑公路、兴办企业、引入高产品种、导入化肥农药、从简陋的机械农具开始的“农业机械化”梦想、广大农技人员奋斗在生产的第一线、包括为了创造更好的生产环境而实施的消灭血吸虫病等地方病、为了获得更多土地而进行的开荒和围海造田、为了获得更多的劳动力而组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切,最终被创造性地纳入到“农业学大寨”和“工业学大庆”运动的行列中。在这一时代,党始终要求党员干部保持劳动人民的光荣本色,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涌现出以殷阿芳、王兴德等为代表的一代时代先锋,他们的精神被人民群众广泛传颂,他们代表了党的基层干部的模范典型。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后,无论是发动者还是参与者,都视之为一场庄严而伟大的“革命”也随之结束。
     六、改革潮涌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中华民族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揭开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管理体制上的新篇章。在县委的领导下,通过拨乱反正,深入开展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贯彻落实,把全党的工作中心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特别是撤县设区以来,区委、区政府高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用科学发展观,带领全区干部群众勇于探索,敢于创新,善于实践,用开放的视角、求实的精神,谱写了“敢为、求实、争先”的交响诗,勤劳勇敢的鄞州人民,一路浩歌唱春天,在这片锦绣的土地上描绘了更新更美的画卷,走出了一条具有符合鄞州地域特色的经济发展之路。
为顺应历史发展潮流,全县农村率先进行改革,逐步建立起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形式的生产经营体制,打破了束缚农民劳动积极性的“大锅饭”,使广大群众劳动积极性与创造力重新得到了焕发,全县开始涌现出一批劳动致富的“冒尖户”、万元户。同时,坚持“三个有利于”生产力判断标准,实践“三个代表”,全面实施“科技兴农”,不断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发展“一优两高”的生态农业,确保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全县乡镇企业从传统的“四匠五坊”起家,随应市场需求,调整工业产品结构。以“四千”的创业精神,使社办企业迅速发展,生产规模从小到大,技术力量从弱到强,产品工艺从简单到复杂,销售市场从国内到国外。尤其是通过实施“科技兴县”和“双高工程”的战略以来,民营企业快速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不断开发,开拓了鄞州工业化的新路,也彻底改变了农民自己的命运。从黑土地上异军突起的乡村工业化,得益于三中全会以后农村联产承包整合起来的富余劳动力,得益于农业生产资料和产品市场的全面开放,得益于农村水利、电力、交通、能源和通讯的迅速发展,也得益于一种“中国大市场”和“世界大市场”的理念与目光。集团经济、外向型经济、内涵发展之路、多元化发展……,通过区委适时的引导,又一次使鄞州成为英雄辈出的时代。
当鄞县大踏步地行进在工业化道路上的时候,县委高瞻远瞩地看到了一个更新的历史重任,失去近半个世纪的县域,发奋建造新的政治行政中心,一直是鄞县人民神奇的梦想。1995年,县委成立中心区管委会,规划建设鄞县新城区。2002年2月,鄞县撤县设区以后,一场更具有文明发展意义的城市化运动在鄞州狂飙突进。经过全区人民的共同努力,一个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环境优雅、宜居宜业的宁波南部新城靓丽展现。敢作、敢为的鄞州人民,仅仅用了20年时间,奇迹般地在一片原野之上崛起了一座现代化新城。从此,鄞州人的全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也都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鄞州区终于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区无城的历史,全区人民满怀豪情地走进了有区有城的新时代。这一建设速度,被人们誉为中国的“城市之光”,它再一次证明了执政党对于社会发展的伟大的引导力量。
回顾我们党95年的发展历程,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在野到执政,从领导革命战争到领导和平建设,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出了一条既辉煌又充满艰辛的道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梦终将实现。95年风雨砥砺,一个真理颠扑不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作者单位: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