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史志动态
八年磨一剑 文脉贯古今
——《鄞州区志(1978—2008)》的编纂故事
发布日期:2017-02-09访问次数: 字号:[ ]

  
 

  “这部志书是记载30年间鄞州区情最权威的百科全书,具有十分特殊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学术价值。”在不久前举行的《鄞州区志(1978——2008)》首发式上,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国军说。

 “区委、区政府十分重视地方志工作,记得2007年,选聘我担任区志顾问,代表区委、区政府联系这项重点工作,畅通沟通渠道,协助解决修志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到今天,我终于可以不辱使命,卸下重担了!”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徐祖良在区志首发后动情地说。

 从2008年到2016年,整整8年,上下求索、呕心沥血,一部传承鄞州文脉、彰显“方志之乡”风范的志书,探索出鄞州史志事业发展的新模式。

 首发式
 

本报记者 吴海霞   摄影 李 超 徐永晋

  一段历程,难以磨灭的记忆

  区地方志办公室方志科科长包柱红不会忘记那一天:2008年10月7日,区志编辑部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标志着区志修编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当时,办公地点在区文化艺术中心北首,参加会议的有不少富有经验的老同志:卢世开、舒志芳、李燕津、郑传杰等,也有胡海龙等年轻面孔,对接下来面临的艰巨任务,大家都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报到的编辑了。当时我刚编完《鄞州区交通志》,分给我的任务是比较难啃的‘经济类’。”区志编辑陈济开回忆道。他曾参与过多部志书的编辑工作,在他看来,修志是一项需要耐得住寂寞的清苦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

  2009年2月24日上午,鄞州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召开全体(扩大)会议,全面部署《宁波市鄞州区志(1978—2008)》修编工作。

  时任区方志办主任的谢富国,则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物色一位熟悉鄞州情况、懂改革、懂经济、文字功底强的主编。几经寻觅,他将目光锁定在刚从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兼《宁波市志》主编岗位上退下来的姚志浩身上。一次、两次、三次…… “三顾茅庐”之后,姚志浩终于答应为家乡修志出力,并提出在正式退休前,不拿工资,不要主编头衔,只以顾问身份先开展工作。2010年4月,区地方志编委会任命谢富国、姚志浩为主编。这一“双主编”机制,后来被方志界称为“鄞州模式”。

  姚志浩自上任后,每天都是最早到办公室,生病期间,他也牵挂着修志的事,这部450万字巨著,他光是看原稿,就来来回回看了十余遍,每次都一丝不苟地纠错、验证、审核,让区方志办的同志们非常感动。

  至2010年底,承编单位98%以上报送初稿,形成初稿文字500余万字。为了让志稿更鲜活,掌握更多第一手资料,区志办于2010年4月联合鄞州日报社发起面向社会各界人士的“百姓修志”征文活动,到2011年底活动截止,共收到来稿184篇,《鄞州日报》发表98篇。“百姓修志”热潮成为当时鄞州史志事业的一道风景。

  而区志编辑们到首南街道高塘桥村80多岁的蔡志英老婆婆家调查,并获取48年日常流水收支账的故事,就是“百姓修志”中的一个精彩案例。

  “我认识她当老师的妹妹蔡志菊,但找到她还真花了不少时间,后来在她儿子开的小饭店里,我们采访到她,早年因为穷,花钱一分一厘都得仔细,便从1964年开始把家庭收入、支出一笔一笔记下来。虽然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都有记账的习惯,但蔡志英家庭的账本更具典型性。”副主编卢世开回忆道,那年,他们一共去了3次蔡婆婆家。第二次,和《鄞州日报》记者一起去,第三次,区志编辑部给蔡婆婆送去了大红捐赠证书。后来,《鄞州日报》《浙江日报》都刊登了记者写的《蔡婆婆家的恩格尔系数越来越年轻》《小账本折射时代大变迁》等报道。“入志的‘专记’选取了其中5个节点,增强了志书记述的深度和鲜活度。”卢世开说。

  2012年五六月间,病重的《鄞县志》主编周时奋,忍着腹部持续疼痛,完成了4万字的《总述》,后经姚志浩整理修改,就是如今志书中的《绪论》。这位在鄞州方志界、文化界极具名望的专家,病逝前口述《鄞州区志》相关内容的一幕,深深地融入了方志办同仁们的记忆中。

  2014年底,400万字的初审稿形成。此后,初审、复审、终审,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科研处处长张英聘、省方志办主任潘捷军、市方志办主任姚晓东等专家聚集鄞州,对志书进行严格把关。


专家评稿 

  

  “2016年6月底完成复审后,谢富国同志到龄退休,组织上让我接过区志修编的最后接力棒。鉴于行政区划调整在即,我们全体修志人员按照‘质量优先、节点提前’的要求,加班加点赶工,终于如期完成任务。区志出版之际,我也刚好离开方志办领导岗位,但这段短暂的经历对于我的人生却有着非凡的意义。”区委办副主任王升涛说。

  2016年12月28日,《鄞州区志(1978——2008)》首发。作为志书主编,谢富国颇有感触:8年间,甜酸苦辣,只为不辜负组织的知遇重托和同道的无间援手,真诚合作,敢于奉献,遂成此业。他认为,鄞州的史志工作顺应“天时、地利、人和”,汇成了编史修志之优势。虽然起步较晚,但由于基础和发动工作扎实有力,后续工作推动强势,最终后来居上,这在方志界亦不多见。他向多年来一直参与修志的领导、专家、同仁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深切的谢意!

  一群修志人,让信念辉映岁月

  区志编辑郑传杰描述修志那些年的常态:一早起来,坐车一个多小时,步行20多分钟,走进斗室,一坐一天,两耳不闻窗外事……“我们都是一人一间办公室,上班自己开门,下班自己闭门,如此日复日、月复月,在这种常态下甘受寂寞,播种希望。”

  他将修志的数年分为四个阶段:学习知识、整理资料、撰写文稿和修改文稿。在修志期间,他有机会广泛接触地方文献,加深了对鄞州的认知,进而激发了对鄞州历史文化的思考与硏究,先后出版了《宋儒王应麟》《郑清之评传》《南宋鄞人时代》《史氏家族》《楼氏家族》等著作。

  区志编辑舒志芳在修志期间,天天骑着自行车到区委、区政府、区人武部和区公安分局等单位搜集资料,核对数据;到区人大、区政研室、区法院和区金融办等单位参加编写资料长编和初稿评审会;到区委统战部、工商联、区司法局和鄞州银行等单位与分志稿编写人员商榷志稿的纲目与内容。

  “经常在鄞县大道、鄞州大道的绿色长廊里骑行,领略着家园美好的风光,我心里时常涌起自豪感,更想把这份自豪化为责任,融入到修志事业中。”舒志芳说。

  这份自豪和责任,就是修志人的信念。

  陈济开记得,2014年,他患病住院,就将病房当成办公室,在病床上构思、描绘着区志中彩页和正文插图的安排方案。出院后,身体虚弱的他只用一个星期时间,就制订出全志的图片编排方案,并从相关部门、单位征集到各级领导来鄞视察的珍贵照片100余张。他还从区委宣传部、区档案馆以及我区老一辈摄影家那里,搜集到反映鄞州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发展方面的珍贵历史照片3000多张。

  参与志书编纂工作的,还有200余位来自各局口和镇乡(街道)组稿人。卫生编的主笔吴言铭2008年底从医政科长岗位退下来,正好赶上修志,便欣然接受区志卫生编的组稿任务,历经一年,圆满完成。退休后,他倚仗着修志中积累的资料和经验,应邀担任《宁波市鄞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志》主编,完成27万字的《鄞州医家传记》,由宁波出版社出版。

  退休教师王志新是一位历史爱好者,也是区志组稿者之一。为了撰写史志方便,他在朋友帮助下,短短几天就学会了电脑打字。他常说,地方史资料留存于民间,留存于乡村,搜集历史资料需要脚勤口勤手头勤。那段时间,他每天早出晚归奔走于乡村和社区,采访老人,无数次走进图书馆、档案馆与天一阁等地,翻阅查询历史档案材料,还经常登门请教专业人士。

  编辑李燕津不会忘记横溪镇志稿撰写人俞福祥:“他一次次乘公交车过来,我们一起讨论志稿内容,虽然只有五六千字,他一共改了9稿。”镇乡(街道)分节撰写,在鄞州区历史上是空前的,最大问题是资料匮乏。俞福祥总是带着一脸严肃,天天奔波在寻找资料、收集数据的路上。

  李燕津记忆犹新的还有水利界前辈缪复元:“区志编纂启动,缪老欣然接受水利分志稿任务,在培训会上,他毫无保留地把几十年来修志经验传授给大家。区志的水利部分,他给我6万字,是从140万字的《鄞州水利志》中浓缩而成。看他的文稿,与其说我是责任编辑,不如说我是在读经典的修志教科书。”

  一部志书,传承文脉贯古今

  8年,让参与修志的200余人在奔波与撰写中度过。8年,也让参与其中的人触摸到鄞州30年来的沧桑巨变。

区志评审稿
 

  “一稿又一稿,每一笔改动,既要对照原稿,又要对照规范;既要关注内容,又要注意版式。每次校对完一个编,签下自己的名字,直觉得落笔千钧。3年里,写满的是稿本上密密麻麻的校对符号和一本本记录地情的笔记。”年轻编辑袁静君说。她算是区志办的新人了,担任了区志的一部分校对工作。

  在袁静君看来,区志的出版,是对先人志书的致敬。鄞州向来是文献之邦,人文渊薮之地,历代学者著述丰硕,这对新一轮修志工作来说,既是压力,更是动力。因此,在区志编纂中,更要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此次修纂区志,离不开两位已经去世的大家陈桥驿和傅璇琮。他们一位是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终身教授,一位是清华大学中国古典文献研究室主任。他们为区志所作的序言,使志书站在了一个很高的学术起点上。

  陈桥驿先生在2010年1月收到区志大纲及部分初稿后,就在400字文稿纸上写就23页序言,后来又几度整理修改。序言定稿后,老先生依然牵挂着家乡修志的事,一直到去世前一个月,还写信述说意见。

  傅璇琮先生担任着《宁波通史》主编,来甬履职时,答应为家乡志书作序。2013年8月,傅先生在宁波联谊宾馆听取区志办汇报。2014年2月14日,他从北京发来序言稿。

  方志界专家学者认为,陈桥驿、傅璇琮所写的序言为鄞州区志开创了学术新起点。在他们的序言中,概述了历代修志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两轮修志的比较,中外学者对中国的地方志尤其是民国《鄞县通志》的研究,鄞州的古地史、建置的溯源,“鄞”字的考证,地方志的文献史等。两位大师的序言不是一般的推介性文字,而是他们毕生研究精华的闪光,提高了整部志书的学术水平。

  同时,张英聘指出,区志中体现了鄞州乡邦文脉传承延续的特色。区志中有《地方文献辑存》专编,包括著述存目选辑、现存家谱简介、诗歌选辑、散文选辑等,家谱采取简介方式,诗文则全文收录。

  现任区方志办主任杜建海告诉记者,他与这部区志很有缘分:“当时,我在区委党校担任常务副校长时,受邀和宁波大学教授张如安、宁波图书馆副研究馆员万湘容等一起,为《地方文献辑存》撰稿,而几年后,我调到方志办,上任没多久,见证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区志的首发。”

  《地方文献辑存》专编,有200多页,参与此编组稿的4位都是专家型作者,他们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跑图书馆、出版社,翻看各类书籍的相关索引,收集家谱和当代书目,还在旧书网、孔夫子、淘宝等上面淘各类旧书,其中收录的诗歌、散文是从几十万字中选用了具有地方文献特色的部分。

  《鄞州区志(1978—2008)》记录了鄞州过去30年的发展轨迹,是第一部以“鄞州”两字命名的志书,必将为新鄞州以后的发展提供宝贵的历史经验。潘捷军认为,《鄞州区志(1978—2008)》,是全省二轮修志的示范之作。八年磨一剑,450万字的区志不仅是区委党史办(区地方志办)全体同志齐心协力结出的硕果,也凝结了全区上下所有参与者的集体智慧和汗水,是鄞州文化史上的重要一页,也为今后史志队伍的壮大,史志事业的更好发展,凝聚了力量,奠定了基础。(原载《鄞州日报》2017年02月09日 星期四 第02:今日关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