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鄞州概览>区域概况
萧皋碶村:细品文人笔墨 遥忆农耕水乡

发布日期:2017-07-24访问次数: 字号:[ ]

■本报记者 蔡梦珠 通讯员 练丹妮 王竹莹 文/摄

 
拆迁前,临河而建的民房

 
 

 
 

 
 
  林皋自有征君业,古碶何年别姓萧?

  路入清溪双女庙,天底绿树鲍郎桥。

  三家邻舍能供酒,十里江田不用潮。

  时世清平吾与汝,不妨长此作渔樵。

  这是400多年前,鄞县著名布衣诗人沈明臣写下的《萧皋竹枝词》。落拓不羁、钟情山水的沈明臣,一生著作近百卷,留下7000多首诗词,其中对于“萧皋”情有独钟,为这片美丽的水乡书写了不少诗作,也引发了后人寻根访古的兴趣。

  古时的萧皋碶,河网交错,石桥埠头,岸边人家,村的四周是成片的农田,有着典型的浙东水乡村落风景。这里,除了吸引古代诗人聚会创作外,还在鄞州水利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

  A 【风物志】

  “浮”在水面上的村庄

  古代萧皋,就是今天首南街道的萧皋碶村,村庄四面环水,村内大树遍布,被村里人称为“浮”在水上的村庄。

  但在数百年前,萧皋是一块三面环水的僻静高地,在萧皋的东北侧,有源于横溪、东钱湖的前塘河,西南则有通往奉化江的九曲江。由于咸潮出没,村庄荒芜萧肃,故称“萧皋”。“皋”,在《辞海》中解析为“近水的高地”。

  萧皋碶建于南宋初年,它是一道从前塘河泄向九曲江的水闸,起到了阻咸蓄淡、泄洪的重要作用,能使前塘河两岸的良田尽得其利。同时,萧皋碶也成了鄞东河道入江通海的驳运枢纽。

  据《鄞县通志》记载,萧皋碶长9米、宽2米,共有三道闸门,“前滨江,后通河,引来东钱湖大堰之水以灌溉田地。”

  萧皋碶村村民郁建光介绍,在三道古闸之南的堰塘边,曾留下十余处缆船的石鼻,而在碶闸之北,留有一块约5000平方米的蓄水港。文人墨客在萧皋建别业、造书楼,民间善士在碶外建双女庙、造鲍郎桥。此地官员商贾往返不绝,深宅书声、竹影荷香,不仅沈明臣一口气写了六首《竹枝词》,诗人李伟卿也有《题萧皋别业》写道:

  竹护林塘水护田,

  水生寒月竹生烟。

  入门景物清入骨,

  应有能诗李谪仙。

  不难想象,古代的萧皋碶滨河临江,碶向内河一侧,村舍田畴,小桥流水人家;而通海的九曲江,潮涨潮落,帆影点点,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

  在萧皋碶留下的诗文佳话,都和明代一个叫李生寅的诗人有关。生寅字宾父,号旸谷山人,萧皋碶人,在此建阁隐居于“高卧楼”,楼旁辟地为“自锄园”,子及曾孙皆有诗名。清代宁波史学家徐兆昺在《四明谈助》中,专门开列“萧皋碶”一条目,记载了旸谷山人和他同时代的一些诗人朋友诗歌往来酬和的故事。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1952年,九曲江通向奉化江的出水口建造了一座9孔的铜盆浦蓄泄闸,使鄞东南40万亩农田受益。于是,萧皋碶终于完成历史使命,其水利功能宣告结束。之后,萧皋碶仅作为一个村名和一座构通东西两岸的桥而保留了下来。

  B 【旧时光】

  捉蟹放牛割稻

  旧时,每逢下半年,西北风渐起时,河水不再需要灌溉农田,萧皋碶村的村民们每夜都会提起萧皋碶的闸口,放水捕大闸蟹。大闸蟹是从山水河道进入闸口的,又肥又大,是当时萧皋碶村的特产。

  “萧皋碶有东、中、西三个闸洞,其中,西洞的大闸蟹最多。”80岁的村民郁建光介绍,村里通过各房抽签来决定捕蟹的闸洞,各房捕到的大闸蟹在自己所在一族里进行分享。

  那时候,郁建光还小,他清晰地记得,有时候大人们没空,孩子们就会跑去萧皋碶边上的凉亭里睡觉,就当看管捕蟹的网。一觉醒来时,大人们也会分给小孩子几个大闸蟹。“那时候年纪小,好像天气也没这么热,和小伙伴一起睡在凉亭里,分到大闸蟹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郁建光回味着,“把蟹拿回家,往米饭上一蒸,味道真香!”。

  在村子里还流传着一个故事: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有官员时常骑着高头大马前来拿蟹,有个十岁的学童,名叫郁善育,他说了顺口溜“大官终日理国家,小官连夜管碶桥”。这个官员听后扭头就走,从此再也不敢来要螃蟹了。

  放牛、割稻,是萧皋碶村老一辈人的乡愁记忆。郁建光虽然不是真正的农民,但他也放过牛、割过稻。郁建光的父亲早年外出经商,1939年,郁建光出生在厦门,7岁时随母亲回到故乡萧皋碶,1953年小学毕业。

  16、17岁的时候,郁建光每天天刚亮就牵着牛出门了。那两年,生产大队里春耕、夏忙、秋收、冬藏时,都有郁建光的身影。“当时割稻还是用镰刀割,一个生产队有140亩左右水稻,勤劳的人总是停不下来。”郁建光介绍,等水稻收割完,村民们就会用船把稻谷运到生产队仓库的晒场上,然后顶着烈日晒谷。

  让当地村民印象深刻的还有,1941年4月19日上午8—9时,一架日军飞机飞到萧皋碶上空时,村人无知,都出外观望,日机连续投下三颗炸弹。一颗落在朝东屋边田畈里,一颗落在三进头屋里,一颗落在新屋屋里,共炸死3人,重伤1人,轻伤10余人,炸毁楼房4间,平房4间,震坏房屋10余间。

  C 【守望者】

  从照片和记忆中念旧

   村民介绍,最先迁入“萧皋”的望族是600多年前明代初年的郁氏,如今成为此地的大姓。

  郁氏祖先在村东建造了一座很大的祠堂,名为务本堂。第一进是大门,进了大门,内是天井,两侧有厢房;第二进是大殿,供奉列祖列宗的神位;第三进是后大殿,此外还有7个小祠堂,分别叫思善堂、刚正堂、敦厚堂等。

  在祠堂对岸,萧皋硖与鲍家两村合建庙宇一所,名叫协清庙,也叫双女庙,据说是为了纪念治蝗虫而死于此地的两个姑娘而造的。碶桥东还建有3座凉亭。以前,亭内正中安放的是关公塑像,两旁站立着威武的关平和周仓;往前走百余米还有一所庵,名叫广福庵,正中是大雄宝殿,两侧是厢房,东厢是卧房及厨房,西厢则是十殿阎王。不过,这些建筑如今已不复存在。

  清代康熙年间,郁世君及其侄郁其坤考取武举人,后提升至提督,萧皋碶村内就有提督墙门的残迹。早些年,盛夏时节,村民们都喜欢坐在这一墙门口说古道今。

  萧皋碶村村党支部书记郁明星介绍,萧皋碶村最早隶属桃江乡,后划归浦东乡、铜盆乡、陈婆渡乡,如今属首南街道。由于村内河网众多,过去村民们进出村庄走的多是水路。

  宽约50米的九曲江是村中最热闹的地段。过去,村民们去对岸的田里种地,渡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最多时,九曲江渡口有3条渡船,每天接送村民不下百人。横断村庄东西两侧的是一条新河,三益桥是惟一一座连接村子东西走向的桥梁。这座于1962年建造的桥梁虽不算壮观,却是全村人的骄傲,因为造桥款是由全村村民自发捐赠的。

  “现在,关于萧皋碶村,村民们大多是从照片或平常闲聊中回忆那时的生活。”郁明星说。

  

   D 【新起点】

  站在繁华街头,展望似锦前途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城市化的加速推进,南部商务区楼宇丛林迅速向南扩展,地处新城区又毗邻南部商务区的萧皋碶村,逐渐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

  俯瞰萧皋碶村,以往的农田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高楼林立的南部商务区、人来入住的鄞州客运总站、安居养老的雅戈尔老年乐园、明州医院等,边上还有正在开发的土地,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在2009年,村民们搬离萧皋碶村后,被分别安置到了繁裕社区和南裕社区,村民们偶尔也会回去再看一眼自己的家。

  2005年,萧皋碶村实行经济合作社股份制改革,共有股东394人,村民们从最初的每人每年分红800元,到现在每人每年分红1.2万元。

  “现在,每天早上5时起来,绕着小区走上一个小时,下午和村民一起搓搓麻将,讲讲大道,晚上再散散步,生活得十分舒心。”郁建光说。

  【记者手记】

  萧皋碶村的蝶变,折射出了近十年来鄞州城市化的轨迹。

  采访中,走进来几位和郁建光年龄相仿的老村民,他们坦言:“旧时有旧时的好,现在也有现在的好,城市的发展让老百姓住得更好了,生活也更方便了。”

  走进萧皋碶村,现代化的商业设施,充满人情味的老年乐园、医院等服务设施,罗蒙环球城等娱乐设施,让原先的村民们更加快速地融入城市生活,并感受到城市的温暖。

  未来,在萧皋碶村土地上,将展现出鄞州更为璀璨的一面。

    拆迁前,在三益桥上闲聊的村民

    鄞州发展新高

    待拆迁的萧皋碶村与身后的高楼形成鲜明的对比

 

《鄞州日报》2017年07月24日03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