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周宿渡: 曾忆古渡口,欸乃数声归去来

发布日期:2017-02-13访问次数: 字号:[ ]

     橹浆起落处,波光翻动,舟影摇曳。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渡口、渡船曾在鄞州交通运输史上留下厚重的一页。探亲访友、赶集下店、就医看病……渡口见证了百姓生活点滴,承载着许许多多悲欢离合的往事。

  渡口的变迁,映衬出交通设施和人们出行方式的进步。如今,一座座现代化大桥飞架三江六岸,换来了百姓的便捷生活。

  本报记者  鲍婷婷  通讯员  汤  霁  张孝渊   文/摄

 

舟宿夜江街
 

20世纪60年代的过渡船票
 

村民根据记忆手绘的周宿渡渡口

 

    周宿渡 皇帝留宿过的古渡口

  风物志

  舟宿夜江东侧,奉化江水拍打着江岸,离澄浪桥不到的第3个亲水平台,便是周宿渡渡口,如今古渡已经老去,只留下一块青石板以及生生不息地拍打着江岸的水声。

  渡船曾是宁波重要的交通工具。宁波水系发达,渡口曾发挥了相当长、相当大的作用。

  早在宋代,宁波就已设置(建造)了东渡和桃花渡,以方便沟通奉化江和姚江两岸;到了明清时期,宁波的渡运已非常普遍了,渡口曾达到50余处。其中“四渡”作用较大,它们就是:东渡、桃花渡、盐仓门渡和周宿渡。

  周宿渡,也称舟宿渡,曾是鄞县和海曙两县(区)往来的重要交通码头,是运河支流奉化江上游到三江口的中转站,因为这里本来是个渡口,所以每个人都有必要在这里过上一晚,等到有船了,再渡过去,又因为在那里姓周的比较多,所以就叫“周宿渡”。

  关于周宿渡,还有一个传说。1127年北宋京城卞京被金国攻陷,宋钦宗及太上皇徽宗被俘,小康王赵构带领一批文武百官,逃到南京称帝,建立南宋王朝,一年后金兵打过长江,小康王又逃到杭州,惊魂未定,又逃到明州(宁波)周宿渡,因为渡不过去,就在船上住了一宿,周(舟)宿渡因此得名。小康王来到宁丰村邹家王虎滩头,感觉这里的风水有问题,当即搬来两块大青石,现在两块大青石已被填埋在河中。

  根据史料记载,自清代乾隆十九年(1754年)起,周宿渡就成为鄞县南乡过奉化江往宁波城区的主渡口,1985年兴宁桥建成后,它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

  从这里 摆渡去“南门三市”

  亲历者

  周宿渡很古老,年过八旬的朱志利说,自打他记事起,这个渡口就存在了。以前路不通,通讯也不方便,虽然一眼就能望见河对面,还是要依靠渡船出行,一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渡船的生意还很红火,来往渡客匆匆。

  “周宿渡渡口不大,却分外热闹。”朱志利说,姚江、奉化江、甬江三条江穿城过,三江六岸互相往来大多只能摆渡,“我以前住在东郊宁丰村,村子在奉化江南岸,与海曙之间只有一座灵桥可通行,周宿渡就在村口,村里人都靠摆渡出行。”

  “我活了83岁,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在周宿渡坐船去火车站。”朱志利回忆说,那时是去绍兴东湖参观人家的农场生产,踏上渡船的那一刻,风轻轻吹来,只见渡船师傅把绳一抛,他的心里跟江面浪花一样泛起涟漪,有出游的喜,也有离开的愁,回来再见渡船时,霎时踏实了。

  说起来,奉化江畔渡船算比较多的。周宿渡到澄浪堰,芝兰堰到段塘,陈婆渡到雅渡,翻石渡到车何渡,方桥北渡到栎社北渡,方桥胡家堍渡口到原横涨车站对面的渡口……周宿渡除了摆渡行人过往之外,还为两岸经济作出过重要贡献,因为摆渡到对面澄浪堰,便是“南门三市”。

  旧时南塘河畔的“南门三市”,为宁波最古老、最繁荣的市场,堪称甬上商贸文化的源头。《宁波市志》中记载道:“百年石板路,千载南塘河。漫游南门三市,争仰甬水遗辉。船舶争集,人民杂遝,夹道商铺,鳞次栉比……”

  东郊街道宁丰社区78岁老人郑银生还记得,农历逢三逢八为市集,听说是从明代就有了。每逢市集日,来自附近各乡的小货船,就会满载土特产来此进行贸易。“若是集市回来晚了,错过了渡船,就要走灵桥,足足要走上一个小时。”

  40年前的郑银生是生产队的负责人。生产队里种着水稻和蔬果,养着小猪,他们就要挑着担子去集市上卖,顺道买回一些锄头、钉耙、薄膜、种子等农用物资。

  “生猪可不好过江,我们生怕它乱跑翻了船,就用布条把它的双脚捆绑起来,放进大土筛,两个人用扁担挑去。”郑银生一边回忆一边不由地笑出了声,“猪挣扎时少不了几声叫唤,有船客模仿叫声,一船人跟着乐。”

  最让宁丰人感到骄傲的是他们种出来的脆瓜。宁波人都知道周宿渡的脆瓜是出了名的好吃,清脆可口,这在南门三市可是抢手货。当时脆瓜大概几分钱1斤,猪肉5元多1斤,一头猪能卖个60元钱。“船票最初只要3分钱1张,后来变成了5分,继而又涨到了1角。”

  再后来,江面上矗立起了兴宁桥,渡口的摇橹声就戛然而止了。两位老人不禁感慨,大桥连两岸,渡船成历史,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现在去海曙,不仅有灵桥,还有澄浪桥、铁路桥、兴宁桥、琴桥、江厦桥,还多了一座长丰桥,去火车站方便得不得了,走广德湖南路几分钟就到了!”

  最后摆渡人 一家人的“渡口记忆”

  守望者

  沈从文在《边城》中写道,名为“茶峒”的小山城里,有一小溪宽约廿丈,溪边停着一条渡船,但凡有赶路人到了渡头,老船夫就会牵船过来。

  徐菊英的父亲徐金表,也曾是这样的“老船夫”,他是周宿渡最后一个摆渡人。

  人家都说,世间三行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徐金表凭着一叶扁舟,从此岸到彼岸,运送了一批又一批的行人和货物,日复一日重复着这繁复而单调的工作。

  徐菊英说,父亲撑船很苦,顺风顺水时还好,逆水时十分费劲。早上三四点就起床去渡口了,很多村民要赶到城里卖菜,小孩要上学,晚上五六点才把船停靠,中午在渡口随便对付点。幸好卖票的人带了个经济炉,老徐还能将家中带来的饭菜热一热。

  每年春节前后,过往渡口置办年货、走亲访友的村民络绎不绝。徐菊英说,越是过年,父亲就越忙。有一次年三十,她到渡口找父亲,江面随潮水起伏,呼啸的寒风刮在脸上生疼,父亲的耳朵和鼻子已经冻成红色,他卖力地拴好绳索,手干得开裂,依然笑着对着船上的渡客吆喝道:“上岸了,慢慢来,当心脚下……”回去后,徐菊英给父亲做了一副棉手套,织了一条围巾。

  由于母亲身体不好,徐菊英16岁就出来干活了。中午闲暇时分,徐菊英经常偷溜到周宿渡看父亲,恰巧一个老头去南门三市卖酒糟,父亲见他年老体迈,就叫徐菊英帮忙把担子挑进船,老头见她干活利索,就雇用她挑到集市。

  到了20多岁的时候,徐菊英到周宿渡的一家点心店干活了。“当时渡口有了三四间小屋,开了几家副食小吃店,都是宁丰村的,我就负责照看点心店,卖卖包子、馄饨什么的。”在徐菊英的内心深处,也想照看着父亲,这样一来至少不怕阿爹挨饿。

  徐菊英的点心店,每天早上人气最旺,甚至排起了长队,让她忙得团团转。只有临近中午才得空看看渡船。这段时期,徐菊英看着父亲把生病的大人小孩送到对岸,把猪啊鹅啊送向集市,把村里的新娘子送去结婚。

  有一年,有个新娘子从宁丰村嫁到桃江村,需要从周宿渡摆到陈婆渡,徐金表没有去。这个新娘子正是他的大女儿,徐菊英的大姐。

  那天,徐金表将大女儿送到渡口,大女儿换上一双红色的新鞋,踏上渡船,临行前,徐金表叮嘱了几句。载着大女儿的船离开渡口,徐金表低下了头,徐菊英分明在父亲脸上看到了两行泪。第二天,徐金表又恢复了摆渡生活,只是远眺时多了一份期盼。

  徐菊英说,她后来便转去做服装了,父亲仍在撑船,在船桨日复一日的吱呀声里,迎来朝阳又送走夕阳。一直到父亲67岁那年,周宿渡要停渡了,父亲才结束12年的摆渡生活。

  随着城市道路桥梁的飞速铺延,一个个渡口日渐荒芜。“渡口是历史的痕迹,是我们的记忆,但没有人愿意回到那个时代。”徐菊英感慨地说,这些年,城市交通变化实在太大了,从道路、桥梁、高速到天上的飞机、地下的地铁,人们出行越来越方便。

  现在,周宿渡不再是个繁忙的地方,这里已经没有航船,没有熙熙攘攘的渡客,原来的渡口,已经成为了滨江休闲带,绵延数百米,绿树成荫,繁花盛开。

  在这个毫无标记的江边,徐菊英能准确地指出昔日渡口所在的位置,“以前渡口有六七块石板铺成石阶,现在只剩下一块了,只有在潮水落下去时才能看到。”她说,这块仅存的石板,是渡口留下的唯一印记。

  “这里原是通向渡口的路,是沙地、泥地,后来建了滨江休闲带,都铺成了水泥,宽敞平整。”徐菊英边走边说,她说她常常来这里散步、晒太阳,听江水淙淙,看桥上车辆穿梭,想着一家子人与渡口的点点滴滴,倍感幸福。

  强势崛起 地标性文化消费区

  新起点

  “周宿渡到了。”随着公交车的提示音,下车便看到满目的绿。拨开绿树繁花,拾级而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开阔的奉化江水景,之后是跨越两岸的一座座大桥和精致的建筑,最后是不远处的舟宿夜江街区。

  三江六岸滨江休闲带的建设,让市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滨江休闲时代。

  沿着奉化江的周宿渡区域,亲水平台向外挑出,滨江步道上植物群落色彩斑斓、形态丰富,栏杆、灯光的设计简约明朗,沿江大桥像一颗颗珍珠链条,成为点缀两岸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渡口不远处,以周宿渡古老故事命名的舟宿夜江街区在鄞州商业版图上崛起,街区建筑设计独具特色,融汇了传统与现代、古朴与时尚,并引入了江南建筑特有的院落、天井、巷道等形式,让整个建筑群落显得错落有致。这里汇聚了宁波两大餐饮百年老字号“状元楼”“梅龙镇”和酒吧、KTV、商务酒店等设施,成为宁波夜生活地标性文化消费区。(原载《鄞州日报》2017年02月13日 星期一04:城市记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